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勝海舟-打開江戶城大門的人

有個日本人,在大家還在大喊「尊王攘夷」的時候,每天拿著地球儀,到處跟人家解說世界很大,日本很小。大家還在為藩國的發展憂慮時,他已經在思考什麼是「日本」。他是勝海舟,思想領先時代的人,思考的是國家的未來,也只有這樣的人物,最後會改變時代,會被歷史記憶下來。

李拓梓

兩國是東京的老區,如果正逢比賽季節,走在路上很容易遇到相撲力士。國技館旁的江戶東京博物館,是日本小學生校外教學必去的地方,裡面對於江戶時代的歷史、文物收藏詳盡,算是歷史迷必去景點。不過離開博物館,兩國附近也有許多特定歷史景點,比如勝海舟誕生地。

勝海舟的誕生記念碑,位在兩國小學校旁邊的公園,勝海舟的紀念碑旁邊,總是有孩子的嬉鬧聲。碑旁邊是一座司令台,有一塊小小的立牌寫著「收音機體操台」,可想而知,這個公園應該是社區居民早起運動、下午遛小孩的所在。

本名勝麟太郎的勝海舟,是日本海軍的始祖人物。他不僅開設過海軍學校,也當過軍艦奉行。在鎖國的時代裡,海軍可以說是聞所未聞的觀念。不僅是海軍一事,勝海舟的各種思想,一直都領先時代。大家還在大喊「尊王攘夷」的時候,他每天拿著地球儀,到處跟人家解說世界很大,日本很小。大家還在為藩國的發展憂慮時,他已經在思考什麼是「日本」。

本名勝麟太郎的勝海舟,是日本海軍的始祖人物。他不僅開設過海軍學校,也當過軍艦奉行。圖為矗立於東京都墨田區的勝海舟銅像。(http://static.panoramio.com/)

後來推動薩長同盟,促成維新的坂本龍馬,年輕時要去見勝海舟,勝海舟說「他是來殺我的」。但是他也沒逃,拿著地球儀天花亂墜地說服了龍馬做他的子弟,讓來自土佐的鄉巴佬龍馬,見識了世界之大。勝海舟年輕的時候學過荷蘭文,算是當時日本比較有國際觀的人物。後來被幕府派遣訪美,同行的還有後來創立慶應義塾大學的福澤諭吉,算是當時挺見過世面的幕臣。

但也因為見過世面,他眼中看見的不僅僅是幕府,更是「日本」。可以說他是很早就擁有現代國族主義(nationalism)概念的日本人。但這些過於先進的想法,在幕府將軍、大老眼中也算是異端,所以遇到「安政大獄」這種規模的政治鬥爭時,也只得默默隱居。

1868年的冬天,曾任軍艦奉行,但暫時謫居在家的勝海舟聽見江戶灣的軍艦禮砲,知道最後的將軍慶喜,已經因為政治上、戰爭上的失利,而回到江戶。這幾年,幕府諸事不順,不只是權威衰退,還因為「王政復古」,將權力歸還天皇,後續還惹了一身腥。

左起勝海舟、坂本龍馬與吉田松陰。(http://panorama.photo-web.cc/)

慶喜最早的計畫,是透過「王政復古」,維持一個諸藩共治的政體。作為得到大多數藩廳支持的他,雖然失去了將軍位置,但仍然能因為各藩擁戴而保有實權。這個主張和維新名人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很接近,據說坂本在寫新閣建議名單時,在領袖的位置留下了一個OO標記,咸認這個OO就是慶喜。

但慶喜的如意算盤並沒有得逞,在薩摩藩西鄉隆盛的領導下,維新軍從天皇手中得到錦旗奉令,而成為「官軍」。本來想要繼續維持政權的慶喜幕軍,一夕變成「賊軍」。雙方部隊在鳥羽伏見交火,維新軍大獲全勝,慶喜才因此搭上戰艦,夾著尾巴逃回江戶。慶喜對錦旗一事耿耿於懷,回到江戶召見長期謫居的勝海舟時,開口的第一話就是「他們有錦旗」。

勝海舟早知慶喜會來約見,因為在慶喜人馬當中,唯一一位受到西南雄藩等維新人士敬重的幕臣就是他。在寒風中,勝海舟被慶喜交付一個任務-投降。慶喜是聰明人,他面臨的處境他自己最清楚,示弱是他最佳的處置方式。他希望藉著示弱表達自己的善意,換得新政府寬大的處置,也博得人民的同情。

勝海舟關心的和慶喜不一樣,他在意的是一旦發生戰爭,江戶生靈塗炭,對未來日本的團結與復興並無好處。基於這樣的憂慮,勝海舟銜命與討幕軍首領西鄉隆盛會談。

勝海舟跟西鄉隆盛本來就認識,西鄉對勝海舟推崇備至。不僅僅是如此,勝海舟作為神戶海軍操練所的創辦人,長期以來和維新人士交好。海軍操練所之所以關門,還是因為有門生涉及遭新選組破獲的反幕的團體「池田屋事件」。操練所的塾頭坂本龍馬,在學校關門後,在長崎成立貿易商「龜山社中」,也是受到西鄉隆盛的庇蔭。

勝海舟和西鄉的會談,算是順利成功,雙方達成了「無血開城」的共識,維新軍輕鬆地進入江戶,省去了一場戰火。當然,零星的反抗也不是沒有,基地在上野寬永寺的「彰義隊」,就和維新軍打了一仗,但大勢不利於幕府一方,很快就往北一路敗逃。

勝海舟(右)和西鄉隆盛(左)的會談,雙方達成「無血開城」的共識,維新軍輕鬆地進入江戶,省去了一場戰火。圖為江戶開城談判油畫作品。(www.gamersky.com)

江戶無血開城雖然沒有終止整個戊辰戰爭的戰火,但至少阻止了江戶面臨毀滅,不僅大多數江戶人可以活著見證時代的改變,也讓「大政奉還」後的天皇,可以順利遷都江戶,並將之改名東京,成就了至今的首都風華。

當然,原先拜託勝海舟去辦好投降業務的慶喜,也因為勝海舟辦事得力,而留下一條命,維新之後還受封公爵,擁有可以晉見天皇的特權。不過慶喜也是聰明人,知道人家並不喜歡他,以打獵遊覽的悠閒生活度過了餘生。

成功避去了一場大戰的勝海舟,被歷史記憶了下來。政府也在他的出生地兩國立了一座碑,旁邊留下一張椅子,讓人們可以隨時憑弔,想像他坐在那,看著公園裡遊玩的孩子,想像著未來的日本,應該要是什麼樣子的國家。

日本政府在勝海舟的出生地兩國立了一座碑,旁邊留下一張椅子,讓人們可以隨時憑弔。(圖:作者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