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好油》柯P改變成真?「換人得利」才是真的

菜價一路飆漲,民眾叫苦連天,相關單位說「都是極端氣候的錯」,就差沒叫民眾自己在床底下種豆芽菜吃。菜價漲,農民沒賺、民眾受苦,究竟誰得利?不妨問問全台灣最大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以及台北市的大家長柯P吧。

Lin bay好油

筆者在之前高麗菜價格崩盤時,曾撰文《高麗菜崩盤,爽到誰?》這陣子菜價一路狂飆,因此有些朋友來信詢問,高麗菜狂漲到底是爽到誰呢?

被稱為「菜王」的高麗菜,每日供應量約佔台灣蔬菜總供應量15%左右,是台灣人食用量最大的蔬菜,消費型態以外食為主,家庭食用的需求量已經低於三成,包括餐廳、快炒店、營養午餐、便當店、水餃廠、食品加工廠等,皆大量地使用高麗菜,因此,當高麗菜過量供應時,菜價低的情況下,這些外食產業自然會更大量使用,而導致對其他蔬菜的需求下降,連帶其他菜類的價格就會跟著下降;反之亦然,當高麗菜供應不足、價格過高時,其他菜類的需求也會跟著上升,導致其他蔬菜價格上揚。因此,高麗菜不只是菜王,更是台灣蔬菜供應上的關鍵指標,從下兩張圖的綠線,就可以看到高麗菜與其他蔬菜價格的高度正相關。

高麗菜與其他蔬菜價格的高度正相關。(作者製表)

理論上,價格與供應應該呈現負相關,當供應量高時,價格就低,供應量低時,價格應該要高。而事實也是如此,唯獨在高麗菜的價格與供應上,有時會出現很奇妙的現象,例如今年。

今年高麗菜價格與供應對照表。(作者製表)

擷取過去五年市場的拍賣資料來看,今年高麗菜的供應量並沒有比往年低多少,但價格上卻與過去完全不同,如果再以過去十年的資料來看,每年二三四月都是價格谷底,但今年過年前,高麗菜價格卻一直維持在一公斤13元附近,過完年之後開盤第一天均價就漲到24元,第二天均價到41元,第三天又回到28元,然後一路慢慢向上攀升,直到今天的高價。

綜上所述,那我們就要問了,是不是因為其他蔬菜供應不及,所以導致高麗菜價格過高?

過去十年高麗菜價格與供應量趨勢圖。(作者製圖)

再把去年跟今年的供應量趨勢調出來看,在總供應量方面,今年過年前與去年數量相差不大,過完年後開始,高麗菜供應不上,導致價格上漲,但再把均價調出來看,就會發現價格異常的高(紅色是今年的曲線),與前兩年截然不同。

去年跟今年高麗菜供應量趨勢圖。(作者製圖)

難道是極端氣候影響?

有句成語叫「混水摸魚」,當大家都把菜價高漲主因歸咎於極端氣候的影響時,就提供了有心人士動歪腦筋的機會,因為這時候搞鬼最不容易被發現。只把問題推給單一因素,是最偷懶的鴕鳥心態,因為菜價不穩定是多因性的問題,是整個結構面出了問題,而且這個現象不是今年才有,是每年都在發生。

菜價過高的多因性,可能包括:盤商操弄滾動倉儲、電視名嘴最愛講的「四大菜蟲」操控菜價,或者是盤商故意哄抬價格,聯手將拍賣價拍賣拉高等各式花招。

舉例來說,有些高麗菜承銷商會自行去契作高麗菜,但他們契作收成的高麗菜不會直接供應給固定跟他拿貨的菜販,而是先把菜送進一市裡進行拍賣,這時他的角色搖身一變就成為供應商,然後再用承銷商的身分高價把他自己的菜買回來,當多數承銷商配合如此操作,玩同樣手法時,菜價就會順勢拉高,這時,再將菜供應給末段的菜販,而末段的菜販迫於無奈也只能參考當天成交價格向承銷商拿菜。

若以承銷商的身份來看,這樣操弄賺的錢並不多,但如果切換成供應商的身份,賺的可大了,而他們所賺的錢,成本卻是由整個供應鏈的其他人,如農民、菜販、消費者等來承擔。

有些高麗菜承銷商會自行去契作高麗菜,並送進一市裡進行拍賣,然後再用承銷商的身分高價把他自己的菜買回來,當多數承銷商配合如此操作,玩同樣手法時,菜價就會順勢拉高。(資料照,記者詹士弘攝)

蔬果拍賣制度的破敗

蔬果拍賣制度當初是為了保護農民不被盤商剝削而設計的,這樣的制度也許符合當年的需求,但一經幾十年,時空移轉,這樣的制度早已不符合現代需求,再加上,一個幾十年沒有變動的體制,人為腐化與法規漏洞自然容易產生,不只是外部,連內部亦然。

台北市政府擁有台灣最大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22.76%的股權,並擁有六席董事席位,甚至董事長一職也由台北市政府指派。

選後,柯P延攬白米炸彈客楊儒門擔任台北市農產運銷公司董事,楊儒門曾表示:台灣農產品產銷制度不合理,他樂意進入體制內改革。

既然大家都知道,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因為整個體制僵化,存在結構性的問題,試問,上台已經一年多的時間,整個體制究竟被改變了什麼?

蔬果拍賣制度當初是為了保護農民不被盤商剝削而設計的,這樣的制度也許符合當年的需求,但一經幾十年,時空移轉,這樣的制度早已不符合現代需求。(資料照,記者顏宏駿攝)

結構性問題

結構性問題有哪些?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消費者想去台北一市入場買蔬果,能不能?

答案是不能。因為要入一市買蔬果,必須有承銷人的身分,農產運銷公司的網站也有承銷人的申請相關資料,再問,如果消費者想去申請承銷人身分,有可能嗎?答案是,可能性極低。當台北一市的承銷人資格甚至可以拿出來賣錢,就可知這個結構已經大有問題。

承銷人數量一少,要寡佔控制的機率就高,畢竟10個人坐下來談拍賣價,難度遠比100個人低。一旦寡佔結構形成,各種控制問題就會產生,內部也更容易與承銷人勾結,進而影響蔬果交易價,最終受害的還是廣大的消費者。

柯p上台之後一直強調開放改變,但當那麼多柯系人馬進入這個封閉體系內時,開放了什麼?又改變了什麼?

是否有可能創造出一種一般消費者和盤商都能進入承購的拍賣市場?或是用E-BAY、奇摩商城的方式,是否可行?

當有更多人可以進入體系,就代表一種開放、一種改變,壟斷的情況自然有可能破解,放寬承購人限制,讓更多小盤、中盤進入,是柯市府與楊儒門可以做的事情,只可惜他們選擇有所為而不為。

令人遺憾的,柯p選擇了沽名釣譽,在農產運銷體系的改革上,他選擇在任內推動營養午餐供應有機蔬菜,姑且先不論台灣是否有那麼多有機蔬菜可以供應台北市各級學校,至少一般蔬菜的需求者遠比有機蔬菜來得高,不穩定的菜價才是多數大眾最頭痛的問題,不去勇敢面對結構性問題並加以解決,造福更多數的市民大眾,而選擇最投機的方式:「人家有,我也做」。

於是,大眾不停地在不穩定的菜價沉淪受苦,唯一的改變是換人從中得利。柯p所宣誓改革,並不是支持者當初期待的「改變成真」,而是「取代成真」。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