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內外交迫的川普,還能有效治理與國際領導嗎?

川普最大的問題來自內部,包括他對官僚體系的不信任、小圈圈決策風格、以及自大傲慢的領導性格。衍生出來的效應,就是上任迄今民調低迷,沒有新總統所謂的「蜜月期」,這些也許都能靠著四年時間翻轉劣勢,但此際的「通俄門」爭議,卻是考驗美國民主的關鍵時刻。

托克維爾

兩百多年前美國制憲先賢在辯論「美利堅合眾國憲法」時,將平等、自由、人權等價值納入中央與地方權力分享、人身權利保障,以及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的憲政體制當中,最後更發展出司法獨立的可貴憲政慣例。「憲政主義」、「法治」和「自由」是支撐美國這個偉大國家的基石。

後冷戰時期的美國,迄今也仍是全球軍事與經濟強權,縱使不同時期的政府對於干預國際事務的優先順序與戰略有所不同,也在若干議題上受到新興區域霸權的挑戰,但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的角色,仍是無庸置疑。

不過,這一切的「典範」,在川普競選、當選與就任新任美國後,面臨「典範轉移」的重重試煉。

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的角色的「典範」,在川普競選、當選與就任新任美國後,面臨「典範轉移」的重重試煉。(REUTERS)

川普在選戰期間,用民粹的口吻,撼動美國外交政策多年來的價值,包括自由貿易、責任分享、人權保障、與族群平等。他將「美國優先」、「再創偉大美國」等口號,包裝在創造國內就業、吸引企業回流、以及反對主流建制的選戰訴求中,最後在特殊的「選舉人團制度」擊敗希拉蕊。就任迄今,他明確將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置民主與人權等普世價值之上,甚至以「交易式外交」自豪。 川普上任一百多天來的學習曲線,呈現新手上任面對執政現實常見的政策「髮夾彎」。他獨特的「推特治國」模式,旨在對抗對其不友善的主流媒體,希望主導話語權。

但是,他最大的問題還是來自內部,包括他對官僚體系的不信任、小圈圈決策風格、以及自大傲慢的領導性格。衍生出來的效應,就是上任迄今民調低迷,沒有新總統所謂的「蜜月期」。更嚴重的是,美國的國際領導形象和信譽也受到斲傷。這些情況,從政治操作的角度來說無可厚非,後果自己承擔,反正至少還有四年可以翻轉劣勢。可是如果涉及總統違反憲政主義精神與法理規範,甚至攸關國家安全,那就必須接受體制的調查與制衡。

川普刻正陷入的「通俄門」爭議,正是考驗美國民主的關鍵時刻。

從競選期間傳出俄羅斯駭客介入選情,幫川普助選,到當選到就職之間,川普核心幕僚佛林與俄國違法地秘密互通款曲,再到佛林被川普任命為白宮國家顧問不到一個月就被爆料與俄方過從甚密,進而丟掉烏紗帽,川普陣營與俄國的微妙關係已經繪聲繪影。就連川普任命的司法部長塞森斯也因曾與俄方接觸,被要求迴避調查。但這只是冰山一角。

川普無預警地撤除前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職務,結果被柯米揭露,是川普要他放過對佛林私通俄國的調查。(AFP)

川普日前無預警地撤除前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職務,結果被柯米揭露,原來是川普要他放過對佛林私通俄國的調查,而且還是在佛林辭職後一天的進行這場對話。川普雖然否認向柯米施壓,但突然開除柯米,更不知分寸地在接見俄國外交部長時洩露打擊「伊斯蘭國」情資,終於引爆美國政治地雷。司法部指派聲望卓著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延續「通俄門」特別獨立調查工作。川普本人則是在推特上喊冤,說這是美國史上對一名政治人物最大的「獵巫」。

美國從未有過一屆政府在上任之後如此快就捲入特別調查中。這也是歷次美國總統選舉中,涉及外國勢力介入造成選舉舞弊最嚴厲的指控。與川普向來不睦的共和黨參議員麥坎將川普的「通俄門」類比成尼克森的「水門」事件,川普儘管否認曾向柯米施壓,但也遭致干預司法的疑慮。 如果調查結果罪證確鑿,川普可能面臨被彈劾的危機。就算共和黨目前掌控國會兩院多數,而且多不願針對此事有所表態,但如果事態更加嚴重,甚至可能危急共和黨形象和兩年後的國會期中選舉,共和黨最後被迫選擇與川普脫鉤也不無可能。

司法部指派聲望卓著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延續「通俄門」特別獨立調查工作。(AFP)

但有一點必須強調,那就是回歸美國憲法有關彈劾總統的規定,目的是最後用來制衡失職、違法總統的憲法手段。彈劾案能否成立,涉及冗長詳盡的調查,而且必須儘量減少政治與黨派因素。更重要的是,攸關總統是否被彈劾,必須讓民眾能夠透過透明資訊的儘量公開,才能瞭解事實的真相。以川普的粗魯的個性,如果真的問心無愧,當然不用動輒將事情泛政治化,但如果真有其事,就算短期內還不致遭彈劾、甚至下台,但未來任期恐將陷入嚴重內憂。

就以1998年前總統柯林頓涉及與白宮助理魯文斯基緋聞案為例,獨立檢查官史達爾花費數個月進行調查柯林頓是否做偽證以及妨害司法,並且向眾議院提出彈劾程序。但眾議院本身並未進行相關調查,僅憑史達爾的調查報告不足以獲得國會同意,尤其是未能通過參議院三分之二的高門檻。

反觀尼克森最終遭彈劾一案,就有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與參議院特別委員會共同參與調查「水門案」,也通過最高法院要求尼克森交出違法監聽錄音帶的彈劾證據,最後證實尼克森的罪行,12天後尼克森自行請辭下台。整個調查過程費時兩年之久,而且川普仗恃的就是共和黨在國會多數此一優勢。不過,從確保美國憲政體制發展的角度而言,愈詳實的調查資訊公佈,愈少政治口水的轉移視聽,才可以讓人民得以一窺完整且客觀的調查過程。

但無論如何,此一事件已經讓美國金融情勢不安。尤有甚者,它也可能影響川普政府對外政策的成效。內憂加 劇,連帶也造成外患。川普本週即將進行上任來首次出訪,預定造訪梵諦岡、以色列,最後參加布魯塞爾的北約峰會,與歐盟最有影響力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以及法國新總統馬克宏同台,或許可以暫時轉移國內「通俄門」爭議的焦點。

但背負著國內這場潛在的醜聞陰影,以及每況愈下的國內支持度,國際社會憂心川普如何能夠有效處理棘手的朝鮮半島、伊斯蘭國、恐佈主義等嚴峻挑戰。更遑論川普日前向俄國外長洩密一事,也讓美國的歐洲盟邦危機感日深,深怕口無遮攔的川普會破壞情報的信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