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立憲君主政體的黃昏:泰國後蒲美蓬時代王權建構的困境

泰國人民將一切榮耀歸於泰王,而蒲美蓬時代泰國政治積累的深層矛盾與衝突,勢將由全國人民共同承擔。在國喪一年期間,將是泰國舊體制對新國王的考核期與調整期,也是泰國被壓制的政治新勢力蓄積再起的時期。

陳佩修/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特聘教授、台灣東南亞學會理事長

泰王拉瑪九世蒲美蓬於今年10月13日辭世,對這一世代的泰國人而言,是一個時代的終結。蒲美蓬國王對現代泰國政治與民主走向介入甚深、影響深遠,雖譽滿天下,謗亦隨之;然而,「聖王仁君」仍將是其身後泰國人民對他的緬懷與評價,他是這個世代泰國的典範。

泰王辭世已屆滿一個月,在這段泰國國殤初期的時間裡,王儲瓦集拉隆功雖已依一九二四年《王室繼承法》由國會宣布為國王,但隨即由軍政府巴育總理代為宣布王儲要求先與泰國人民「共同守喪」一段期間,不立即登基為拉瑪十世。旋即,樞密院主席、資深政治元老秉.丁素拉暖上將獲瓦集拉隆功「委任」出任攝政,代行國王職權。

蒲美蓬國王在泰國人心中是完美且具有神聖性,然而新王瓦集拉隆功在其長久的王儲歲月中,因行事乖張、喜怒無常、對政治與公共事務興趣低落,於王室角色與職責更是毫不在乎,在泰國民間早已有著牢不可破的負面形象。因此,在蒲美蓬時代的晚期,由於刑罰嚴厲的「蔑視王室」法律威嚇以及泰國人民不願面對蒲美蓬國王這個典範的逝去與對王儲瓦集拉隆功成為國王的心裡抗拒而不願面對,皇室繼承成為泰國最敏感的禁忌。

泰王拉瑪九世蒲美蓬於今年10月13日辭世,對這一世代的泰國人而言,是一個時代的終結。(EPA)

在蒲美蓬國王辭世迄今一個月的時間裡,在全國瀰漫著哀戚與追思的氣氛中,王位繼承問題與新王權的衝擊暫時被降溫;然而,泰國人民對於即將出現的「非蒲美蓬」的新王權政治,仍是憂心忡忡。

廿一世紀的泰國還「需要」或者還「能夠」進行「造王」運動嗎?或許這是泰國進入「後蒲美蓬」時代後所面臨的最根本問題。

蒲美蓬王權的建構

蒲美蓬國王的王權大致由三個部分所共同建構而成︰第一是藉由宗教文化的論述和想像達成的構成效果;第二是藉由法律刑罰手段達成的威嚇效果;第三是藉由皇室機構與皇家資産運作達成政治與經濟的控制效果。換言之,由「神話王權」到「法律王權」到「網絡王權」,建構出蒲美蓬國王的無上的政治權威。

神話王權

韋伯(Max Weber)曾說,威權統治的合法化具有三種基礎:一是「理性」的基礎,二是「傳統」的基礎,三是「超人感」的基礎。而「超人感」的基礎是建立在對具有神聖、英雄性之個人的信仰,以及對來自神聖權威之典型或命令的信仰。換句話說,威權統治就是建立在神話之上。拉瑪九世蒲美蓬國王毫無疑問是當代泰國威權政治的超人感基礎。

「拉瑪」是毗濕奴神的化身,蒲美蓬國王關懷民瘼、親入民間、視民如子,足跡遍及窮鄉僻壤之形象,正是史詩《羅摩衍那》(Ramayana)主角羅摩(即是拉瑪)英雄事跡的體現。為了強化泰國民間社會對國王的認同度與對王權的認受性,1960年代的軍事強人沙立以蒲美蓬國王的生日為國慶日以及父親節,讓「國王」和「國家」的概念逐步一體化。著名泰國歷史學者 Thongchai Winichakul 曾說,泰國的這種「超級尊王主義」(hyper-royalism) 刻意誇大王室成員的能力,無論是體育、時裝設計、演藝、科研等事業都被說成超越常人,從而建構出一種距影神性的「超人化」人格。

