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韋恩的食農生活》難道我們要做回土人嚼樹葉?

韋恩的食.農.生活

近來台灣陷入中世紀的獵巫活動,對農藥與化學物質的無知與恐懼,充分凝聚在一件新通過的農藥氟派瑞身上濃縮,也因此形成壓力爆炸。正如中世紀被舉報為女巫的人,經過後世調查出來,多半是被人們因陰謀或貪婪所驅使下,而誣指的無辜弱女。而氟派瑞照開放的目的,如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說,「引用較安全的新藥輪替或混合使用是必須的,藥用久效力減,劑量會增加。」。所以絕非如民粹立委所說,「新毒換舊毒」這樣的政治口水。

尼安德塔人已經發現,會因為牙痛去嚼食楊柳樹葉以攝取水楊酸的成份,來消炎止痛。我們該選擇嚼柳樹葉還是吃阿斯匹靈?(圖:網路)

其實農藥要進步,正如人吃的藥也要進步一樣。如果什麼新藥要導入,我們都要杯弓蛇影地懷疑是不是有毒害我們的企圖,那我們是要回到神農嘗百草的時代嗎? 還是我們要倒回到尼安德塔人的原始時代去? 因為就在這個月稍早時,考古學者才剛發表約5萬年前的尼安德塔人已經發現,會因為牙痛去嚼食楊柳樹葉以攝取水楊酸的成份,來消炎止痛,這水楊酸日後才被我們合成為阿斯匹靈,成為一種最普遍的藥物。所以在有必要時,我們該選擇嚼柳樹葉還是吃阿斯匹靈?看看尼安德塔人平均壽命有多少,大家應該就能明瞭了。

那氟派瑞是不是個比較好的東西,比舊藥更為可靠呢?我想應該讓事實來呈現,用數據取代口水戰。我自己從文獻找出數據,比較官方說目前常用於對茶赤枯病的待克力這項農藥,與氟派瑞做個比較。最主要的是比較兩者在毒理評估上的指標與安全性的指標。從表格裡可以綜觀,兩者其實相差不遠,但氟派瑞還是小勝一點點。比如說半致死劑量的LD50,氟派瑞就高出許多,也就是說它的急毒性比較弱。而安全評估上的NOEAL(未觀察到毒性的最高劑量),氟派瑞也略高20%,也就是說它比較不容易產生安全性的顧慮。所以說,氟派瑞比舊藥比較安全是成立的;而如果加入它換著使用,可以減少抗藥性,那就是更好的一種綜效了。

從文獻找出數據,比較官方說目前常用於對茶赤枯病的待克力這項農藥,與氟派瑞做個比較。從表格裡可以綜觀,兩者其實相差不遠,但氟派瑞還是小勝一點點。(作者製表)

總之,在專業問題的判斷上,就事論事,以科學與理性為依歸,相信是最不容易出錯的一種方式。某些立委不是遇到國際事件,最愛念「讓XX歸XX,政治歸政治」,那現在就是一個農業的專業問題啊,我們是不是也能對這些操弄民粹的立委說出「讓專業歸專業,政治歸政治」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難道我們要做回土人嚼樹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