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從川普之亂回頭看台灣政府危機

單從長期以來政黨惡鬥,僵局難解,政府決策品質低落,而且大政在總統主導下施展得歪歪倒倒等等現象來看,台美倒是成了一對民主的難兄難弟。歷經多年政治亂象,也看到陳、馬兩位人氣王從近8成人滿意跌落到成為10趴總統。假使美國制度的瑕疵是造成今天美國的政治災難主因,想到我們的體制是學界、政界,甚至販夫走卒都公認比美國總統制更爛的話,豈能不冒冷汗!

林濁水

就在蔡總統在雙十節閲兵台上校閲非常奇特的「御下武器的閲兵式」時,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和川普隔洋舉行了一場令人瞠目結舌,號稱美國史上最惡毒、醜陋、黑暗的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兩個候選人把大半時間花在人身攻擊上,政策辯論則淪為配角。

這是兩人的第二場電視辯論了,第一場9月26 日晚上舉行,收看的人破紀錄,有 8,400 萬,不幸的,這並不是兩位候選人魅力十足,而是美國人太不喜歡這兩人了。有三分之二的美國民眾討厭川普,對希拉蕊的惡感也少不了太多,於是民眾憂心地盯著電視看,唯恐兩人中有比他們更討厭的人出線。電視收視率破紀錄正是因民眾對兩位候選人的不歡迎程度破了美國有總統選舉以來的最高記錄。

號稱美國史上最惡毒、醜陋、黑暗的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兩個候選人把大半時間花在人身攻擊上,政策辯論則淪為配角。(AFP)

美國人不滿的還不只是川普、希拉蕊兩人而已。美國民眾不滿的是兩黨所有的政治菁英。或者說,他們討厭政治,卻又不得不加倍關心,結果就創造了超高的電視收視記錄。

1992年克林頓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創造流傳全球傳誦的勝選名句:「笨蛋,問題出在經濟!」,然而,24年後在克林頓夫人投入的這次選舉中,民眾的看法是「笨蛋,問題出在政治!」 民眾存心和克林頓唱反調,經濟成了次要,政治才是關鍵。 哈佛商學院發佈了一個民調,發現美國人甚至認為,國家經濟競爭力的下滑應該歸咎於華盛頓的政治僵局,民主和共和兩黨誰也逃不了責任。

本來,民主體制是美國人的驕傲,他們認為美國因此富強,因此懷抱理想主義向外推廣。

1990年代初蘇聯帝國瓦解,美國大大為自己體制的優越性躊躇滿志,中國的氣氛郤是天安門事件的餘悸未除,中國眼看自己堂堂超過11億人口的龐然巨國,GDP才4兆美元,只有美國57兆的7.0%,國力對比太過於驚人,只得在美國指指點點下忐忑不安。

不料現在2000年後中國生猛崛起,GDP追趕到如今成了美國的6成5、日本的兩倍,再加上連美國民眾都普遍對自己的政治不滿了,於是過去被美國指指點點的中國,現在一點也不客氣地反擊,中國媒體把美國的政治當取笑的題材。

早在2016年1月,歐巴馬在發表最後一次國情咨文時說:「我的總統任期內有一些遺憾,其中之一即是政黨之間的仇恨和猜忌日益惡化的情況並未得到改變」。

從他講這句話以來10個月內,政黨仇恨豈止沒有改善,根本是節節惡化。就在第一次總統電視辯論的第二天,美國參議院在9月27否決《臨時撥款法案》,聯邦政府面臨局部行政單位停擺的困境,雖然兩天後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延長2016年財年預算10周,但是危機解除仍然只是暫時的,11月間雙方還要在2017年財年預算案審查中再度交鋒,到時候美國會不會像2013年一樣發不出公務員的薪水,沒有人說得準。

2016年1月,歐巴馬在發表最後一次國情咨文
,但這10個月內,美國政黨仇恨不但沒有改善,還節節惡化。(AP)

美國兩黨政治惡化,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預算僵局早在1970年代就開始惡化,國會兩黨無法就財政預算案達成一致共識,導致政府關門的尷尬鬧劇到現在已經鬧了差不多20次了。

