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退潮之際,泰中關係前途多乖舛

僅管泰國與中國素來交好,但泰國與許多東南亞國家一樣,中日美三國對其而言,所呈現的是:中國是泰國的最主要貿易夥伴、日本是最大外資來源、美國則提供主要的軍事協助。即將在明年進行普選的泰國,民主化之後的泰中關係又將有何轉變?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在習近平「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中的「一路」,不管基於安全或成本觀之,泰國皆是中國需亟拉攏的對象,具有高度的戰略價值。去(2015)年,泰中為建交40周年做了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好不熱鬧。據統計,2015年中國總共有887萬人去過泰國,平均每天2萬4301人,中泰兩國民間往來的頻繁可以想見。詩琳通公主訪中高達39次,2009年還被票選為中國十大國際友人。

然而,看問題首看結構趨勢;趨勢並不利於中國對泰國關係的開展。

回頭看,2009下半年起美國開始佈局的「重返亞洲」、2012年加重軍力配置的「再平衡」,再隨著中國經濟成長自2012年起的逐步下滑,使得中國開始陷入被戰略包圍以及磁吸效力遞減的困境。準此,習近平的「一路」構想實非處於浪頭上,相反地,是在退潮而往下滑之際。「一路」充其量只是他力挽狂瀾於既危的政策;中泰關係經營起來,不容樂觀。

中泰在鐵路合作的中輟,固僅為一事件,卻是結構關係的反影。鐵路技術輸入泰國曾被視為泰中關係的一個亮點。2013年10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泰期間大力推銷中國高鐵,與時任泰國總理盈拉簽署《中泰兩國關於深化鐵路合作的諒解備忘錄》,並達成「高鐵換大米」共識;後來因為泰國政情變化,合作被迫擱淺。不過,2014年12月19日年底在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泰國總理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共同見證下敲定的《中泰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以政府對政府的模式進行合作,曙光再現。

2014年年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左)和泰國總理巴育·占奥差(右)共同見證下敲定的《中泰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以政府對政府的模式進行合作,曙光再現。(ENGLISH.GOV.CN)

不過,日本因素的及時介入,乃形成了日中在鐵路建設領域的一種全面較量。最初,2014年5月泰國發生軍事政變後,日本為了與美國保持步調一致,與泰國軍政府保持了距離。但是,在泰國數量龐大的日商要求日本政府與泰國軍政府展開對話,而日本政府也有鑒於中國的趁機介入,乃於9月底改弦易轍,提出基礎設施建設合作以及邀請巴育訪日。

2015年2月6日,巴育於曼谷會見日本媒體時表示,最終目標是引進日本新幹線。2月9日巴育正式訪問日本,並於當晚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了會談。同年12月1日泰國運輸部傳出的訊息指出,由於中國政府提示的貸款利息過高,泰國政府計畫放棄中國的貸款,轉向尋求日本的ODA貸款。泰中兩國合作的計劃工期因而延宕。

今(2016)年3月23日李克強於海南島的三亞會見出席「瀾滄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領導人會議」及「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的巴育。會談中,李克強表示,中泰親如一家,中泰鐵路項目合作已取得重要進展。事後看,這應是李克強壯膽的說詞。巴育回到泰國後沒幾天,第九輪談判宣佈告吹。泰國政府突然宣佈這條鐵路不再是聯營企業,而將由泰方完全擁有,中方只需在資金和技術方面提供協助。至此,這條長達3000公里、將中國西南和新加坡連成一線的區域超級基礎設施工程,恐怕難以免於胎死腹中的命運。

2015年12月1日泰國運輸部傳出的訊息指出,由於中國政府提示的貸款利息過高,泰國政府計畫放棄中國的貸款,轉向尋求日本的ODA貸款。泰中兩國合作的計劃工期因而延宕。(http://goo.gl/uqjkrb)

據媒體報導,談判的雙方各有怨言,泰國官員覺得中國方面不像預期那般地慷慨,學界人士和民眾則對中國技術相當排斥、對中方利率過高不滿、對中國的戰略目的也有顧慮。尤其是來自社交媒體網路和公民社會團體空前未有的密切監督,中國成為負面印象的代言者。中方則抱怨,泰方主意未定,看法一日多變,不知到底誰才能拍板?

但這些爭論恐怕只是枝節,更關鍵的是,兩國關係恐已不像一般所認知那般地牢固和健康。

另一件事的發展也對照出泰中兩國關係的微妙轉變。2015年7月16日泰國國防部長普拉威(Prawit Wongsuwan)被迫暫緩了一項達10億6千萬美元對中國採購潛艦的計劃。泰國輿論普遍批評;泰國在區域內並沒有敵人,不需要潛艦;過去軍購屢傳弊端;中國與泰國軍政府關係已經夠好了,不需要再靠買潛艦向中國靠攏;若要買潛艦,選擇德國或瑞典潛艦更合理。

無論如何,泰國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在冷戰最高潮的越戰期間,美軍駐泰國曾高達5萬人。1976年美國自泰國撤軍後,美國仍是泰國在亞太很關鍵的盟友。不過,2014年5月泰國前總理盈拉遭軍事政變後,歐巴馬政府曾停止對於泰國的軍事援助以及人員交換計畫。只是,這一插曲卻成為中國影響力大肆入泰的空隙,而中國此舉令華府相當在意。

泰國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在冷戰最高潮的越戰期間,美軍駐泰國曾高達5萬人。1976年美國自泰國撤軍後,美國仍是泰國在亞太很關鍵的盟友。(圖下為泰國總理巴育,EPA)

因此,自2015年2月起美國又開始對泰國採取積極的政策,也送了3600官士兵至泰國參與「黃金眼鏡蛇」(Cobra Gold)聯合軍事演習。同樣地,日本原先也配合美國的行動,但日本在泰國的投資掉了37%,中國則大增8倍,而中國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後,更讓日本警覺到必須回防日泰關係。2015年2月9日巴育訪日與日本首相安倍簽署強化雙邊經濟關係的聯合聲明。

2014皮尤全球態度調查( PEW Global Attitudes survey)揭露,在泰國的國家友好度,中國的好評達72%。不過,美國仍被視為最主要的夥伴,而對日的友好度達81%,高出對中國者。和很多東南亞國家一樣,中日美所呈現的是:中國是泰國的最主要貿易夥伴、日本是最大外資來源、美國則提供主要的軍事協助。

泰國軍政府曾公開表示,大選將在2016年底之前舉行,然而出爾反爾,一再拖延。不久前,巴育終於斬釘截鐵地公開承諾,將於2017年恢復民主,舉行普選。果其然,屆時普選出來的民主政府固不會忽視與中國交往的重要性,但相較於軍政府,民主化將讓泰中關係更遠離而非更接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