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帝國的玄關東京車站

辰野金吾設計了許多作品,保留下來的也還很多。但所謂「辰野式」紅磚白飾條的風格,在日本國內被運用的頻繁的地方,卻是當時的殖民地臺灣。最有名的一棟,當然就是現在作為總統府使用的臺灣總督府。這座建築好巧不巧,也跟後藤新平有關。

李拓梓

幾年前經過大整修,恢復戰前風采的東京車站,不僅是關東交通的樞紐,更是旅客最愛的景點。其實從建築材料來說,東京車站已經變成古典的紅磚煉瓦,在當年剛開始興建時,以其方便與效率,快速取代原先的石材建築,可以說是近代中產階級、資本主義興起的象徵。在歐洲,類似風格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而在亞洲,1914年完工的的東京車站,則是同區域最具代表性的建築,常跟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拿來相提並論。它的設計者,便是被認為是明治建築第一人的辰野金吾。

1914年完工的的東京車站,常跟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拿來相提並論。(圖:作者提供)

辰野金吾是工部省工學寮(後來的工部大學、東大工學院)的第一屆畢業生,這所學校是維新初期,政府透過高薪招募外國專家,來全力教育、培養第一代本土建築人才的專門學校,也是現在東京大學工學部的前身。他相當傾心於歐洲建築風采,也曾經得到留學英國,並到歐洲壯遊的機會。回到日本之後,他積極投入建築設計,為明治日本留下許多優秀的現代建築,並回到母校任教,培養了無數優秀的年輕建築師。

辰野金吾像。(圖:網路)

其實,在東京車站這個案子上,設計並非一開始就如此壯觀。

辰野一開始設計並非現在的長型站體,而是三棟建築組合而成,但在車站設計期間,正當日軍在日俄戰爭當中獲勝,民族信心大漲,因此當時的鐵道院總裁後藤新平認為,應該要讓東京車站作為國之玄關,能夠展現帝國威儀,辰野也因此被要求必須改變設計。

辰野新設計的東京車站,站體是長達335公尺的三層樓紅色煉瓦長型建築,南北兩側設計了伊斯蘭樣式的圓頂塔樓。為了避免外觀樣式過度乏味,建築外牆修飾了最能代表建築師風格的紅磚白石「辰野式」飾條。1914年車站完工,成為東京一大盛事,同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東京車站也成為日本藉口「英日同盟」對德宣戰,旋即佔領青島部隊凱旋歸來的歡迎地點,帝國的玄關確實滿足了人民對於成為列強之一的殷殷企盼。

辰野新設計的東京車站,站體是長達335公尺的三層樓紅色煉瓦長型建築,南北兩側設計了伊斯蘭樣式的圓頂塔樓。(圖:作者提供)

1923年關東大地震,關東地區幾乎被夷為平地,但辰野設計的東京車站,卻幾乎毫髮無傷,讓當時的人們訝異不已。不過,躲得了天災,不一定躲得過人禍,後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當中,東京遭到美軍多次空襲,車站也部份遭到炸毀。戰後日本政府因為沒錢復原,又急需振興,只好將破壞嚴重的三樓拆除,並變更南北側塔樓的圓頂設計,改建八角形屋頂。戰後經濟起飛,很多人覺得這座戰後草草修復的車站上不了檯面,也幾度有拆除興建大樓的聲音。但日本政府最終決定將東京車站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並且在2007年開始,花了五年的時間,將車站恢復辰野金吾設計的原貌,於是我們今天才有機緣看見東京車站風華再現。

東京車站內裝。(圖:作者提供)

東京車站的天花板設計。(圖:作者提供)

辰野金吾設計了許多作品,保留下來的也還很多。但所謂「辰野式」紅磚白飾條的風格,在日本國內被運用的頻繁的地方,卻是當時的殖民地臺灣。最有名的一棟,當然就是現在作為總統府使用的臺灣總督府。這座建築好巧不巧,也跟後藤新平有關。

後藤新平出任臺灣民政長官的期間是1898年,他在民政長官任內,首先興建了總督官邸(也就是現在的台北賓館),他認為,殖民政府應該要興建高大宏偉的建築,一可威嚇殖民地人民,二則可以藉著硬體設施品質的提升,吸納更多內地的優秀人才到殖民地工作,也有機會在新天地一展抱負。

後藤新平離開臺灣後,這種以高聳宏偉建築威懾民眾的想法,依然深深影響著殖民地官員。臺灣總督府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開始規劃興建,辰野金吾是當時總督府設計競圖的評選委員。而得到競圖第二名(第一名從缺)的長野宇平治和第四名的森山松之助,都是辰野的學生。因為殖民地官員覺得長野的設計雖好,卻不夠雄偉、不足以達成後藤新平認為的威懾效果,最後總督府決定讓第四名的師弟森山松之助修改師兄長野的設計,把中央塔樓拉高到現在的高度,森山也使命必達,完成了臺灣總督府的興建。

後藤新平像。(圖:維基共享)

其實在總督府興建之前,森山松之助就已經將「辰野式」的紅磚白飾條風,帶進了臺灣建築當中。森山的作品台北州廳(監察院)、台南州廳(臺灣文學館)、台中州廳(舊台中市政府),以及專賣局(現在的臺灣菸酒公司)都是「辰野式」建築。也正是因為有這些壯麗州廳的興建經驗,森山才會得到總督府的信任,被委以重任籌劃總督府大樓的興建。

除了森山以外,總督府附近的臺灣總督府台北醫院(臺大醫院舊館),以及西門新起市場八角堂(西門紅樓),則是辰野的另外一位學生,在總督府當營繕課當課長的近藤十郎的作品。他在台北市內還有另外兩座「辰野式」作品,分別是建成小學校(台北當代藝術館)和第一中學的紅樓(建國中學)。其他有名的「辰野式」建築,還有台中車站、北門旁邊修復中的鐵道部(鐵道部博物館)等等。

在那個殖民者以毫無懸念的權威,幾乎無阻礙的實踐現代化理想的時代裡,臺灣可以說是他們圓夢的天堂,因此若要問哪裡是辰野金吾的的夢想最能實現地方,無疑就是臺灣了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