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酸青週記》同志們,我們只能高興一天

修民法,是婚姻平權的最後一哩路,但是卻是打擊歧視的第一哩路。婚姻平權為什麼如此重要?因為它不只是讓同志獲得同等機會受到國家的保障,也讓同志擁有平等選擇的權力,它更是消解歧視的契機。

范綱皓

12月26日,立法院傳出了好消息。司法與法制委員會將四個版本的「民法修正案」審查完畢,最終以(一)尤美女、許毓仁、時代力量之修正整合版本(包括五條條文:971-1、972、973、980、1079-1條),與(二)蔡易餘提案之修正版本(於民法中,另立第八章同性婚姻之三條條文),兩個版本送出委員會。

繼2006年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2012年尤美女、2013年鄭麗君提出「民法修正案」,婚姻平權相關法案終於經一讀過後,順利送出司法與法制委員會,將在明年下個會期再戰二讀。

繼2006年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2012年尤美女、2013年鄭麗君提出「民法修正案」,婚姻平權相關法案終於經一讀過後,順利送出司法與法制委員會。(記者張嘉明攝)

情緒是真的、眼淚是真的

聽到立法院內傳出好消息,我在濟南路上,看到許多長期在社會上奮戰的同志團體,以及所有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都一起見證了這歷史性的一刻。大家的情緒從忐忑到踏實,無不歡欣鼓舞,有人甚至激動地相擁而泣。 出委員會是婚姻平權相關法案走得最遠的一次,無論版本好壞,對台灣來說,都值得在歷史上記上一筆。在立法院的另一端,是一大群穿著白衣,忘了「神愛世人」的反同團體,與堅定地反對修民法的民眾,聚集在中山南路上。他們大概也哭了,而且他們的情緒應該更滿、更真實。他們真的害怕婚姻家庭的定義、父母的稱謂要被改變了、擔心全台灣都要變同性戀、恐懼愛滋感染的機率要上升了(段宜康在委員會中的發言,徹底打臉這些謠言與抹黑)。

他們的恐懼,足以害他們失去理智,直接朝著警察攻擊,好幾度被警察制伏,用(不符合警方執勤規定的)塑膠束帶捆綁他們的雙手。在法案出委員會的那一刻,他們轉移陣地至凱道,包圍總統府,高喊「蔡英文下台!」。

喊吧!把你們的情緒都喊出來!哭吧!大家想哭就哭吧! 哭完,要記得法案只是出委員會而已,明年下一個會期的二讀,三月、四月時,還要繼續打戰。

戰什麼?:立專法、修民法還有得戰

最終委員會送了兩個版本的「民法修正案」出去,但是委員會也附帶決議,未來若有與婚姻平權相關的「民法修正案」或「專法」,將會與委員會決議的版本併案協商。在委員會審查會前,法務部部長邱太三透過媒體表示,明年二月將會提出《同性伴侶法》提供立委們參考,提案的進度則依據立法院相關的立法進度如何來決定。

過去,趙天麟也曾說過,預計在下個會期提出《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法》,許淑華則「宣稱」要以所有人都適用的「伴侶法」,直接保障同性伴侶的權益。 雖然所有的「專法」至今未見任何實質的文件出現,但是所有跡象都顯示,「立專法」的聲音仍然佔有一席之地,下一個會期出現「專法」的機率非常高,反對修民法的反同團體,也能持續操作「反修民法、另立專法」的風向,兩方勢必再戰立法院。

同志團體對行政部門的監督將會升高

對挺同、挺平權的人來說,將法案送出委員會,是從十月同志大遊行開始,十一月的國會路線受挫,十二月轉進街頭路線,舉辦三場大型集會遊行後,所獲得的階段性勝利,暫時得以休養生息,稍喘一口氣。接下來法案將會交送朝野協商,可能還要再等三、四個月,甚至冷凍更久,在這一段期間,怎麼樣也不能鬆懈。

在立法院的另一端,是一大群穿著白衣,忘了「神愛世人」的反同團體,與堅定地反對修民法的民眾,聚集在中山南路上。他們大概也哭了,而且他們的情緒應該更滿、更真實。(記者黃耀徵攝)

法務部的立場為何?

11月17日,邱太三說明年二月要提同性伴侶法,11月28日法務部次長陳明堂又說沒有在擬同性伴侶法。昨天12月26日邱太三又再度表示明年二月要提同性伴侶法,12月27日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改口說沒有收到要提專法的訊息。兩個月內,行政部門對於婚姻平權的政策立場轉彎了那麼多次,令人難以捉摸,到底要提專法,還是支持立法院修民法的決定?如果支持修民法,又是支持哪一種修法的方式?

身兼總統與黨主席的蔡英文,出委員會以前,同志團體以禮相待,符合你不喜歡衝突、凡事都讓社會「好好地談過一輪」的個性,給你足夠的時間整合黨內的意見,期望你下令行政部門向社會溝通,說出你當初所秉持「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的進步價值。還有三個月,立法院休會,總統、行政部門首長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地認真來面對婚姻平權這一題艱困的考題?同志們還在等你們一起走上婚姻平權、修改民法的最後一哩路。

民法不修,歧視不休

修改民法前,政治人物最好想想,為什麼婚姻平權如此重要?它不只是讓同志獲得同等機會受到國家的保障,也讓同志擁有平等選擇的權力,它更是消解歧視的契機。挺同、反同兩方陣營短兵相接聚集在立法院外,歧視就血淋淋地發生在街頭上。挺同志工在善導寺捷運站出口發放手舉牌、貼紙,就被穿著白衣服的反同人士連續辱罵,並被拍打掉手上一大疊的手舉牌。寫著「民法不修,歧視不休」的手舉牌,就這樣散落在林森南路上。 同時,在挺同會場的濟南路上,旁邊就是開南工商。不知道什麼原因,該校學生朝著坐在馬路上、手拿彩虹旗、頭綁彩虹布條的同志,丟了一大袋水球。各種不友善的狀況,還在現實生活中上演。

兩個月內,行政部門對於婚姻平權的政策立場轉彎了那麼多次,令人難以捉摸,到底要提專法,還是支持立法院修民法的決定?如果支持修民法,又是支持哪一種修法的方式?為什麼當了官之後,連話都說不清楚呢?(圖:網路)

民法修了,歧視就會停止了嗎?當然不會。但是,我們這個社會應該要知道,2003年第一次同志大遊行,有些同志走上街頭時,還要戴口罩,可是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的25萬人,26日委員會的審查,濟南路上的3萬人,幾乎沒有人帶著口罩、把臉遮住。我們看到的是,這個社會有越來越多非同性戀朋友,貼上貼紙、別上彩虹徽章,表態「我支持婚姻平權」。同志也將更有勇氣,跟大家一起冒著出櫃的風險,走上街頭,爭取屬於自己應得的權利。 修民法,是婚姻平權的最後一哩路,但是卻是打擊歧視的第一哩路。

同志們!哭完之後,把眼淚擦乾,向整個社會宣告打擊歧視的決心,是接下來幾個月的重要工作。政治人物們,同志們替你們撐開了社會輿論,希望你們可以妥善運用這股力量,把民法修了吧!別讓同志的眼淚白流了,他們已經等了幾十年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