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不是寫字會加洋蔥,就懂洋蔥

虛假失真的文字從未幫助台灣農業走出困境,最後只是讓年輕人對於進入農業望之卻步,這才是台灣農產業真正面對的困境。例如,要探討屏東洋蔥產業的式微,就必須先徹底了解國內洋蔥產業的發展,不去看國內的生產轉移,卻一味腦補,將衰退歸咎於台紐FTA。文字加了洋蔥,卻是在扯國內洋蔥產業後腿。

Lin bay 好油

在台灣,有些人永遠覺得國外進口的農產品就是廉價、一進入台灣市場就是傾銷。他們從來不相信台灣有能力可以生產比外國更便宜、更有競爭力的農產品,因為在他們眼中,台灣農業永遠都是老、窮、苦,而且缺乏競爭力。

基於此,他們認為政府必須要保護台灣農產品,所以大力反對自由化、反對開放貿易,完全不顧台灣已經加入WTO,我們並沒有任何理由禁止特定的農產品輸入台灣,只能用關稅與檢疫架起防禦措施。

在產業現況上,台灣許多農產品種植發展超出預期,例如黑木耳,當初許多香菇業者認為一窩蜂的轉作,很快就會因為過量生產,而導致價格崩盤、產業衰退。然而,生活中各式的應用料理、食品、飲品出現,反而使民眾對於黑木耳的需求越來越大,進而撐起黑木耳產業的發展。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台灣洋蔥業。

過去台灣飲食業西化的程度較低,對於洋蔥的需求少,所以台灣的洋蔥還能外銷,但近年來因為飲食西化,一般家庭以及餐飲業對於洋蔥的需求升高,台灣自產洋蔥的供給量已不敷國內需求。目前國內一年對洋蔥的需求約為12-13萬噸,而本土正常年分產量約為6.5萬噸,8月至11月本土洋蔥供應量非常低,在供應不足的情形下,必須進口外國的洋蔥以穩定供應。再加上進入WTO關稅的降低,進口洋蔥的價格也隨之降低,使得國內相關產業在台灣洋蔥供應不足的季節,能以進口洋蔥作為替代,藉以穩定供應。也因此,後段的食品產業才能順利發展。

過去台灣飲食業西化的程度較低,對於洋蔥的需求少,所以台灣的洋蔥還能外銷,但近年來因為飲食西化,一般家庭以及餐飲業對於洋蔥的需求升高,台灣自產洋蔥的供給量已不敷國內需求。(http://www.petpoisonhelpline.com/poison/onion/)

簡單說來,進口洋蔥與台灣洋蔥呈現競合的關係,而且在價格上,進口洋蔥的市場批發價比本產洋蔥來得貴。也因此,台灣在進入WTO之後,洋蔥產業的種植面積逐年增加。

洋蔥產地的既定印象與國內產地的位移

在多數人的既定印象中,洋蔥與屏東是劃上等號。的確,過去是如此,以往台灣有超過九成的洋蔥在屏東生產,其餘一成在中部地區,但近年來,台灣的洋蔥早已發生生產轉移,到了去年,中部地區種植的洋蔥面積已首度超越屏東。

由於洋蔥採收前需進行癒傷處理(curing),未經充分處理的洋蔥,在貯存期間極易腐爛,所以通常需要達到蔥頸緊縮(neck narrower)貯放才可延長保存期限,過去農民習慣將收成的洋蔥放置在田間進行癒傷處理,屏東因冬季有落山風的協助,地理環境上的確比中部更適合種植洋蔥。

未癒傷處裡的台灣洋蔥。(作者提供)

癒傷處理過後的台灣洋蔥。(作者提供)