其後,蒲美蓬國王在泰國民間的社會經濟生活中徹底「圖騰化」,從摩天商業大樓外牆到小吃雜貨店內的壁上,從政府單位與學校教室到每一個人的家中,蒲美蓬國王的肖像無所不在。

泰王辭世已屆滿一個月,王儲瓦集拉隆功雖已依一九二四年《王室繼承法》由國會宣布為國王,但隨即由軍政府巴育總理代為宣布王儲要求先與泰國人民「共同守喪」一段期間,不立即登基為拉瑪十世。(REUTERS)

法律王權

雖然泰國實行立憲君主體制,但憲法對國王權力的制約不明確。一方面,憲法明定國家主權由人民享有,國王需要透過政治體制(國會、內閣、司法機關)彰顯權力;另一方面,憲法強調國王地位必須被尊重且「不容侵犯」,任何人都不得指摘臧否國王,亦不能推翻以國王作為國家元首所代表的「民主」政府。因此,縱使泰國自1932年「行憲」迄今一共已運作了20部憲法,但憲法中有關國王憲制地位的規定內容幾乎一成不變,泰王成為泰國極度不穩定政治中的超穩定結構。

由於泰王擁有憲法賦予的神聖不容侵犯的地位,凡挑戰泰王與王室權威的言語與行為,都很容易墮進泰國刑法第112條的法網,即「蔑視王室」罪(或稱「侮辱王室罪」或「大不敬罪」)。然而,泰國憲法和刑法並沒有清楚界定或明訂何謂「蔑視」王室,而且相關指控與審判通常都不被公開,法律演繹空間非常廣泛,其最高刑罰甚至高達有期徒刑15年。

泰國知識界與民主運動人士曾針對「蔑視王室」罪進行抗爭,知名社會運動領與人權人士蕭素樂曾因於1980年代因「蔑視王室」入獄,其後在1991年代初期因批評蘇欽達將軍發動政變並指出蒲美蓬國王不應認受蘇欽達軍事政權而再度遭遇「蔑視王室」的審判。1992年泰國中產階級大規模示威反對蘇欽達政權引發流血鎮壓的「黑色五月」事件,其後泰國進入一段短暫的民主政府時期,泰國法院於1995年判決蕭素樂被控「蔑視王室」罪案不成立,法院裁決文更史無前例地劃分「蔑視王室」得適用領域,提出「國王涉及政治事務」是一項可被公評之事。然而,此一「劃時代」的判例在法治不彰的泰國是船過水無痕,「蔑視王室」日益緊縮。

「蔑視王室」罪在泰國的具有非常強大的法律阻嚇力,讓不分階層的泰國人民都不敢輕易談及或觸及王室問題,以免遭到國家機器的重懲。泰國執政當局或軍事政府動透過法律手段,挖掘出一道橫亙在王室與平民百姓之間不可踰越的鴻溝,使「王室」變成一個莊嚴的禁忌。

知名社會運動領與人權人士蕭素樂曾因於1980年代因「蔑視王室」入獄,其後在1991年代初期因批評蘇欽達將軍發動政變並指出蒲美蓬國王不應認受蘇欽達軍事政權而再度遭遇「蔑視王室」的審判。(圖:Sulak Sivaraksa臉書)

網路王權

蒲美蓬國王在二十世紀的泰國政治,建立起一個以泰王為核心、結合大資本家與資深軍文官僚組成的堅固體系,在全球最大皇室資產的運作與軍方力量的支持下,產生龐大影響力,牢牢掌控泰國的經濟與政治,知名泰國研究者 Duncan McCargo 稱之為「王室網絡」(network monarchy)。然而,二十一世紀的前十五年,泰國政治在億萬富豪塔信及其政商集團,透過經營政黨發展與鼓動人民政治參與,贏得歷次國會大選長期執政而發生根本結構變化。

