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菜土菜金誰受害?誰得利?

編按:本篇是投書。慢慢是位農民,之所以叫做慢慢,是因為她的腳步很快,當踏入農業時,才知道許多的改變在農業上是急不得的。這也提醒了她慢慢看著務農人生。

◎慢慢

今年九月幾個颱風造成菜價的下洗上衝,梅姬颱風過後,菜價才開始一路飆漲,是什麼原因造成蔬菜價格起伏劇烈?市場供需法則當然是最大的因素,但近日來媒體將問題導向人為炒作,而政治操作或操弄者的互相嘴砲所造成的對立問題,煽動社會上不滿的情緒,才至為可惡。

誰被菜價影響最大?

就用自己一個媽媽的角色來分析,我一週開伙3-4次,在颱風過後採購蔬菜時,超市一包葉菜類的價格從25元到29元再39元,有什麼感覺。

1包250g葉菜類足以供給1家4口(2大2小)晚餐需求(大人80g小孩60g),若是覺得太少,可再加半包菇類,豐富菜色與口感,這樣的搭配,以目前超市最貴一包39元葉菜做計算,39元+15元(半包菇,通常一包29元)=54,除以1家4口,平均每人一餐蔬菜花費為13.5元,這個金額會是惱人的問題嗎?當然不是。

其實受菜價上漲影響最大的是餐飲業者,除了對生鮮蔬菜的需求量遠大於一般家庭外,業者還要必須面對生鮮農產品品質與數量不穩的風險,尤其是因氣候引起的供需失常。供應固定菜單餐點的餐飲業者若是沒有固定契作的農民、產銷班、合作社或供應商時,就只能到拍賣市場或行口碰碰運氣,一遇到氣候異常、供需失調,在採購成本大幅度增加之下,業者才是高菜價最大的受害者。

菜價上漲對農民好?

蔬果價格高漲對農民真的比較好嗎?那得看看這位農民是不是有這樣的福氣。因為在颱風影響下,所種植的蔬菜要能有好的收成,除了運氣,就是要靠農業設備跟田間管理技術,例如設施種植。而設施種植在初期的建置成本、每年的維護成本上,比一般露天高出許多,也必須要有冷藏庫囤積好足量的作物,才有機會撿到短暫的氣候財。然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些必須以季節性的價格崩盤及較高的營運費用兩樣風險來交換,收入要支付家庭基本開銷與員工薪水,這種挖東牆補西牆的經濟壓力從我們決定走設施生產失利後,龐大的經濟壓力就一天也沒有停過。

政府應該協助維持農產品價格合理且平穩,因為這不只照顧民生需求,也是讓農戶能生存的關鍵。(作者提供)

面對農業產銷失衡問題,並不是消滅假想的菜蟲能解決的,如果無法克服各種造成供應不穩定的因素,農產品的價格就會:漲價→超種→跌價→減種→再漲價→再超種,無限迴旋,而這中間唯一的受害者當然是農民。

一句菜土菜金,道盡菜農的甘苦。對我們家而言,即使種植蔬菜已有20餘年經驗,但一路走來的辛酸卻只有自己懂,在厭倦「看天吃飯」的日子後,決定走上設施農業的轉型之路。轉型的一開始,就因為沒有成本的概念,對賣場的報價過低,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讓我們夫妻慘賠百萬並中止供應合約,蓋溫室用光手頭上的資金,再加上200萬的貸款與上百萬的欠債,那幾年我們一直在為錢的事苦惱,雖然辛苦,終究還是咬牙撐過去了。從行口、批發、契作到主動出擊,不斷找出新的購買者,也有幸遇到許多貴人和廠商願意給我們機會,指導我們、培養我們、訓練我們,提升我們的專業,讓我們有能力供應好的蔬菜。我們這一路走來儘管漫長,但總是見到了天光,也讓我們漸漸地站穩了腳步。

菜土菜金如何解決?

農政單位該如何解決菜價問題?產銷調節及改變老舊的供應結構與供應鏈是首要之務。因為:

價格高漲或崩盤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價格高漲或崩盤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價格高漲或崩盤是結果而不是原因!!!(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政府該好好思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了。

只是,當看到「颱風走了、菜價狂漲?法務部長要檢方追菜蟲查菜價」這個新聞標題時,真讓身為農民的我哭笑不得,好像農作物是今天種明天採一樣快速又方便,也讓我們看了很心酸,因為,會影響菜價的不是只有菜蟲。而政府應該協助維持農產品價格合理且平穩,因為這不只照顧民生需求,也是讓農戶能生存的關鍵。

從農政單位的處理態度就可以知道政府有多不重視農業了。該先解決的應該是「菜土」的問題-因為這是我們這些專職的農戶的痛苦來源。散居各地的小農戶力量著實有限,在被各地的行口盤商各個擊破後,誰都害怕菜收成了沒人收,種菜的成本收不回來。

再來才是解決菜金的問題。

或許,所謂的「菜蟲」指的就是賺菜價操作的人。舉例來說:部分行口在蔬菜價格飆漲時,行口老闆會說,「我們都是固定人客在買,不可以一下子漲太高」,但他放給後段明明是參考一市行情,低價收購,高價販售,獲取較高的利潤。在價崩時,行口一定第一個降價,你不降你去找別人賣,反正很多人要賣,擔心賣不出去的情況下也只好忍痛低價出售。

這種情況時有耳聞,我們不想在這種結構內繼續掙扎,才選擇走設施生產穩定供應直接連結消費端,但這段路非常辛苦,一般農民或許心有餘而力不足,雖然我們才剛站穩腳步,但也希望能透過我們微小的力量,協助其他的農友。

身為農民,我認為政府應該從源頭介入,儘管短時間內不可能完全做到計劃性栽種,但至少應該做到整合並提供充份市場資訊給農民,讓農民自己調整生產種類,而不是只有種苗業者才清楚掌握目前的種植量。

施種植在初期的建置成本、每年的維護成本上,比一般露天高出許多,也必需要有冷藏庫囤積好足量的作物,才有機會撿到短暫的氣候財。(作者提供)

菜價飆漲是市場沒菜還是菜蟲操作?

今年10月16日青江白菜小梗價格破了以往的紀錄,來到每公斤146元,當日成交量約在8500公斤左右,量少價揚,這就是結果,跟菜蟲無關。

為何特別提青江菜呢?因為青江菜是彰化以南栽植最多,北部溫室並不太種植青江菜,梅姬颱風造成中南部重大農損,這是由於中南部許多農戶是露天栽種或以簡易綠色網室栽種,抗災能力低,而青江菜在夏季蔬菜中,所需復耕時間最久,不像空心菜可以在兩三個星期內復耕,所以供應量越來越低,因此來到了近年的最高價。這與菜蟲無關,而是市場無貨可供。

每種農產品的都有其特性與區域性,影響的時間點也不一樣,單以特定農產品的價格波動來看整個市場,就會失真。另外,在整體短期葉菜類的價格影響下,市場也會有不同的波動狀況。

我這樣一個農民都懂這些道理,那麼,農業的主管機關為什麼會不懂呢?農政單位查完合作社查貿易商,像唐吉軻德一樣把風車當成巨人戰鬥,什麼時候才能面對真正的問題,不讓相同戲碼年復一年上演?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