但農產業發展至今,倚靠的已不只是自然的氣候環境,而是一個健全的價值鏈,這也是屏東洋蔥種植面積逐漸減少轉至中部的原因。

台灣中部地區種植洋蔥的優勢

一、勞動力優勢:目前中部與屏東的洋蔥採收都尚未導入機械化,必須靠人力採收,中部農村擁有較多的勞動力,相較之下採工日薪較低;而屏東因人口外流,缺乏人力,相對採工日薪較高,自然墊高生產成本。此外,過去屏東農民在洋蔥產季時,習慣凹國軍協助採收,這樣的勞動力造成產業不正常化,卻變成媒體最喜歡拿來說嘴的「軍愛民、民敬軍」。如今,在國軍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屏東採收洋蔥就面臨勞力缺乏的問題。人力不足,又不願導入機械化採收,只想依賴免費人力,屏東洋蔥產業的式微只是必然。不過,這個問題在高雄農改場的協助下,在今年導入日本洋蔥採收機,朝自動化採收邁出了第一步。

二、成園優勢:屏東洋蔥種植多數使用撒施,而中部漸漸改用穴盤苗,一罐進口的洋蔥種子,使用穴盤苗耕作的面積是撒施的1.75倍。

三、物流優勢:在中部將洋蔥運往主要需求地(北部)的物流費用比屏東低。

四、產期調節優勢:經過盤商與農民的配合進行產期調節,中部地區的產地可以穩定在12月至4月間穩定供給洋蔥,再配合相關儲運之處理,供應可延長至7月,但屏東地區卻只能在3到4月大量供給,缺乏產期調控。

五、後處理優勢:中部洋蔥產區已形成大型的加工運銷合作社,可對品質不好的洋蔥再加工處理,而屏東缺乏類似組織,無法對品質較差的洋蔥進行加工。當洋蔥腐爛率過高時,盤商購買意願就降低,從而導致產地價格下降。過去,這種收購價格不佳的情形泰半歸咎於盤商聯合壟斷,趁機壓低價格,實際上卻忽略了這些瑕疵的農產品的處理問題。

經過處裡後低溫貯存的洋蔥。(作者提供)

屏東洋蔥產業式微,與FTA何干?

儘管屏東洋蔥具有較好的先天條件,上述因素卻使得屏東後天失調、不利生產,在生產成本遠比中部高的情況下,缺乏競爭力是必然,這也使得農民種植意願降低,或改種其他作物,種植面積當然不斷減少,國內洋蔥生產的主導地位自然被中部逐漸取代,這是一種強勢產區驅逐弱勢產區的生產轉移,遠遠高於台紐FTA可能帶來的影響。

探討屏東洋蔥產業的式微,就必須先徹底了解國內洋蔥產業的發展,不去看國內的生產轉移,卻一味自行腦補,將產業衰退歸咎於台紐FTA。這種起手式的討論一點都不少見,對某些反自由化,或自詡左派,探討事情從不帶現實感的人來說,只要把一切問題都推給自由化,千錯萬錯都是自由化的錯,反正我又不是農民,這些產業真實的發展現狀又與我何干?

沒有產業觀與國際觀的媒體與作者,把一切農業問題都歸咎於自由化影響,在「鄉土情懷」上大書特書,散布錯誤資訊、缺乏論證並且完全失真的內容,只是為了挑起大眾對於自由化的反感,以符合自己虛無飄渺的價值觀,漠視部分產業本身競爭力不足的問題。這些作者把持了媒體版面,灌輸民眾錯誤的觀念,讓民眾永遠都覺得國外的農產品就是廉價,本土農民就是弱勢,他們對台灣的農業缺乏信心,從不相信台灣有能力可以生產比外國更有競爭力的農產品。

在他們的眼中,本土農業永遠都是老、窮、苦、盤商壓迫農民,只靠偏見與想像,卻從不願睜開眼好好看看真實的農業發展究竟是怎樣的光景。

他們虛假失真的文字從未幫助台灣農業走出困境,最後只是讓年輕人對於進入農業望之卻步,這才是台灣農產業真正面對的困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