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紐約鳥事

其實紐約客的愛鳥人士相當多,許多人很難把紐約市和賞鳥這件事放在一起。但根據統計,在紐約的內陸公園綠地與河濱公園有三百五十種以上的鳥類出沒,約美國全部鳥種的三分之一。所以除了先前提到的奧杜邦協會外,包括紐約公園處在內以及地方上熱衷賞鳥的人士一年四季都會舉辦許多賞鳥活動。

NYDECO

那天在上班的時候,太太傳了一張照片來,是一隻趴在地上的小鳥,就在我們家門前,好像受傷了不會動,該怎麼辦?

依照從事鳥類保育工作的奧杜邦協會(Audubon)說明,平常在紐約如果是人行道或公園裡除非是很確定它們有受傷,大部份時候其實是不需要理會他們的。因為許多鳥類很容易受到驚嚇(shock)而暫時失去飛行能力,需要在地面上休息恢復,一段時間後便能自行飛走。如果是幼鳥,很可能是在練習飛行或是不小心從鳥巢掉下來,這種情形通常父母會在附近徘徊,就近保護和餵食他們的幼鳥,所以也可以不用管他們。因為不知道這隻小鳥是什麼情況,又因為社區裡其實有兩三隻野貓出沒,如果這隻鳥一直不能飛行,擔心入夜後可能會有不測,於是請我太太先將這隻鳥放在一個開放且不深的紙箱裡,丟進幾根蔬菜梗,留在門外,希望隔了一晚的休息後他能夠飛走或是母鳥能出現來保護它。

紐約的奧杜邦協會(Audubon)對於民眾發現路上有受傷或是被遺棄的鳥類有提供建議的處理方式。(圖:作者提供)

隔天早上到門外探視,發現小鳥變得比較有活力但因為翅膀張開後也發現真的是一隻幼鳥,卻不見有像是父母的成鳥在附近徘徊。總不能把他拿到公園或其他地方野放,那下場一樣是不妙,於是就上網查了一下紐約市裡有什麼機構可以處理這樣的事情。一個民間非營利組織Wild Bird Fund(https://www.wildbirdfund.org)馬上出現在搜尋頁面上。打電話詢問細節後,就風塵僕僕地將小鳥連紙箱放進一個袋子,搭地鐵前往在曼哈頓上西城的Wild Bird Fund。

Wild Bird Fund是紐約市裡專門收容受傷或被遺棄鳥類的非營利組織。所有工作人員都是志工形式。(圖:作者提供)

一走進Wild Bird Fund大門,就看到不算太大的空間有大大小小的鳥籠,裡面棲息著各式各樣收容在這裡的鳥類。然後一隻白天鵝像是飯後散步一樣悠哉的從我前面走過。另一個角落則有兩隻看起來有點疲累正在休息的加拿大雁鴨。這時,一位年長的女士很親切的問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於是讓她看了我帶來的幼鳥,她小心的將幼鳥端起,一時之間說不出這是哪一種鳥,但對我說,很高興我將它帶來這裡,不然它應該撐不過那一兩天。

Wild Bird Fund所收容的鳥有超過五百隻之多,除了籠子裡的鳥,也有屬於大型走來走去的雁鴨和天鵝。(圖:作者提供)

在填寫收容表格,描述如何發現這隻鳥的過程時,這位志工也簡單跟我介紹他們在收到民眾帶來不論是受傷或是被遺棄的鳥類的處理程序。同時間,旁邊有一隻驕傲的公雞,一蹬一蹬的從旁走過去。她說,他們的作業程序是先讓也是志工的獸醫做外觀的檢視,確定沒有外傷之後讓小鳥在乾淨的籠子裡休養幾天。也會做血液檢測,確定有無感染。然後就讓這裡的看護志工細心照顧餵食,通常是三四個星期左右確定小鳥健康可以自由飛行時再將他們帶到紐約市幾個公園安全適合野放的地方讓這些鳥重回大自然。因為都有紀錄,最初將鳥送來這裡的人如果想知道,還可以在這期間來詢問小鳥復原的狀況或是什麼時候可以野放。

