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經人視界》全球政經治理模式切換中

對全球自由貿易的態度和角色,美國和中國對調了,雖讓人有錯愕的時空和戰略錯置的違和感,不過卻是進行式。這也代表著未來全球政治經濟正進入切換模式中。

吳芳銘

這一周以來的世界各國的全球政治經濟議題對弈頗為針鋒相對。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廿一日透過錄影揭示就職百日方案,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除了落實競選政見外,似乎是在對遠在祕魯首府利馬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發表共同聲明,誓言高舉自由貿易來對抗保護主義的反撲。而日前這群來自21個會員國集體合意的「利馬宣言」,也是針對為美國剛結束的總統選舉結果投下反對票,打臉了甫當選總統的川普,不認同其主張,並想力挽狂瀾。

在APEC由北京主導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也列入領袖宣言的附件,FTAAP將在APEC體制外實現,同時與APEC進程平行推動。相對於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棄守、川普表明無意願續推美國主導TPP,一個被視為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自由貿易協定或將胎死腹中,被解讀為美國將淡出亞太區域經濟;而中國力推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將如同《人民日報》所言─以亞太為起點,中國逐步走向世界,試圖填補美國遺留下的真空狀態。

來自21個會員國集體合意的「利馬宣言」,是針對為美國剛結束的總統選舉結果投下反對票,打臉了甫當選總統的川普,不認同其主張,並想力挽狂瀾。(REUTERS)

當中國把開放的門愈開愈大,美國卻想把敞開的大門關起來。

對全球自由貿易的態度和角色,美國和中國對調了,雖讓人有錯愕的時空和戰略錯置的違和感,不過卻是進行式。這也代表著未來全球政治經濟正進入切換模式中。美國將以「美國優先」作前題,翻轉過去「以政治戰略為前導,經濟再擴張」的模式為「以經濟成長為基礎,政治戰略收縮」。

美國的收縮和中國的擴張,不獨在經濟領域,國際政治戰略也是。在國際安全關係上,川普不願盟國搭便車(free rider),除有意檢討北約的安全架構,減輕美國對歐洲的安全防衛義務外,還希望日韓應支付對亞太地區的共同防禦義務費用,美國世界警察的角色也將轉換成股份制,美國不願單方撐起。川普甚至以自己喜愛的電影《教父》說事,有意把戰略同盟轉變為「拿人錢財再替人出頭」,歐洲智庫戲稱美國將扮起「黑手黨」圍事。既有秩序和價值的顛覆者川普,其政治和經濟主張和崇尚人權、多元主義的美國憲政精神扞格,並向孤立主義、國家主義、反對移民和反對自由市場競爭傾斜。

川普其政治和經濟主張和崇尚人權、多元主義的美國憲政精神扞格,並向孤立主義、國家主義、反對移民和反對自由市場競爭傾斜。(AFP)

卡爾‧巴柏(Karl Raimund Poppe)在《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一書中認為現代世界的主要特徵之一是開放性。他反對柏拉圖(Pareto Chart)的城邦政治:一個由具有封閉性的圍牆和意識形態信仰所構成的社會,認為這和開放的現代社會無法相容。

川普的貿易保護和產業回遷等美國利益優先,無異於構築一道無形的城牆,將自我和他者區隔開來。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對此似乎頗有同感,今年十月底在「安徒生文學獎」的頒獎儀式上,他發表了一篇從安徒生的童話《影子》啟發撰寫的《影子的意義》作為獲獎演說:

「我們和安徒生一樣,都需要直接面對自己的影子…不管我們為了防禦入侵者興建的牆有多高,不管我們用何種方式排除外族,不管我們如何為吻合自身利益去改寫歷史,我們最終換來的只會是損壞和傷害自己而已。」

在政治運行模式上,川普治理將進入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保守主義的軌道。

正如日裔美籍政治學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美國大選後於《外交事務》撰文表示,只有猛烈的外部衝擊方能修復美國衰敗的政治制度和打破目前的平衡,讓真正的政策改革變得可能,川普的勝利雖可算得上是個衝擊,但不幸的,卻提供了傳統的民粹主義和獨裁主義藥方,而失去了改革的契機。他在《金融時報》為文指出,一九八九年開啟的蘇東波民主風潮讓自由民主標誌了「歷史的終結」,並認為這是人類社會制度唯一的最佳選擇,但川普的勝選,顯然衝擊「歷史終結論」,而且民粹民族主義(Populist Nationalism)正在重塑西方政治。

只有猛烈的外部衝擊方能讓美國真正的政策改革變得可能,川普的勝利雖可算得上是個衝擊,卻提供了傳統的民粹主義和獨裁主義藥方,而失去了改革的契機。(AFP)

站在美國的對立面,中國在APEC大聲疾呼構建共同參與的區域合作框架以對抗保護主義,其對自由貿易開放的態度,以及近年來憑藉著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整合五十七個國家,並透過一帶一路向東南亞、中亞延伸到歐洲進行戰略擴張,如今再透過RCEP和FTAAP進行自由貿易整合,不難看出其想要達成英諺“from China to Peru”意指「天涯海角」一詞所指的雄心壯志和目標。

北京擁抱經濟的自由開放也呼應了斯洛維尼亞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所指陳,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觀點中最大的反諷—歷史終結之後最擅長管理資本主義的竟是那些曾是共產主義的國家。

歷史常是一齣諷刺的連續劇,全球政治經濟正處在不確定的年代,情境刻在模式切換中,華盛頓和北京的博弈以及全球政經情勢恐怕還會有更多的黑天鵝出現,驚險奇航會繼續書寫不可知的未來劇本,我們應該因應做好準備。 

(本文不代表機關立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