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東亞漫遊》宅配的民族與便利的代價

在韓國,龐大的物流市場,需要許多人力才有辦法支撐起來。宅配員是進入門檻相對低的職業,提供許多人就業的機會。據說,薪水也不算差,大公司的宅配員待遇應該會更優渥一些。但最近正在進行中的CJ宅配員抗爭活動,讓我們看到這個行業血汗的一面。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圖片來源:宅配通배달통)

不久前跟家人一起去了趟韓國家族旅行,一團人除了吃吃喝喝、盡觀光客的義務到處拍照打卡之外,其中還有一項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幫中二(國中二年級應該能這樣簡稱吧?) 侄子的同學,代買一張我從來都沒聽過的韓團海報。因為這是侄子非常重視的、號稱「只是普通朋友」的女同學指定代買的,為了滿足中二小男生重要的人生願望,從沒聽過KPOP的全家老小一起卯起來找尋資料,想知道這團是何方神聖、以及該如何買到這張海報。

從偏遠的濟州島到韓國第二大都會釜山,在經過的每條街道上遍尋不到賣韓團海報的地方,無奈的阿珠媽我本人只好厚著臉皮去問路過的青春少女們該如何買到這張重要的、承載著我侄子13歲人生路上沉重盼望的海報。少女們嘰嘰喳喳討論了很久,因為她們都只曾在網路上購買這些商品,最後,她們終於找出一個可能買得到KPOP韓團商品的實體書店。我們整團老少於是啟程,浩浩蕩蕩前往那間位於樂天百貨裡的書店。雖然沒有買到海報,但至少買到了該團的寫真書與CD,侄子臉上也終於露出了如釋重負的久違笑容。

這個買海報的波折經驗,反映出韓國日常生活裡對於網路購物依賴的程度。韓國的網購非常發達,韓國人也常常自嘲為「宅配的民族」。這個現象一方面與韓國網路基礎建設的完善與便利有關,畢竟韓國是全球網路建設與網速最快的國家,只要在手機上動動手指,就能輕鬆完成購物。另一方面,這也與韓國宅配物流業的發達極為相關。

有看過韓劇或韓國電影的朋友們,應該都很熟悉韓國炸醬麵外送的情節。講到餐點宅配,大家第一個聯想到的應該是外送炸醬麵、辣海鮮麵、以及糖醋肉的中華料理餐廳。去年有部韓劇《最強送餐員》,就是在講中華料理店餐點外送員的故事。除了中華料理之外,很常外送的餐點還包括炸雞、披薩等,幾乎任何餐廳裡賣的食物都能外送。韓國街上很少看到機車,如果有的話,基本上也都是用來外送餐點。更厲害的是,韓國餐點外送時,還可以送到非一般住家或店家的奇怪地方,例如漢江邊的某處之類。去漢江邊的公園散步時,常能看到有人圍坐在江邊草地上,叫來外送的餐點一起吃。

韓國三大外賣點餐APP,都找了大牌明星代言。(http://www.ekn.kr/news/article.html?no=157325)

除了我們所熟知的餐點外送服務之外,韓國其他的宅配服務也極為發達。我剛搬入跟幾位韓國室友們同住的住處後沒多久,就被外送服務的發達震撼了一番。因為共同生活的緣故,我常要跟著室友們一起去買菜。我們去的只是社區裡普通的一間賣雜貨及生鮮食品的小型商店。第一次去買菜的時候,我跟室友選好了當週的食材以及生活用品後去結帳,室友跟收銀員講了我們家的地址,然後就輕輕鬆鬆地兩手空空離開商店。原來,即使一般社區裡小型的商店,只要買滿一定的金額(我看過最便宜的只要二萬韓元,大約新台幣五百多元),就可以由商店免費宅配服務到家,有時候人還沒走到家裡,貨已經送到門口了。

更不用說在大型的商店裡購買其他生活用品或家電等,宅配服務更是基本配備。跟我在同研究室裡的媽媽同事們,基本上都不上菜市場買菜的,只要在商店的APP下好訂單,用來餵飽家人的魚肉蔬菜就會在指定的時間裡低溫保鮮送達府上,而且聽說品質都有一定的保證,完全適合忙碌的職業婦女。我也聽說過有朋友住在公寓四、五樓,沒有電梯,每次都網購一堆價錢便宜卻重量很重的礦泉水,再由宅配員使命必達幫忙扛上樓送到門口,省得累到自己。