美國做為世界霸主,政黨惡鬥影響到的當然不會只是內政問題。

克林頓總統時期,兩黨立場對立下,1994年到期的TPA沒辦法延長,錯過了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擴展到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外的美洲地區的機會,拉美南方共同市場趁機崛起,使得美國自門羅主義以來將西半球納入一個自由市場的夢想未能成為現實,並影響到此後中美兩國在南美的角力,是一大挫敗。

事實上因為政黨角力,造成美國外交大挫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一次大戰後美國總統威爾遜一手主導了國聯的成立,但是回到國內卻被參議院封殺,美國不能參加自己一手摧生的國聯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荒唐事。如今歐巴馬在亞太經濟戰略上為了和中國主導的RCEP和一路一帶角力,辛辛苦苦地和各國簽署了TPP,不㪵在當前國內政治的亂局之中,要通過國會批准,看來是愈來愈不樂觀了,這讓想積極參與TPP,並站在蔡總統強調的國際民主自由同盟這一邊的台灣看得心驚不已。

台灣社會擔心還不只是TPP的前景而已,有的人甚至懷疑美國的民主體制是不是真的像中國嘲笑的那樣出了問題。

針對美國政治亂象,中國左翼的學界人士論調一致,認為是資本主義政經體制走到後來的必然,是本質性的難題,除非換軌到社會主義的民主集中制,否則根本無解。

事以至此,無論如何,美國人也不得不檢討自己的體制了。

目前最受矚目的反省無非是政治學大師哈佛的福山教授所提出來的。他在最新著作《政治秩序及其衰落》中,說美國人發明的總統制是很糟糕的制度,他說「總統制過度強調權力分立和制衡,創造了一大堆各個憲法機關和各個政黨互相否決杯葛的機制,是美國今天政治災難的根源。」這本書在2014年出版,出版前一年歐巴馬發不出薪水已經讓人感到美國體制問題事態嚴重了,到了今年,經過川普一番大展神威,亂象益發不可收拾,我們如果依福山的理論再回頭從1970年重新檢驗美國的政局發展,就更會發現問題的嚴重性非同小可。

福山教授在最新著作《政治秩序及其衰落》中,說美國人發明的總統制是很糟糕的制度,他說「總統制過度強調權力分立和制衡,創造了一大堆各個憲法機關和各個政黨互相否決杯葛的機制,是美國今天政治災難的根源。」(By Fronteiras do Pensamento)

在為川普現驚心之餘,且回頭看看台灣。

單從長期以來政黨惡鬥,僵局難解,政府決策品質低落,而且大政在總統主導下施展得歪歪倒倒等等現象來看,台美倒是成了一對民主的難兄難弟。歷經多年政治亂象,也看到陳、馬兩位人氣王從近8成人滿意跌落到成為10趴總統,民眾對藍綠兩黨惡鬥的印象大概不太會比美國人對象、驢兩黨好太多,台灣民眾對代議菁英的不滿,甚至到了支持學生佔領國會的地步-無論如何,美國目前似乎還沒有走到這一步。

假使美國制度的瑕疵是造成今天美國的政治災難主因,想到我們的體制是學界、政界,甚至販夫走卒都公認比美國總統制更爛的話,豈能不冒冷汗!

福山當然不可能認為民主體制走到這地步真的走不下去了。無論如何,民主固然不是完美無瑕的體制,但仍然是人類各種體制中最不壞的體制。於是福山的建議是換成英國式的內閣制。

在書中,他的論述犀利深刻,只是美國國家那麼龐大,總統制傳統那麼深厚,要從總統制改成內閣制,實在不是簡單的事,至於台灣國家小得太多,體制歷史的沈積又短得多,何況還有一個美國所沒有的行政院架構做基礎,加上民眾對於憲改的支持度出高達8成,按理,體制要換軌會容易得多,但是卻因為執政團隊心儀的仍然是總統制,於是憲改就卡住了。

無論如何,美國國力實在太雄厚了,憲政再亂,在可見的未來仍然是霸主,只是這個霸主會當得愈來愈辛苦而已,至於台灣,國小,敵強,威脅還近在咫尺,真的有蹉跎不憲改的本錢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