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電影慢慢聊》冰箱偷窺狂:用15分鐘進出婚姻的監獄

「高雄電影節」舉辦國際短片競賽邁向第六年,今年在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的72部入圍作品中,《愛情短片》單元的比利時短片《冰箱偷窺狂》特別值得介紹。

鄭秉泓

高雄電影節」舉辦國際短片競賽邁向第六年,徵件數量從最初的300部到這兩年穩定超過2500部,然後最後產生出70部左右的入圍短片,再依照屬性分成12個單元,這是雄影的胃納量,不會減少,短期內應該也不會增加。

受限經費,雄影無法提供所有入圍者機票補助,不過每年仍會有海外的入圍導演自費飛來高雄參加影展,實在非常感動。身為策展人,我非常希望能夠把這些優秀的短片導演,一一介紹給雄影的觀眾,即便他們可能未曾拍過長片,在imdb上面沒有條目,就算日後拍了長片也未必能在台灣戲院看到,但是他們對於用影像說故事的熱情、天馬行空的創意,完全不遜於長片導演。

所以這幾年在宣佈入圍訊息之後,我們都會透過email,與導演們進行線上問答,起先往往是問例如「哪位導演影響你最深?」「荒島電影是哪部?」「最想和哪位大明星合作?」「喜歡哪首歌」之類的問題,有些導演從來沒回過信,有些導演回信簡略,即便我們興致沖沖,也只能就此打住。當然也有些導演知無不言,熱情分享拍片點滴,甚至自拍影片與雄影觀眾問好。

今年在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的72部入圍作品中,有位導演的線上問答特別認真。那是收錄在《愛情短片》單元的比利時短片《冰箱偷窺狂》,導演菲利普拉米許(Philippe LAMENSCH)對於我們的提問,回應得格外慎重,讓我忍不住要特別介紹一下這部有趣的短片。

《冰箱偷窺狂》的英文title是Who's in The Fridge?(a love story),誰在冰箱裡面?緊接著以括弧方式註記:這是一個愛情故事。

電影從一個微微晃動的冰箱大特寫鏡頭開始。男子開著車前往郊區一間女子精神療養院,明亮翠綠的郊區景緻、充滿黑色風格的不安旋律,開場的90秒內,我們看見了向《飛越杜鵑窩》及《鬼店》致敬的「大護士」及「雙胞胎姊妹」,以及一個造型靈感顯然來自出生於羅馬尼亞的美國漫畫家、插畫家索爾斯坦伯格(Saul Steinberg)風格的神秘角色。

這個神秘角色身穿白衣,頭被布匹覆蓋,雙手不斷敲打玻璃。她的左手掌上,有簡單的黑筆畫肖像,詭異至極。也許有人會想起《羊男的迷宮》,不過根據導演說法,這個念頭來自某個好友想在片中客串,但不想被認出來,於是導演想起索爾斯坦伯格的插畫,利用上頭有圖案的紙袋當成面具戴在頭上,不但能營造怪象,同時也跟精神病院產生連結。至於怪客手掌上的肖像,靈感則是來自索爾斯坦伯格的手掌自畫像。

電影中的神秘角色身穿白衣,頭被布匹覆蓋,雙手不斷敲打玻璃。她的左手掌上,有簡單的黑筆畫肖像,詭異至極。(《冰箱偷窺狂》電影劇照)

男人準備帶著老婆回家度過週末,老婆望著老公開來的車子,臉上呈現若有所思的神情。在車上,她非常神經質地不斷往後看,老公問她忘了帶什麼東西嗎,她回答不出個所以然,只得重複說著沒事,眼睛仍時不時望著後座。

這是一個非常精彩的長時間鏡頭,攝影機設置在車子後座,由後座的角度來看前座久別重逢的夫妻互動,車子持續行進,我們只看見丈夫的後腦勺與握著方向盤的手,老婆又是轉身看著後座又是側身與他說話,沿路陽光燦爛,透過綠葉間隙灑落進了車內,或明或暗的光影,彷彿這對夫婦內心,不安的映射。

車子持續行進,只看見丈夫的後腦勺與握著方向盤的手,老婆又是轉身看著後座又是側身與他說話。(《冰箱偷窺狂》電影劇照)

根據導演說法,為了能讓整個畫面構圖出現周圍的道路跟環境,他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鄰近布魯塞爾的一座森林裡找到一條被封起來的路,攝影師本來想跟之前一樣用打燈的方式,但導演考量時間、經費等現場拍攝條件,本著短片創作實驗創新的精神,僅在後座放了一片可調式反光板就出發了。導演對於拍出來的成果顯得驕傲,甚至放話說以後拍劇情長片如果有需要在車裡拍一組長鏡頭,還會再運用這個手法。

《冰箱偷窺狂》並沒有設定明確的背景年代,從女主角的復古穿著來看,讓人忍不住聯想起半個世紀以前道格拉斯瑟克(Douglas Sirk)的系列家庭通俗劇。不過這回我沒猜對,菲利普拉米許自認深受奧森威爾斯、史丹利庫柏力克、還有早期的高達影響,但若是針對《冰箱偷窺狂》這部短片的話,希區考克、大衛林區跟比利懷德,啟發了他這次的創作。

