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酸青週記》從受挫到起風,婚權風向已定,政治人物請再次表態

基於體諒所謂的「選區壓力」,支持婚姻平權的人們在凱道上展現了足夠的「民意」,製造「風向」,下一步,就是請政治人物勇敢表態,完成立法、創造歷史,即使無法真正消弭社會上仍存在的、對同志的歧視和誤解,至少,可以告訴自己已經踏出了第一步。

范綱皓

同志邁向婚姻平權之路,從2006年蕭美琴首次在立法院提案「同性婚姻法」以來,至今十年,同志權益在台灣一路走來,仍然風雨飄搖。

2016年政黨輪替之後,人民期待新政府、新民意能夠帶來新氣象。從大法官提名,七位中有六位堅定表達支持婚姻平權,到立法院幾乎過半數立委簽署婚姻平權法案。然而,這樣一路看下來,你真以為萬無一失了嗎?

支持婚姻平權團體昨日舉行「讓生命不再逝去 為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主辦單位用雷射光打出「修民法」字樣在總統府上。(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婚權推動在政治判斷上的第一次失策

今年10月以來,衛福部不斷釋放保障同志的既定政策,法務部也不再站穩特定立場,暫時停止前朝研議的「以專法保障同志」。過去反對婚姻平權立場鮮明的民進黨立委也全都很有默契地不發一語,可想而知,其中必有人從中斡旋、協調。

如此樂觀的社會氛圍與政治情勢,讓民進黨尤美女委員於11月17日,順利在司法與法制委員會中排案審查五條的《民法》修正案,讓同志可以結婚的政策往前再踏一步。同志團體與立法院主導修《民法》的委員都非常樂觀,認為此案出委員會應無大礙,皆把真正戰場定在出委員會後的二讀。

因此,11月17日當天,同志團體並無動員於立法院外聲援,反倒是反對修《民法》的護家盟等保守團體,積極動員兩萬人不斷施壓,甚至演出裡應外合,在民進黨以人數優勢,否決國民黨委員提出開三十場公聽會與散會擇日再審的兩個提案後,立法院資深顧問謝啟大、國民黨團總召廖國棟穿梭立法院內外,先是由廖國棟杯葛議事,再由謝啟大聯繫各家國民黨委員,想盡辦法放行立法院外的白衣護家盟進立法院大門。議事氣氛緊張,逼得尤美女不得就範,簽下加開兩場公聽會的決議,否則國民黨委員要讓白衣護家盟佔領立法院。

11月17日那場戰役,可謂同運團體的國會路線,與護家盟的街頭路線,兩相對幹,護家盟以人數優勢略勝一籌。婚權的推動進程,由樂觀急轉直下,情勢再度風雨飄搖、搖搖晃晃。

這一次政治判斷的失策,同運團體低估了社會保守力量的反撲,導致後續加開兩場公聽會的時間,讓護家盟逮到機會到處散播謠言、恐懼,激出社會保守的力量,把支持同婚的民調,從將近六成,往下掉成五五波。

11月17日立法院原訂審查婚姻平權法案,護家盟卻號召支持者聚集在立法院門口,以「人權不能成為同性戀者結婚」的理由抗議,最後決議先召開兩場公聽會。(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婚權轉進街頭路線

有了上一次的挫敗,同運團體步步為營,轉而走向動員群眾路線與保守團體互相較勁,從空戰(媒體、社群平台)到陸地戰(實體組織),雙方拚得如火如荼。爭取婚權的最高峰莫過於全台灣遍地開花的小蜜蜂行動一天內集資破千萬的活動費用,與各大報半版廣告費用,直至昨日12/10世界人權日的25萬人上凱道捍衛人權、聲援婚姻平權。

事實上,昨日凱道上的人數,一路從凱道延伸至林森北路,兩側人潮則一度爆滿到北至立法院青島東路靠近忠孝東路、南至自由廣場。人數不亞於洪仲丘事件時聚集於凱道的盛況,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連空拍機都拍不下所有的人潮。

立法院的立委們,特別是區域立委,都還在看社會的風向,來決定自己應該站在什麼立場。25萬人的吶喊、聲援,募資與物資快速集結、年輕人的意見成為主流,他們就是風。不知道風吹得那麼大,能夠將部分立委吹向正確的歷史方向嗎?

如果立法院內的氛圍還沒改善,12月26日司法與法制委員會排案審查《民法》修正案那天,同運團體還會再號召更多人民走上立法院。

12月10日,支持民眾齊聚凱道挺婚姻平權。(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兩方將首次對壘於立法院外

12月26日同運團體要走上街頭,保守團體也早就發布動員令,宣示集結於立法院,情勢勢必演變為同運團體與保守團體首次集結於立法院外,上萬人與上萬人的對決。

對立法院來說,無論《民法》修正案是否出委員會,必有其中一方,會出現後續的抗爭行為。會不會有人再次佔領立法院,或是爆發激烈的衝突,將令人無法預料。

如果擁有國家機器力量、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此時此刻還未拿定主意,執行民意、展現民主作為,戰場就會一個接著一個,收也收不完。

如今風向如此明顯,避免社會激化,我建議:一、各黨立委最好趁早表態立場;二、有任何版本的修法內容儘早推出,讓社會大眾討論;三、各黨領導人、黨團幹部應展現領導風範,化解衝突。

立法院11月17日審查婚姻平權法時,力挺婚姻平權與反同性婚民眾在立院外表達各自立場,未有任何共識。(記者朱沛雄攝)

長期抗戰比氣長

12月26日審查會的第二戰,無論結果是尤美女委員的版本單獨出委員會,或是其他各家立委的版本或專法,好幾個版本一起出委員會,下一次二讀都要等到2017年農曆新年之後,約莫3月或4月時。

中間歷經兩到三個月的冷靜期,社會必須開始面對一個事實:「讓同志可以結婚,受到國家保障」,已經是不可擋的趨勢。

促成社會激化的罪魁禍首,從來都是散播謠言、製造恐懼的人,同運團體只能透過不斷解釋、溝通,才能化解社會上的惡意與誤解。

同時,爭取婚姻平權之所以如此辛苦,絕對不只是因為護家盟曲解修法內容,而是他們催化了社會上對同志的歧視與恐懼,而且,當護家盟一類的保守群體發現趨勢越來越不可擋時,他們越會展現心中的偏見。他們在遊行中、記者會與公聽會、網路上的發言,哪一回不是一次比一次更荒腔走板呢?

對愛滋病的誤解、反對性教育中對多元性別的認識與理解、反對促進性別平等,化解性別權力關係的解放運動,都是從同性婚姻延伸而出的恐懼。

他們反對的不只是「同志不能結婚」,更是否認「同志的存在」、拒絕理解「同志生而為人」這件事。即使《民法》修正案出了委員會,過了二讀、三讀,國家給予同志結婚權,也只是能否結婚的第一步。

如果整個社會仍然對同志充滿歧見、誤解與排斥,出不了櫃的同志,又豈能有光明正大結婚的一天?同志們發出去的紅包,又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風光宴客、大方回收?

即使《民法》修正案通過,社會仍可能對同志充滿偏見和誤解,讓待在深櫃裡的同志害怕對外公開自己的身分,遑論結婚。(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婚姻平權是一場在制度上令人煎熬的戰爭,制度的變革只是一個開始,後續社會整體氛圍的改變,才是同志運動努力十幾年來真正的戰場。婚姻平權更像是同志運動的中繼站、階段性成果,是下一個階段的起點,而不是終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