剛見識到韓國宅配服務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震撼。搬去韓國之前,我在人工費用超貴的美國留學。每次去外面餐廳吃飯,一定要外加15-20%不等的小費,讓人不得不盡量減少外食的機會,或是乾脆去不用服務費的速食餐廳。為了省錢,我們都學會了自己加油,因為加油的人工費用搞不好都比油錢貴。很多人更學會了自己剪頭髮,或是乾脆留起了直髮,因為這種髮型最省錢。然而,在韓國,宅配服務卻似乎像是天經地義一樣的自然。

韓國的宅配服務由韓進集團參考日本黑貓宅急便的經營模式開始,在1992年成立了宅配服務。當時韓國社會還沒有宅配服務這樣的經驗,因此韓進集團大量在電視上投放廣告,散布關於宅配服務的概念。在此之後,其他宅配公司也紛紛成立,像是大韓通運宅配(1993)、現代宅配(1994)、宅配王國(1999,也就是後來的CJ GLS宅配前身)、郵局宅配(2000)等,韓國的宅配服務開始了爆發性的成長。根據韓國統合物流協會的統計資料顯示,2017年韓國國內的宅配市場比起2016年成長了13.3%,總貨物量達到231,946萬箱,2016年的總金額為4兆7444億韓元。其中前三位的物流公司分別是CJ大韓通運、樂天全球物流、以及韓進貨運。

韓國統合物流協會統計資料:韓國國內宅配市場物流量 (資料來源:http://m.maritimepress.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116878)

(https://jmagazine.joins.com/economist/view/318103)

這麼龐大的物流市場,需要許多人力才有辦法支撐起來。宅配員是進入門檻相對低的職業,提供許多人就業的機會。據說,薪水也不算差,一般的中華料理店外送員看情況薪水約為200多萬韓幣(約為台幣58000)到300多萬韓元(約為台幣80000)不等。然而,即使薪水不算差,這些餐廳的外送員通常是單打獨鬥的工作型態,很難附屬於某個團體來保障他們的就業與勞動權益。 相對之下,大公司的宅配員待遇應該更優渥一些。然而,最近正在進行中的CJ宅配員抗爭活動,讓我們看到這個行業血汗的一面。

CJ大韓通運是目前韓國最大的物流公司,市場佔有率約有50%左右。然而,最近CJ大韓通運的宅配員正通過宅配勞動工會進行抗爭,希望改善過勞與被剝削的問題。

一般來說,宅配員的工作時間從中午12點或下午1點開始進行貨運的配送。然而,CJ的宅配員被要求從早上七點或更早,先到配送場進行貨物分流的工作,而這部分的工作是不計入酬勞的。根據宅配員現身說法,通常每天要從早上七點工作到晚上十點左右,節假日則更晚,到凌晨才收工的情況很常見。平常日子裡每天要配送將近四百多件貨物,年節時貨物量暴增就更不用說。根據宅配勞動工會的資料,宅配員每天平均工時為12.3小時,在這種情形之下,宅配員幾乎是每天用生命在追趕時間,只為了要讓網購的物品在規定的時間裡送達。

韓國宅配勞動工會與CJ大韓通運宅配員正在進行抗爭。 (圖:韓國宅配勞動工會)

便利的生活一定有其相對應的代價,只是我們很多時候看不到。韓國的宅配為消費者帶來許多便利,我自己就曾深受其益,特別是在大熱天上市場買菜或工作忙碌時,不用汗流浹背地背著、提著大包小包物品走路爬坡回家,購物有人專送到府,當然很開心。然而,當這些便利是建立在對人的剝削上時,我們也許需要重新思考便利生活背後種種的道德問題與責任,嘗試找到對整體有最大利益的生活方式。

其他參考資料:

http://www.etnews.com/201005310029

http://m.maritimepress.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116878

https://jmagazine.joins.com/economist/view/318103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