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超A評論》印尼亞運的過去與現在

這回的亞運,對於印尼政府來說有個新使命,就是要讓全世界知道印尼政府宣稱要在2030年成為經濟大國,而此刻是印尼蛻變的開始,才正準備要蓄勢待發,迎接光明美好的未來。雖說本屆亞運難不免還是肩負著提振印尼國家形象的使命,但是與蘇卡諾那時的亞運相比,已經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政治味,而帶著更多全民辦喜事的心情。

邱炫元/政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雙城亞運之回首與創舉

印尼主辦的第十八屆亞洲運動會,即將於2018年八月十八日至九月二日舉行,本屆亞運特別安排由首都雅加達以及南蘇門答臘省的省會Palembang (華人稱為巨港,福建話古稱舊港的轉音) 共同來舉辦。對於我們來說,蘇門答臘的巨港似乎是一個比較陌生的城市,其實巨港算是一個相當有歷史淵源的港市。她除了是蘇門答臘的佛教古國三佛齊(Srivijaya)的首府,還曾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一個名氣,當鄭和1407年第一次下西洋返航時,曾在此地發動一場軍事戰役,生擒當時的華人首領陳祖義。可見這個地方在明朝初期的時候,即有許多華人到此經商定居。

印尼主辦的第十八屆亞洲運動會,特別安排由首都雅加達以及南蘇門答臘省的省會Palembang 共同來舉辦。(REUTERS)

1962年印尼亞運與蘇卡諾的現代性展示

在亞運的歷史上,印尼並非第一次舉辦亞運,印尼第一次舉辦亞運是在1962年。當年印尼的開國總統蘇卡諾,見識到日本成功的運用國際運動會來展現戰後的重建,他在1955年召開萬隆會議,宣示了印尼在反對殖民與帝國主義的國際地位之餘,正在意氣風發之中要找尋一個場合,再向世人展示印尼如何成功的擺脫被西方殖民的命運,洗刷印尼落後的形象。於是便在1958年接辦第四屆的亞運會。籌辦亞運既被蘇卡諾賦予重振印尼國威的使命,印尼政府便運用這個契機,在當時仍然百廢待舉的雅加達,蓋了幾座印尼現代建築史的經典作品:如Senayan 運動園區(後來改名為蘇卡諾運動園區Gelanggang Olahraga Bung Karno),主場館在當時不但是印尼最大的運動場館,也號稱是東南亞規模最大的場館。這屆亞運的主場館即是在舊有場址重建,可說是具備歷史傳承的意味。而為了展現雅加達的現代都會意象,以及接待外賓所用,也蓋了印尼第一座現代建築風格的國際旅館Hotel Indonesia,以及第一座印尼百貨公司Sarinah。筆者習日在雅加達做調查時,偶爾到該地流連消費,都不知道這座現在看起來已經老掉牙的百貨商場,竟然是印尼歷史上第一座現代化的百貨公司!

1961年,大興土木中的Senayan 運動園區。(維基共享)

印尼第一座現代建築風格的國際旅館Hotel Indonesia。(The Jakarta Post)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全身充滿政治細胞的蘇卡諾,當然了解亞運即是國際關係現實的反映,為了服膺他的不結盟反帝與反殖的政治立場,應當時的阿拉伯國家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蘇卡諾還刻意不邀請以色列和中華民國參賽。沒想到當時親共的蘇卡諾,竟如此大小眼的排除我泱泱中華參與亞運。事後,國際奧會的印度代表抗議蘇卡諾侵犯亞運會的憲章,還遭致印尼群眾兩萬人到印度駐印尼大使館暴力抗議示威。在1963年,國際奧會因此而暫時停權印尼參與奧運。姑且不論這些之後的不愉快意外,主場開幕到來的那一天,蘇卡諾當然又一次善用了這個公開展示權力的場合來進行他最擅長的演說。

本屆亞運與印尼崛起未來的當下痛腳

從近兩年來的相關報導,可以看出印尼政府相當重視本屆亞運,並把亞運視為展現國力的機會。本來獲選舉辦本屆亞運的越南河內,因為財務問題而決定放棄主辦權,印尼臨危受命,再加上原本排定要在2019年舉辦的第十八屆亞運,因為適逢印尼明年的總統大選而被提前,因此本屆亞運的籌備時間對印尼來說算是有點匆促。也由於如此,兩位正副元首巡視場館建設,督促相關進度,也呈現出高規格的關切。