「塔信體制」成為一種新的強人政治,他的權力合法性來自於具體可計算的選票,而王室網絡干預政治的正當性,則基於民間社會對泰王無形的崇拜與神化;兩個權力集團必然因為政治權力與鉅大利益而衝突,形成「紅衫軍」與「黃衫軍」具有階級屬性的政治鬥爭。泰國為此付出慘痛的社會成本,衝擊泰國人民的生活福祉。

塔信在二○○六年政治危機高峰之際,當各方壓力要求他辭去總理時曾說:

「只要泰王陛下在我耳朵邊輕輕說:『塔信,你應該下台』,我馬上辭去總理職務。」

塔信這段話這被解讀為直接挑戰蒲美蓬國王的權威,赤裸裸揭露蒲美蓬國王政變幕後影武者角色,不僅觸怒了「皇室網絡」體制,更引起大多數泰國人民的憤怒。當然,促使塔信下台的不是一句國王的話,而是一場軍事政變。

後蒲美蓬時代王權建構的困境

泰國蒲美蓬時代的七十年裡,歷經了紛爭不歇的政治發展,與崎嶇坎坷的民主化歷程:十六次國會大選的舉行,伴隨著十五次軍事政變的發生,與十七部各式憲法的頒布,以及難以勝數的政治動亂與危機。蒲美蓬國王在這七十年間,從政治局外人而成為圈內人,從爭端調停者而成為最終仲裁者;在他長期而深度介入下,泰國政治雖從極權政體走向「半民主」體制,再由半民主走向「泰式民主」,但缺乏合法性基礎的泰式民主,體質非常脆弱,政治動盪成為常態。

「塔信體制」成為一種新的強人政治,他的權力合法性來自於具體可計算的選票,而王室網絡干預政治的正當性,則基於民間社會對泰王無形的崇拜與神化;兩個權力集團必然因為政治權力與鉅大利益而衝突,形成「紅衫軍」與「黃衫軍」具有階級屬性的政治鬥爭。(http://blogs.cfr.org/)

我們必須注意一項很清楚的事實:泰國人民支持、愛戴與擁護的是蒲美蓬國王,而非立憲君主體制。

因為蒲美蓬國王在位期間,是泰國實行君主政體八十四年中的七十年,因而形成「蒲美蓬國王等於泰國君主立憲政體」的普遍心裡感受;對泰國人民而言,蒲美蓬國王是唯一且無法替代的,繼任者只能在他的巨大身影與神聖光輝下扮演稱職的角色,發揚他留下的政治遺緒。然而,最重要的是,如果新國王本身形象與行事作風,是會不斷減損蒲美蓬國王的聖德與威望,則泰國人民是否會為捍衛立憲君主體制,而給予新國王堅定不移地支持,一如對他們所景仰的蒲美蓬國王?這顯然存在很大的疑問。

「攝政」制度的階段性安排顯示,泰國「王室網絡」並未全盤接受瓦集拉隆功成為「真正的」泰王,後蒲美蓬時代的王權建構是一項「可談判的」議題。瓦集拉隆功應該也很清楚理解他自己的處境,他的父親建構王權的條件在他身上幾乎付諸闕如:主觀上自身條件不佳,客觀上沒有明確且強而有力的支持基礎,他將難以成為擁有權威的國王,甚至長期穩定地擔任國王。因此,現在只有皇室網絡小圈圈在進行著泰國新國王拉瑪十世的王權建構談判與安排,泰國民眾無從知曉其內幕,研究者或觀察家亦僅多臆測。

泰國人民將一切榮耀歸於泰王,而蒲美蓬時代泰國政治積累的深層矛盾與衝突,勢將由全國人民共同承擔。在國喪一年期間,將是泰國舊體制對新國王的考核期與調整期,也是泰國被壓制的政治新勢力蓄積再起的時期。隨著蒲美蓬國王的辭世而終結的是「泰式民主」而不應是「泰國的民主」。廿一世紀的泰國還「需要」或者還「能夠」進行「造王」運動嗎?

或許這是泰國進入「後蒲美蓬」時代後所面臨的最根本問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