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電影慢慢聊》消磨創作熱情、扼殺競爭力的「主計治國」

因為藝術與專業無價,因為勞務給付多達百百種,為了提供依據,所以中央政府機關有一套「標準」。然而今天的問題在於,這是一套去除脈絡、齊頭式平等的「標準」,它不合常情,甚至與世界脫節許久。也正是這樣的主計治國政策,正是各式各樣給付標準的頒訂,不斷地消磨耗損各式各樣的專業與熱情,讓台灣越來越缺乏競爭力。

鄭秉泓

這是我在【自由評論網】開設專欄所寫的第一篇文章。當初想說該趁著520新的執政團隊上任,寫些有建設性的電影政策建言,不過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想寫的題目愈來愈多,文章卻還沒個譜。這樣好了,這個專欄的第一篇文章就先來談「專業」這件事。

尊重專業,這句話人人會說,但往往最不尊重專業的,就是專業自己

文化部長鄭麗君新官上任,琳琅滿目列了許多施政願景,6月2日自由時報有篇新聞〈公家採購剝削出版業 只給便當還被幹走〉格外吸引我,我在意的不是誰的便當被誰幹走,而是該文第二段小標「演講費一小時才1600 稿費也是血汗價」這件事,身為一位freelancer,非常心有所感。

尊重專業,這句話人人會說,但往往最不尊重專業的,就是專業自己。(圖:維基共享)

中央政府各機關學校邀請專業人士的演講價碼長期以來是1600元,稿費則是從一字0.7-1.21元不等,常與公部門打交道的人應該知道,1600元的鐘點費以及一字1.21元的稿費算是理想狀態,在付出專業之後卻拿到血汗價碼的情況所在多有,例如,作家廖玉蕙六月初就在臉書發難,直言「公部門到底是什麼可怕的怪物。」希望新任文化部鄭麗君能注意到文藝界人士的困境,文章一出,立刻吸引許多藝文界人士、freelancer競相分享各自的離奇遭遇。

所以我也要來說說幾次非常不愉快的經驗。

一次是應北藝大電影系邀約,在他們一年一度的「關渡電影節」進行一場主題名為英國的專題演講,因為當屆的年度主題恰是英國。在聯繫的過程中,學生窗口非常有禮貌,對於高鐵來回票根報銷以及出北藝大捷運站後搭乘計程車的接駁費用都解釋得很清楚,然而這一切都在演講過後變了調。

演講後過了幾個月,遲遲未見主辦單位匯款,我這才想起當初主辦單位邀約時,我詳細詢問過交通報銷事宜,但信件往返之間,對方並未說明演講費是多少,於是我忍不住寫信去問,學生回信表示會儘快入帳,總算在我演講日期過了三個月後,我收到兩筆匯款,交通費那筆只有高鐵來回不含計程車費用,至於演講費那筆則是兩千元。我心想他們該不會搞錯了吧,兩千塊一般是映後Q&A或者多人座談的出席費,我當初可是準備了好幾天,那場以英國為主題的演講好歹算是整個關渡電影節的「特別演講」,如果是不明究理的單位也就算了,但北藝大電影系做為台灣最重要的藝術大學之一,怎麼會犯這麼不可思議的錯誤?

後來經過我據理力爭,對方補匯給我新台幣兩千元了事,但在雙方書信過程中,對方有句話令我不太舒服,他表示兩千塊聽起來的確有點少,但他想承辦窗口之所以只給付兩千元,想必是依據「某個標準」。

重點來了,「某個標準」,這正是我寫此文的重點。

因為藝術與專業無價,因為勞務給付多達百百種,為了提供依據,所以中央政府機關有一套「標準」。然而今天的問題在於,這是一套去除脈絡、齊頭式平等的「標準」,它不合常情,甚至與世界脫節許久,面對這樣一套跟「反共復國」同樣食古不化的「標準」,承辦窗口倘若有心改革,要如何突圍?

於是我想到另一件不愉快的經驗。前陣子我應義守大學的娛樂系邀請,要在國際學院進行一場英文演講。聯繫窗口提前請我填寫相關資料,然後我發現鐘點費是2500元,我覺得實在很低,以我自己也在學校教書來說,用3200元的鐘點費來支付講者是最基本的低標(交通另計),更何況對方希望以「全英文」方式進行?