然而,有時主辦城市的問題沉痾日久,非一時一刻的努力可瞬遮百醜。在雅加達場館建設一路走來,首先要克服本身的河川汙染。選手村旁因汙染而發出惡臭的河川,在都市下水道建設處理好之前,短期內無法徹底解決,只好加上覆蓋,眼不見為淨。還有最讓人頭痛的交通阻塞的問題,雅加達在平日即飽受塞車之苦,到底屆時主辦單位能否肩負起準時載送選手到指定場館參賽?還是讓人有點擔心。因此在亞運期間,選手運輸的交通動線沿線的學校已經安排停課,以舒緩大眾運輸的壓力。至於巨港,或許不像雅加達有著那般沉重的都會發展包袱,但是蘇門答臘惡名昭彰的霧霾,依然仍須主辦單位來高度監控防範。為了迎接這個難得的國際運動盛會,破天荒的在雙城舉辦,巨港還投入鉅資特別蓋了輕軌電車,並已經開始試行營運,但似乎遇到一些故障的問題要克服,開賽屆時到底能否為當地的大眾運輸帶來耳目一新呢?

蘇門答臘惡名昭彰的霧霾,依然仍須主辦單位來高度監控防範。(AFP)

除了都市硬體建設的問題,印尼舉辦亞運最大的挑戰還是如何遏阻恐攻的維安議題。即使現階段印尼國內並未發現規模性的恐怖組織,但是偶發性的攻擊事件,仍讓人無法掉以輕心。事實上,相關部會的官員最近才宣稱,就在三個月前,他們事先偵防到預謀要對亞運發動攻擊的情報。為了達到某種程度的震懾,雅加達警方於七月間開始進行規模性的掃黑,近日內才被人權觀察團體批評,自七月三日到十一日不過數日之間,警方竟然已經傷害四十一位嫌疑犯,更誇張的是直接射殺十一個「拒捕」的嫌疑犯。這類為了防微杜漸而夾帶威懾意涵的都市掃黑,還可以讓社會追究治安單位的責任,可是一些破壞相關亞運場館設施的事件,似乎仍讓人感到問題難以防範杜絕。七月份的時候,不知為何巨港將主場館借給職業足球比賽,沒想到不滿輸球的球隊粉絲,竟然將新的觀眾座席拆毀發洩怒氣。

印尼舉辦亞運最大的挑戰還是如何遏阻恐攻的維安議題。即使現階段印尼國內並未發現規模性的恐怖組織,但是偶發性的攻擊事件,仍讓人無法掉以輕心。圖為聚集在蘇卡諾運動園區的印尼士兵。(REUTERS)

祝禱亞運順利成功

本次亞運會有來自四十五個亞洲國家,一萬兩千個隊職員、五千位記者,還佈署了兩萬名維安的軍警(一半的人員值勤,另一半的人原則機動待命)。印尼政府也已耗資32億美金來籌辦亞運,當然就是希望藉此讓亞洲以及世界,好好地來認識印尼這個邁向盛世的國家。由於北朝鮮跟南韓都有參賽,因此佐科威總統還特別邀請希望兩國領袖都來參與這場運動盛會,或許他想藉由兩韓政治領袖在會場同框的機遇,來強調印尼亞運是個彰顯亞洲和平團結的重要場合。

這回的亞運,對於印尼政府來說還有個新使命,那就是要讓全世界知道印尼政府宣稱要在2030年成為經濟大國,而此刻是印尼蛻變的開始,才正準備要蓄勢待發,迎接光明美好的未來。雖說本屆亞運難不免還是肩負著提振印尼國家形象的使命,但是與蘇卡諾那時的亞運相比,已經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政治味,而帶著更多全民辦喜事的心情。已經飽受國際運動政治壓迫之苦的台灣,自然能夠理解此刻印尼舉辦亞運的雀躍心情。相信大家都願意祝福本屆亞運,能跟2017年台北世大運一樣順利成功,也讓更多人藉由觀賞賽事的轉播,對印尼邁向現代化之未來的苦心孤詣,可以有更多的認識。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