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選後的時代力量將往哪走?

時代力量作為一個新政黨,挾帶著太陽花學運的高人氣和人民期待,初試啼聲即表現不凡,成為立法院的第三大黨。但是,一個黨要成長茁壯,絕非靠一次選舉即可完成,時代力量能不能持續受選民託付,而不只是四年的曇花政黨,除了決定於能否在地方深根基層,和民進黨的互動關係,或許是更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胡博硯

時代力量在這次選戰中,除了三個與民進黨合作的選區候選人勝選外,政黨票更一舉超過了百分之五的門檻,獲得的兩席不分區立委的席次,初試啼聲即表現不凡,成為立法院的第三大黨,相當不容易。當然,如果要講新創立政黨的表現,其實在過往的大選區制度中,不管是新黨、親民黨或是台聯黨創立之初,也都有不錯表現,不過在單一選區兩票制中,時代力量能突圍而出,顯然更值得一提。

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中)率六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召開記者會。其中高潞.以用(左一)和徐永明(右二)最後當選不分區立委。(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不同於此前想要突圍而出的一些新興政治勢力,該黨把明星候選人放在選區選舉,這樣的做法一度導致不分區找不到人選的窘境。然而,不分區六位人選最後脫穎而出,卻也有一定的代表性跟好評。而在區域立委的突圍,與民進黨的合作策略,應該是得以在區域突圍的主因,否則就如同新竹市的邱顯智般,萬般努力也只能成為「第三勢力」。但是這三個勝選的選區其實情況各有不同。

以洪慈庸的選區為例,由於民進黨在本選區已經輸了兩屆,連地方的議員人數都少人家一截。然而,其實組織系統並非生鏽,而是根本沒有建立好,以至於連開票都輸人家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洪總部開到四萬票的時候對手已經自行宣布落選了。

優質的候選人以及空戰上的優勢,都是勝選的關鍵,但是如果沒有民進黨的資源與聯合競選的策略,只怕推出再優質的候選人都是惜敗。以邱顯智的選區為例,對上柯建銘,期間造成時代力量與民進黨間的緊張,實際上在兩黨討論合作之際即注定要發生,包括政黨票的拉鋸,最後也一定會白熱化。

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柯一正(左)、鄭秀玲(中)與學運領袖林飛帆在大選前一天仍持續為政黨票催票。(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不過,在地方的選情當中,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地方在乎的真的只有區域候選人能否當選而已,而這樣的心理影響,自然會動搖組織動員,地方配票的傳言也沒有終結過,可見民進黨中央黨部的擔心並非沒有理由。至於地方人士對於其他時代力量候選人去幫柯助選有意見,我只能建議他來選區看看,到底地方長怎麼樣子。

選區裡有民進黨的黨公職,有一堆無黨籍的輔選幹部,還有大批國民黨那邊倒過來的後援會幹部,這樣的組成結構,在選後都會造成問題。這些來輔選的地方人士們,未來會成為時代力量的基層組織嗎?我看很難,即便他們願意,另外一個難題是,時代力量敢接受嗎? 時代力量比起親民黨、台聯黨而言,是一個沒有神主牌的政黨,而比起之前的新黨也沒有從母黨分裂出來的問題。裡面的很多參與者此前也許在政治傾向上面偏向泛綠,但也從來沒有參加政黨或參與政治,但也正是這樣的清新與高知名度,才創造了奇蹟。

但是,一個黨要成長茁壯,絕非靠一次選舉即可完成。選舉結果不盡人意、由兩個政黨合併而成的綠社盟,選前仍維持各自獨立選舉的架構,且綠黨長年在政治層面上雖然突破不多,但也屹立不搖,甚至在上次九合一大選獲得兩席地方的議席。時代力量能不能繼續表現下去,而不會只是四年的曇花政黨,在中央,還要觀察這個政黨與民進黨的互動關係,在地方則要看能不能深根基層。

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中)率領新科立委共同召開記者會向支持民眾道謝。(記者叢昌瑾攝)(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我雖然離開了建黨的工作,當從台灣的民主制度發展來說,真心希望我的老朋友們可以長長茁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