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卡蘿的廚房

廚房是卡蘿的宇宙,儼然穿梭時空的天地,融合了本土化精神與前衛元素,燒出令人驚豔的墨西哥主義。廚房也是卡蘿的丹房,從料理三餐,到招待訪賓,包括家人的生日、主保日、墨西哥民俗節慶……等,無不費心準備應景餚饌,讓一道道墨西哥傳統佳餚拌合藝術和政治,成為親朋之間的熱烈話題。

陳小雀

卡蘿的作品〈新娘看到生命切開而驚嚇〉。(圖:網路)

今日墨西哥城有十六個行政區,其中,科約亞崁(Coyoacán)文風鼎盛,是人文薈萃之地。「科約亞崁」源自阿茲特克的納瓦語(Nahuatl),即「郊狼之地」,昔日西班牙征服者柯爾提斯(Hernán Cortés, 1485-1547)曾駐守於此,其宅第仍保存至今,而卡蘿的寓所藍屋(Casa Azul)也位於此,座落在倫敦街(Londres)與阿燕德街(Allende)的交叉口。

卡蘿的父親早年在科約亞崁買地蓋屋,那塊地面積八百平方公尺(約242坪),原屬「赤足加爾默羅修會」(Orden de los Carmelitas Descalzos)的部分產業。房子建好後三年,卡蘿出生,在此住到與里維拉結婚,才搬去與里維拉同住,甚至隨他赴美工作。和里維拉離婚後,卡蘿搬回娘家,里維拉也在兩人復合後搬入。兩人後來修建庭院,並將原來的白色外牆漆成鈷藍色,配上紅褐色框飾,因而得名藍屋。對於鈷藍色,她在日記有獨特的詮釋:「電與純潔、愛。」

藍屋庭院一景,牆上標記著:「芙麗達與迪耶哥於1929至1954年住在這幢房子。」(圖為作者提供)。

藍屋為長方形格局,是典型的墨西哥建築,帶有殖民地風格,經過卡蘿與里維拉的布置,散發濃濃的個人色彩。1937年,托洛斯基(Leon Trotsky, 1879-1940)來到墨西哥尋求政治庇護,卡蘿安排托洛斯基住在藍屋。為了歡迎這位俄國布爾什維克重要領袖,卡蘿在藍屋辦了一個盛大餐會,刻意用鮮花在廚房的餐桌上擺出「托洛斯基萬歲」字樣。

卡蘿十分好客,除了托洛斯基外,布勒東(André Breton, 1896-1966)、莫多蒂(Tina Modotti, 1896-1942)、亨勒(Fritz Henle, 1909-1993)、宮嘉.蜜雪兒(Concha Michel, 1899-1990)、朵洛蕾斯德莉歐(Dolores del Río, 1904-1983)、瑪麗亞.菲利斯(María Félix, 1914-2002)、露嘉.雷耶斯(Lucha Reyes , 1906-1944)、嘉維拉.瓦爾加斯(Chavela Vargas, 1919-2012)等名流,都是藍屋的座上賓。另外,在1942至1945年間,卡蘿受一所藝術學校之邀擔任繪畫教師,學生大都來自勞工階級,但她將敎室移至藍屋,熱情敞開大門,任由學生在庭院作畫,還不時為他們準備飲食。

1937年,托洛斯基(右二)來到墨西哥尋求政治庇護,卡蘿安排他住在藍屋。(圖:Tumblr)

如果床是卡蘿的世界,那廚房就是她的宇宙。藍屋的廚房相當寬敞,儼然穿梭時空的天地,融合了本土化精神與前衛元素,燒出令人驚豔的墨西哥主義。木製餐桌和木製櫥櫃漆成黃色,櫥櫃內有餐具、民俗陶偶,不乏前哥倫布時代文物,熱鬧非凡。長長的爐台鋪著黃、藍瓷磚,台上擺放各式各樣的陶鍋,雖然當時已有瓦斯爐,但卡蘿與里維拉仍保留以柴火燒煮的烹調傳統。牆上不只掛滿炊具、木勺和飾品,還用小酒甕拼貼出芙麗達(Frida)、迪耶哥(Diego)字樣,以及鴿子、緞帶、蝴蝶結等一些象徵兩人婚姻的圖案。琳琅滿目的器皿為墨西哥各地特產,有瓦哈卡(Oaxaca)的陶甕、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 del Cobre)的銅盤、普埃布拉(Puebla)的瓷碗、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的玻璃杯,當然少不了來自阿瓜斯卡連特斯(Aguascalientes)的刺繡桌巾。

廚房也是卡蘿的丹房,為了抓住里維拉的心,她努力學習廚藝,從不懂烹飪,到善於用爐灶升火。在里維拉搬入藍屋後,卡蘿每日上午會進廚房與廚子商量當日菜單,從料理三餐,到招待訪賓,甚至包括家人的生日、主保日、墨西哥民俗節慶……等,卡蘿無不費心準備應景餚饌,讓一道道墨西哥傳統佳餚拌合藝術和政治,成為親朋之間的熱烈話題。今日,藍屋的廚房入口牆上,即貼著一張她個人的「莫蕾」(mole,巧克力辣醬)食譜。

廚房也是卡蘿的丹房,為了抓住里維拉的心,她努力學習廚藝,從不懂烹飪,到善於用爐灶升火。(www.cotidianul.ro/)

卡蘿喜歡在廚房內擺飾鮮花和水果,而在她的畫作中,不乏以鮮花和蔬果為主題的作品,其中,她刻意以瓜果被剖開的意象描繪死亡,同時藉瓜籽傳遞生生不息,歌頌生命,如〈新娘看到生命切開而驚嚇〉(La novia que se espanta de ver la vida abierta)。即便健康日益惡化,她仍坦然看待生死,在過世前八天,她完成〈殞落的大自然:生命萬歲〉(Naturaleza muerta: Viva la Vida),以西瓜鮮紅的果肉釋出有死才有生的哲理,這幅畫今日依然收藏於藍屋。

1958年,藍屋正式對外開放,向世人敞開卡蘿個人的私領域。環顧卡蘿的廚房,絕對可以體驗她的生命,如「柴火」一般的堅強,既痛苦又光明;也如「莫蕾」一般的濃烈,既憂鬱又激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