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這樣的台大還有何榮譽可言?

◎陳振 

教育部27日駁回管某的台大校長聘任案,一些大校園掀起抗議風波。部份台大師生擬在5月4日當天下午罷課21分鐘,台大發出聲明表示,校方不支持罷課,也沒有核准罷課的活動。台大校方還算理智,反觀那些師生與老校友卻很健忘,自己以前踐踏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嚴重違反校園民主與學術自由,如今居然有臉要求政府尊重「大學自治」與「民主」,是否笑話?

教育部駁回台大校長遴選案結果,校友與群眾多日來在台大傅鐘前繫上黃絲帶表達支持管中閔,地上也擺滿了支持者的花束。(資料照)

須知,大學自治是由憲法保障學術自由而衍派產生的法學概念,教育部行政監督則屬國家對大學的合憲統治權力。教育部與小英政府只是針對台大選舉違法部分給予監督,有像以前國民黨那樣,干涉師生的學術自由,甚至允許警總人員進入學校抓人嗎?校長選舉算是學術自由嗎?有人徇私、包庇舞弊,以不公平方式贏得選舉,教育部可以視而不見嗎?

管某實在很不像話,依法必須得到學校同意才能兼職,他未取得台大同意之前就違法兼職;在參加校長遴選時,也應主動揭露自己的兼職,但他卻隱瞞了;和管中閔利益連結的台哥大老板,更應該迴避參與遴選,但他還是投了票。單從這三件事情看,管某還有資格當台大校長嗎?台大畢業生會以這樣的校長為榮嗎?長久以來,國民黨擅長選舉舞弊,眾所皆知,為何有些人都忘了?

平心而論,這是一件違法在先,舞弊在後的校園大醜聞,有如考試作弊,台大一些「師生」竟然為了醜聞的主角在傅鐘綁黃絲帶?反觀在戒嚴時期,許多年輕台大學生,只因參加校外社會運動或出版刊物,就被校方打壓。他們曾在傅鐘下靜坐、演講、絕食、綁過黃絲帶,因此被記過或留校查看,當時的校長孫震,居然叫大安分局警察進來在傅鐘下抓學生,像話嗎?學生有選舉舞弊或為非作歹嗎?三十年前的台大「自由之愛」事件,難道不是四十年前台大哲學系事件的翻版?

日前,一小撮台大與清大人居然有臉引用三十年前的台大「自由之愛」與清大「獨台案」幫自己醜行背書,說民進黨人怎麼忘了自己以前的抗爭?這樣做只是自曝其短,因為無論是台大的 「自由之愛」,或是清大的「獨台案」,都顯示當時國民黨的邪惡政治勢力介入校園,比現在教育部的處理方式不知恐怖幾百倍,因為當時被處罰的學生,可能面臨退學、有期徒刑或死刑的威脅。當時國府不僅不准大學自治,還干涉學術自由,以刑罰一百條威脅清大學生,當時的台大與清大校長有據理力爭嗎?如今,涉嫌選舉舞弊的管案,只是法律問題,並非政治問題,如何與其相提並論?

三十年前的台大「自由之愛」事件。(截圖自許傳盛臉書)

所謂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是指老師的教學與研究,或學生的讀書與研究,可以自由探討,不受校內外政治力的干涉,然而當時的國民黨官員、校長與教官,有尊重人家嗎?試問,大學生參加社會運動,關心弱勢族群,有錯嗎?自行製刊物在校園佈告欄張貼,發表自己看法,有錯嗎?到國外尋找研究資料回國又有錯嗎?當時國民黨的政治黑手,公然進入校園,反對大學自治,干涉學術自由,斑斑可考。如今民進黨政府有干涉大學學術自由嗎?校長選舉是否屬於大學自治,見仁見智。如果教育部無權管理,任令少屬害群之馬胡搞亂搞,如選舉舞弊、販賣學籍,對得起其他守法的參選人與學校嗎?目前的教育部只是在維護公平競爭的教育環境,不像以前國民黨的教育部那麼可恥。

以前台大與清大等國立大學校長是透過民主選舉,還是由國民黨中常會決定?台大與清大如果改為私立學校,經費來全部來自社會募捐與學生的學雜費,教育部有何資格過問其選舉?如今這些國立大學每年花納稅人那麼多錢,為何可以不受監督?難道教育部對於部分大學校長選舉舞弊或販賣學籍等不法行為,可以袖手旁觀嗎?一些台大師生認為教育部應尊重大學自治,為何校務會議時,會議主持人可以用蠻橫的手段封殺所有有異議者的提案?這叫做大學自治嗎?五四運動的精神又是這樣嗎?不過是假借民主反民主罷了,這樣的台大還有何榮譽可言?

這兩所大學如果那麼在乎大學自治,為何去年會與中國教育部簽訂所謂「一中原則」,約束老師上課不可以談敏感問題?學術自由是大學自治的基礎,沒有學術自由的大學,有何資格談大學自治?三十年前台大的「自由之愛」與二十七年前的「獨台案」,這兩所大學的校長如何干涉學術自由,大家都忘了嗎?如今,教育部有像台、清大兩校那樣,為了利益而干涉師生的學術自由嗎?台、清大兩校部分師生有何資格高喊恢復五四精神?

據說罷課21分鐘是響應台大校鐘「傅鐘」的21響,且當年傅斯年校長曾說過,「一天只有21小時,剩下3小時是用來沉思的。」這些挺管的師生可曾捫心自問與沉思,自己到底是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的捍衛者,還是破壞者?當年台大「自由之愛」與清大「獨台案」發生時,目前這些挺管的師生可曾聲援,還是幸災樂禍當旁觀者?

曾經是台大自治創始人之一的法律系榮譽退休教授賀德芬說,陳維昭是個破壞制度的人,陳維昭接台大校長後,大學自治就死了,因為陳修改章程,讓自己可以連任三屆校長,讓大家心灰意冷,校務會議也失去了民主,淪為少數人在操控。遴選委員會一開始就在操控整個作業,校友總會的代表產生也完全沒有民主程序。管某沒有實質回答外界對他的質疑,他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政治性,甚至非常強烈的充斥著想要推翻政府的語言,所以她300%反對管某出任台大校長。

曾經是台大自治創始人之一的法律系榮譽退休教授賀德芬說,陳維昭(圖中人物)是個破壞制度的人。(資料照)

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說:「對不公不義的事冷漠,就是獨裁者的幫兇」。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也說:「服膺獨裁者的威權命令而無任何反對,就是平庸的邪惡」。我們的校園與社會不知有多少這樣無知的人,而且學歷越高越無知,對追求自由與民主、良知與真理的義士,往往冷嘲熱諷或袖手旁觀,然而對於專制威權統治者,則是如同奴才一樣逆來順受,甚至將他們當「偉人」崇拜,對全國各地與學校的獨裁者銅像,以及等於國民黨黨歌的國歌,更是視而不見,習以為常!這是從事教育者應有的風骨嗎?

總之,校園都沒有民主了,又哪來自治可言?試問,「管案」能與「五四運動」、 「自由之愛」與「獨台案」相提並論嗎?部分台大師生與校友不要只會讀死書,要用頭腦想一想。須知,凡是國民黨所反對的事,通常就是正確的,畢竟國民黨的貪腐與迫害自由、民主與人權的黑暗史,可是落落長,有國際認證的,他們有何資格去批評人家?

(台大校友)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