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確保太平島股票不被打入全額交割股,開放我們的島才是正確方向

長久以來,太平島消耗國家預算以及成本過高,但該島礁卻無法貢獻任何利益,而軍事部署對太平島所能提供的防衛力量有限,但對於太平島的價值,當然不能以是否能替國家「賺錢」作為評判的基準,對於島嶼的守護,也要台灣人民有共同的認知才能抵禦外侮,但要讓台灣人民能夠守護我們的島,光靠全民國防,一年讓兩梯次的學生登島是不夠的,成立太平島股票「出賣」我們的島也會發生問題。

林廷輝

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先生8月12日拋出解決高雄市近三千億負債的方法,也就是將行政區隸屬於高雄市旗津區的太平島變成股票上市,就能解決高雄市的債務,他說:「太平島隸屬於高雄,若把膽子放大一點,把太平島變成股票公司上市,由高雄市政府做莊,直接吸國際資金,開發礦產、可燃冰、漁業、觀光,而島上估計有200億桶石油與豐富礦產,勢必能解決高雄市政府的債務。」

看來,韓國瑜先生深信太平島擁有礦產(200億桶石油)、可燃冰、漁業、觀光,擁有如此豐富的資產,當然具有國際投資的吸引力,但中華民國海軍自1956年重返太平島駐軍至今,難道歷任執政者都不知道太平島擁有如此豐厚的天然資源而放著不經營,卻每年花費數十億的經費維護太平島(駐軍薪資、運補成本、島嶼基礎建設、發電與維持費、槍砲彈藥成本等),對目前國家來說要花費如此龐大的預算,若不是執政者頭殼壞掉,或全國數十萬個公務員沒有一個有創意的,要不就是「另有隱情」而不開發,這些障礙不知韓國瑜先生是否做過研究,倘這些障礙問題未解決,太平島股票被打入全額交割股,恐怕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但如果要避免被打入全額交割股,「開放我們的島」才是正確的政策方向。

太平島若擁有豐富資源,據國際投資吸引力,歷任執政者不可能不知道。中華民國海軍自1956年重返太平島駐軍至今,每年花費數十億的經費維護太平島,若不是執政者頭殼壞掉,或全國數十萬個公務員沒有一個有創意的,要不就是「另有隱情」而不開發。(圖:本報資料照)

覬覦太平島的禿鷹不少,提出開發案的業者的確不缺

除了越南對太平島有領土野心外,中國是另一個希望取得太平島的南海聲索國之一,在2013年下半年以前,中國所擁有的永暑礁、渚碧礁、美濟礁尚未興建機場跑道,中國在南沙的島礁過小,無法成為中海油能源開發的前進基地,因此,擁有機場跑道、南沙自然形成的第一大島太平島便成為中國政府希望積極運用的島礁,嗅到商機的中國開發商們,認為中國政府勢必投入大量資金,在2012-2013年間提出開發計畫者眾多,其中某家能源開發商希望將太平島作為能源開發補給基地,於是加強島上的基礎設施,建設完整的交通運輸、通訊、倉儲、發電、淡水以及居住等系統成為其項目,開設太平島與中國以及台灣的定期海空運輸系統,而此開發商也看到太平島的軍事價值,同時也想將太平島作為監控南沙海域的用途,籌建太平島為軍事補給基地。

而為了興建島礁,該開發商透過衛星系統以及公開的太平島照片,提出了約18.5億元人民幣作為開發太平島的開發計畫(如下圖),但最重要的反而不是錢的問題,而在於目前太平島為台灣所擁有,必須中央政府先改變其軍事管制的地位,並由高雄市政府頒發諸多建造許可證,此外,環境影響評估當然也是不可少的,只不過,兩岸氣氛即使在馬英九政府時代仍舊詭譎多變,許多涉及南海的事務也並非台灣拍板就能定案,再加上受到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的刺激,2013年下半年展開大規模的造島計畫,太平島暫時脫離禿鷹的獵食範圍,壓力減輕不少。

馬英九政府上台後,積極在太平島島上及附近海域探勘石油與天然氣,但在太平島島上及其周邊12浬內到底有沒有石油或天然氣,無論是台灣中油本身,或是接受委託進行海域勘探的海洋科學調查團隊,均不願出面證實。(本報資料照)

太平島股票有無價值,關鍵在有沒有豐沛的石油或天然氣?