這個故事到底是發生在美國還是比利時?丈夫對外人操著歐洲口音的英文,夫妻之間則是講法文,菲利普拉米許刻意讓《冰箱偷窺狂》的年代以及發生地點顯得模糊,如果真要拉出一個年份,那就押1958年吧!他這麼說。

《冰箱偷窺狂》的英文title是Who\'s in The Fridge?(a love story),誰在冰箱裡面?緊接著以括弧方式註記: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冰箱偷窺狂》電影劇照)

1958年,布魯塞爾國際博覽會的記憶閃進菲利普拉米許腦海中,那時他年僅六歲,在博覽會的美國館第一次看見索爾斯坦伯格的作品。那種「美式」的全景壁畫,不僅啟發了他對於拼貼畫的熱情,他的藝術品味也就從當下建立起來。事實上,他的祖父母都是藝術評論家,從小就跟牆上的畫、藝術展覽及美術館脫不了關係。

男女主角的家,像是開放的劇場空間,或者說一座攝影棚,菲利普拉米許以一種極為侵入式的手持攝影,營造出充滿壓迫性的不安氛圍。丈夫要妻子一起來喝酒,妻子卻神經質地認定丈夫在測試自己,後來她自己倒了杯酒,打開冷凍庫要拿冰塊,卻被冰箱裡的景象嚇得倒退三步。

究竟冰箱裡有著什麼?菲利普拉米許透過耐人尋味的咻咻風聲,撩撥觀眾情緒。緊接著,丈夫取出藥丸,意味著這一切都是妻子的幻覺,妻子乖乖服用後,告訴丈夫「他們還在」,「不是全走了嗎?」丈夫反問,「還有一個在冷凍庫裡,馬的」妻子堅定地望著銀幕,打破第四面牆,和銀幕外面的你和我,達成了一個神奇的默契。

這是《冰箱偷窺狂》的前五分鐘,總長度的三分之一,對於菲利普拉米許來說,最理想的短片長度大約十五分鐘,儘管在這麼受限的時間內,要把一個完整故事表達出來,實在有其難度。不過考量他的第一部短片《Légende de Jean l’inversé》,用短短的十八分鐘就講完了長達二十三年的故事,《冰箱偷窺狂》的挑戰自然不是時間,而是空間⋯⋯。

妻子聲稱房子裡有人,被丈夫駁斥無稽之談,妻子情緒崩潰,焦躁地走來走去,指著不同方向,說各處都有人拿著攝影機在拍她。丈夫嘗試安撫她,告訴她「拿攝影機的人並不存在,這是我們存在的根本。」從這一刻起,《冰箱偷窺狂》似乎從一部懸疑驚悚片,開拓出了一個解構婚姻本質的後設層次。而銀幕前的我們,看好戲的觀眾,成為了這場電視實境秀(或說舞台劇也罷)的見證者,見證婚姻中最核心的信任關係,如何被莫名其妙甚至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給摧毀淨盡。

男女主角的家,像是開放的劇場空間,或者說一座攝影棚,菲利普拉米許以一種極為侵入式的手持攝影,營造出充滿壓迫性的不安氛圍。(《冰箱偷窺狂》電影劇照)

我不應該再繼續洩漏這部短片後面三分之二的情節,以及最後所謂的真相大白是什麼了?這麼說吧,《冰箱偷窺狂》這部短片所要傳達的意念,其實有點接近本屆雄影的年度主題「懼獸年代」。獸由心生,無論有形的獸還是無形的獸,在在反映出人們內心的痛楚和顫抖,唯有直視恐懼的源頭,才能找到出口。

如果可以的話,很不好意思地自承近期最感興奮的事是恐怖主義的菲利普拉米許,應該會持續探索黑色喜劇這個類型吧。他認為這個領域極度迷人,而且每個黑色喜劇故事,都潛藏著想要傳達的意念,例如《冰箱偷窺狂》,對他來說就是一部談論精神疾病,以及女性生活條件的短片。

每個黑色喜劇故事,都潛藏著想要傳達的意念,例如《冰箱偷窺狂》,對導演來說就是一部談論精神疾病,以及女性生活條件的短片。(《冰箱偷窺狂》電影劇照)

在電影拍完四個月後,菲利普拉米許又召回核心成員拍了另一個結尾,而且背景畫面還出現了美國舊金山灣的惡魔島。不過其實他目前居住的馬賽的伊夫城堡才是心中首選的場景,畢竟全世界《基督山恩仇記》的讀者都知道那是一座監獄,至於《冰箱偷窺狂》這部低成本短片,要如何把惡魔島、或說伊夫城堡的「象徵性」,巧妙地置入成為這個婚姻故事的尾聲,我在此還是要賣個關子,請大家進戲院或透過手機APP來看。

《冰箱偷窺狂》收錄於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的《愛情短片》單元,高雄市電影館和光點華山電影館都看得到,在10/21至11/6影展期間「雄影雲端戲院」APP隨時接受點播,千萬不要錯過。

補充:

《冰箱偷窺狂》雄影官網介紹及映演場次時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