即使不少被收容的鳥類可以自由行走,Wild Bird Fund的室內清潔維持得很好,聞不到任何異味。(圖:作者提供)

這位志工奶奶還說,目前在他們這個單位裡收容超過五百隻鳥,有自己受傷的,有被人類蓄意傷害的,也有像我帶去那種被父母遺棄的孤鳥。讓人驚訝的是有這麼多鳥類的空間,竟然聞不到任何異味。雖然許多鳥籠讓室內感覺有點擁擠,整體環境還是維持得相當乾淨整潔。心裡有一種放心的感覺,我帶來的這隻鳥應該可以好好受到照料,重回大自然只是時間問題。在稍微參觀這裡的設施時,志工跟我說,我帶來的幼鳥應該是紐約常見的「哀鴿 (Mourning dove)」。的確,家裡附近常聽到哀鴿很悲淒的啼叫聲,幸好我太太發現這隻幼鳥並且妥善安置,才沒有讓他成為一隻悲鴿。

志工稍微做處理之後,轉向來跟我說因為他們是非營利組織,所以很歡迎民眾們的小額捐款,於是毫不考慮地拿出二十元,很開心的捐給這個組織。那天心情也特別好。

志工奶奶說我送來的幼鳥是紐約常見的「哀鴿(Mourning Dove)」幼鳥。(圖:作者提供)

其實紐約客的愛鳥人士相當多,許多人很難把紐約市和賞鳥這件事放在一起。但根據統計,在紐約的內陸公園綠地與河濱公園有三百五十種以上的鳥類出沒,約美國全部鳥種的三分之一。所以除了先前提到的奧杜邦協會外,包括紐約公園處在內以及地方上熱衷賞鳥的人士一年四季都會舉辦許多賞鳥活動。幾年前的冬天在布魯克林的展望公園出現了一隻北美大陸非常罕見的雄性麗色彩鵐(painted bunting),那是紐約市史上首次有觀察到這通常是生活在中南美洲熱帶地方色彩繽紛鳥類的紀錄。約十幾天的時間中,展望公園出現了非常多專業賞鳥人士帶著各種大砲相機,就是為了捕捉到這隻麗色彩鵐的倩影。

2015年年底布魯克林的展望公園曾經出現北美大陸極為罕見的訪客麗色彩鵐,吸引大批紐約賞鳥人士前往觀賞。(圖:作者提供)

冬天下雪時的中央公園和展望公園也是一個欣賞紅雀的好時機,很容易在雪地中看見戲雪的紅雀們。另一種外地人很難想像,但在紐約市不時可以看見的猛禽是紅尾鵟(red-tailed hawk)。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能在鋼筋水泥叢林的紐約市生存,也象徵紐約自然環境還算優良,讓這種食物鏈最上層等級的鳥類可以定居於此。另外許多紐約客自己都不知道同是紐約客的鳥類是野生鸚鵡。如果不是曾經有一天出門時聽到行道樹上有奇特吵雜的鳥叫聲,抬頭一看,竟然是成群的野生鸚鵡在樹上休息,應該不會相信紐約市會有這種鳥類。後來也才知道,紐約市目前約有五百隻野生鸚鵡,最早是從中南美洲移居到甘迺迪機場附近的沼澤地區,那天不知道什麼風將一小部分的他們吹到我家附近。

紐約下雪時很容易在公園裡看見紅雀在戲雪,皇后區接近甘迺迪國際機場的沼澤地是紐約野生鸚鵡的主要棲息地。(圖:作者提供)

雖然紐約還是有極多並且讓人厭煩的鴿子,對你手上的食物總是虎視眈眈。但也不要意外哪天看見紅尾鵟停在一盞路燈上,大啖它爪子底下垂死的鴿子。大自然生物間的弱肉強食,每天都在紐約上演的!

如果在紐約街頭的路燈上看見血淋淋的紅尾鵟掠食小鳥畫面,也不用覺得意外。(圖:作者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