韓國瑜先生認為國際投資,應該不會僅想讓中國有興趣的開發商來吞食太平島這塊肥肉而已,而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外資投資太平島,然而,太平島真的有石油與天然氣嗎?對此,以一些歷史證據說明,可能韓國瑜團隊需要更多的研究與探勘,才能實現打消高雄市三千億負債的夢想。

首先是2005-2008年,中國、菲律賓與越南三方簽署的「在南中國海協議區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由於2004年9月,親中的菲律賓總統艾若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o)訪問中國,雙方在北京簽署兩國海洋地質探勘工作協議。其後,越南得知此一共同開發消息後,要求加入探勘行列,2005年3月,中菲越三國石油公司簽署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探勘範圍就包括我國太平島及中洲礁附近海域,不過,2008年協議結束後,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到期並未續約,至今在此區域範圍內仍未發現油氣反應。

再者,馬英九政府自2008年上台後,便積極在太平島島上及附近海域探勘石油與天然氣,2010年5月經濟部召開「東海資源開發小組及南海資源開發小組」會議,指示台灣中油立即提出「劃定太平島新礦區」的申請。台灣中油在2010年6月提出申請,經濟部也在2011年4月同意台灣中油公司在太平島及其周圍100浬海域設定石油與天然氣探礦權,總面積達13萬7381平方公里,為期四年,在2015年4月期限屆滿前,又延長至2017年4月。

在礦區劃設完成後,馬政府首先是要在太平島島上進行探勘,台灣中油在2012年10月派出測勘團隊,除勘查島上曾在1981年6月設置的「太平島一號井」外,對於太平島進行初步的陸上地質調查、地質鑽探與重磁力測勘,和後續測勘所需補給設施與設備的先期規劃。海上部分,經濟部礦務局也在2013年10月底至11月初,派遣海洋研究船「海研一號」搭乘探勘團隊,前往南海進行水文及海床調查。2014年3月底至4月初,再度派遣海洋研究船「海研一號」搭乘探勘團隊,前往南海與太平島周邊海域,進行「我國海域礦區石油與天然氣資源潛能評估」;2015年3月,「海研一號」再次出發執行「南海海域水文調查和探勘可行性評估」。

中國某能源開發商在2012年9月提出的太平島初步開發預算。(資料來源:作者參與南海相關會議資料)

2016年12月,台灣中油探採研究所的蕭良堅與沈俊卿兩位先生聯名撰寫「南沙海域的油氣資源」的報告,便以保守的文字表示,:「禮樂灘盆地靠近我國的太平島,在我國經濟海域可及的範圍內,目前探勘程度甚低。…….然而,因南沙群島複雜的政治因素,同時水下暗礁面積廣,航行有其危險性…….。目前,僅能以有限資料運用盆地油氣模擬的技術,來討論這盆地的油氣潛能。」顯然,被認為可能有油氣田反應的還是在南海周圍的禮樂灘,並非在太平島,而現今中國正準備與菲律賓合作的海域也就是在禮樂灘,距離菲律賓巴拉望省更近。

換言之,在太平島島上及其周邊12浬內到底有沒有石油或天然氣,無論是台灣中油本身,或是接受委託進行海域勘探的海洋科學調查團隊,均不願出面證實,但從前述台灣中油員工的說明,顯然太平島及附近海域並無豐沛的油氣田,但如果要從太平島起算專屬經濟海域和大陸礁層,雖然可以進入東面的禮樂灘或西南面的萬安灘,但在沒有海軍強力護航下,光是海洋科學調查船在進入這些海域都將被騷擾,更遑論鑽井台可以在該海域順利作業,此外,外國專業探測船深怕得罪中國、越南與菲律賓下,要租借給台灣的可能性頗大,最後就算發現到石油或天然氣,是否能順利開採以及平安地運回台灣都成問題,國際投資者當然不會自找麻煩,將資金投入風險極高的投資標的。

開放我們的島,是不錯的政策方向

雖然韓國瑜先生打消高雄市政府債務的作法有待商榷,國際投資者會不會卻步也無法預期,但能將腦筋動到太平島上也不失其創意,也不知是否仍有中國開發商至今保持高度興趣,但提出太平島的議題對國人再認識我們在南沙群島還有個太平島,且在高雄市行政管轄之下的確有所幫助。長久以來,太平島消耗國家預算以及成本過高,但該島礁卻無法貢獻任何利益,而軍事部署對太平島所能提供的防衛力量有限,但對於太平島的價值,當然不能以是否能替國家「賺錢」作為評判的基準,對於島嶼的守護,也要台灣人民有共同的認知才能抵禦外侮,但要讓台灣人民能夠守護我們的島,光靠全民國防,一年讓兩梯次的學生登島是不夠的,成立太平島股票「出賣」我們的島也會發生問題。

不過,韓國瑜先生提出一個可以思考的點,即是中央政府對太平島的政策應該有所改變,如果未來中央政府以「開放我們的島」為政策方向,讓全台灣人民能夠有機會參與,共同關心我們在南海的島礁,包括東沙島與南沙太平島,以全民之力作為政府守護島嶼的後盾,不過,「開放我們的島」是個大工程,需要政府與民間共同協力完成,如果中國的開發商都願意出資18.5億元人民幣投入基礎建設,那「開放我們的島」後所創造的利益,絕對能夠大於這個數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