我去信請對方說明2500元的支付理由。對方表示演講時間90分鐘,以中央政府各機關頒訂的鐘點給付標準,這個數字是沒有錯的(只差沒說出還比2400多了100元這句話),但因為我表達了意見,他們願意將演講的費用增加到4000元,並善意的提醒我其實演講時間大概只要一小時出頭即可,後面可與同學進行Q&A互動,倘若同學太害羞疏於互動,我便可以先行離開,絕對不會佔用我太多的時間。

我感謝聯繫窗口這麼體貼的提醒,若照以往情形,我應該會壓抑不滿的情緒,很委屈地去演講,不過這一次,我拒絕了這個邀約。我知道我這樣做有點不好,因為演講四天後就要進行了,我的拒絕,極可能會讓該場演講開天窗,但我還是希望我的拒絕舉動,能夠讓對方好好思考一下所謂「給付標準」這件事。我相信對方一定有許多苦衷,也許是經費拮据,也許是礙於規定無能為力等等等,但辦法是人想的,如果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丟下一句「依法行政」,一副「我們也知道委屈你了但還是希望你幫幫忙」的態度,一次、兩次、三次過後,人家不心冷也難呀。

因為藝術與專業無價,因為勞務給付多達百百種,為了提供依據,所以中央政府機關有一套「標準」。然而今天的問題在於,這是一套去除脈絡、齊頭式平等的「標準」。(https://typewritered.com/tag/author-pay/)

指名道校分享上述兩個不愉快的邀約,我其實掙扎了很久,畢竟我絕非刻意針對這兩間學校、這兩個系所去進行批鬥。我所要凸顯的是,即便這兩個系所對於所邀請的講者、講題內容在專業認知上絕對是足夠的,仍可能發生諸如此類「血汗鐘點」的憾事,而這樣的憾事,在過去幾十年來,不斷在各式各樣的場合輪迴上演,一切只因為「給付標準」這四個字。

就拿高鐵報銷這件事來說好了。因為我住高雄,所以若有北上演講、評審之類邀約,我一定會問清楚是否支付高鐵來回。這其中最微妙的莫過於文化部。某次因為審核的件數較多,聯繫窗口告知我可能會進行到九點多,我問對方倘若真的太晚,錯過了高鐵班次,因為回高雄已是深夜交通轉乘不易,我想去借住朋友家,隔日再回高雄。對方非常著急告訴我這樣主計絕對不會核可,到時會視情況讓我提前先行離席。換句話說,對方是因為我的專業而邀請我來擔任評審,但今天為了那張隔日高鐵票可能被主計打回票(據說文化部是標靶,被盯得特別緊),他們寧可我缺席最後半小時的會議,至少後續報銷不會造成困擾。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我必須說,主計治國莫過於此。

可悲的是,我們或是自覺或是不自覺地,逐步成為了這樣一個「主計治國」變態生態下的「共謀者」。在中央法規限制得死死的標準稿費、鐘點費之下,有心一點的承辦窗口,為了讓寫手、講者得到合理一點的報酬,往往必須想方設法以其他名目挪用其他費用,有時甚至逼得主辦者必須自掏腰包以貼補人家的專業付出;至於一切「依法行政」的承辦窗口,為免橫生枝節,乾脆便宜行事,結果越來越劃地自限,離專業越來越遠。

會寫這篇文章,起因前些時候,我跟一名熟識已久的承辦窗口反應,她們給付的鐘點不盡合理,我詳細列出我為了她們的演講及課程,所必須耗費的時間成本與勞動成本,而她也坦言我不是第一個反應的講者,但問題卡在她們的上級單位,也就是文化部。我很悲觀地覺得,文化部大概只能無奈地將問題推給主計,最後依舊無解。

然而,大家有沒有想過,正是這樣的主計治國政策,正是各式各樣給付標準的頒訂,不斷地消磨耗損各式各樣的專業與熱情,讓台灣越來越缺乏競爭力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