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故宮南院:見證台灣公共工程的「尊爵」與「不凡」

Lin Bay

今天(12/28)故宮南院開幕,趁空檔走了一趟,一個蓋了15年的國際級展館,這趟「開箱」親眼見證了台灣的國際級展覽館悲劇的一步。

首先,悲慘的停車規劃就不提了,才走進館體外圍,映入眼簾的不是前陣子被媒體奚落的漫天黃沙,因為蒼涼的滾滾黃土地在館方驚人的「創意」下用稻草克服了。

故宮南院館方從農民身上學到的創意:舖稻草擋風沙。(圖:作者提供)

第一眼看到這麼大規模的鋪設稻草,讓人一度以為置身蔥田還是蒜田,定下神來才發現,喔~不,這裡原來是故宮南院。農民用稻草阻隔雜草生長,南院是用稻草擋風沙,館方還真是窮則變變則通。

但百密仍有一疏,看起來人力似乎還嫌不足,有些地方還是沒有鋪到稻草,仍可見到小樹苗在狂風中搖曳,不知道小樹苗可以撐到何時?

百密一疏下,奮力在強風中求生的小樹苗。(圖:作者提供)

光禿禿的一片。(圖:作者提供)

要走進故宮南院之前,會先經過一座橋,行走其上,感覺不是普通的差,因為這座橋完全就沒做好減風效果,走在上面風超大,既然是提供遊客行走,為什麼會有這種完全不考慮行人感受的設計呢?建築不單只追求美感,還包含使用者的感受與實用功能,在整體園區如此空曠的地方設計了一座橋,卻絲毫沒有考慮強風帶來的影響,還好今天的嘉義還不算太冷,要是等到過年期間,對行走在橋上的遊客來說,才是真正的折磨。

毫無減風設計的行人步橋,行走其上受盡冷風折磨。(圖:作者提供)

逛到兩棟主建築物的下方時,抬頭往上看,只能以「落漆」兩字形容。是開幕第一天耶,底下的鋼筋可以髒成這副德性,甚至部分的玻璃還是髒的,有些膠帶甚至沒撕掉。

才開幕第一天,鋼樑就髒得難以想像。(圖:作者提供)

粗糙的工事在南院館區內俯拾皆是。(圖:作者提供)

進入館內看完目前展覽的內容後,走出故宮南院第一眼就看到斷裂的大理石。

為什麼都開幕了還會出現木頭隔板?因為路根本還沒鋪好,只能用木板先湊合湊合讓遊客走出去。

走區館區第一眼:斷裂的大理石。至於為什麼有木板?因為路還沒鋪好。(圖:作者提供)

連路都還沒鋪好就搶著開幕。(圖:作者提供)

一走到館外,狂風又開始吹襲,若是遇到濕冷的天氣,一定更凍得人難受,在夏季炙熱毒辣的陽光下,又沒有遮蔭的步道,肯定只有烤人乾一途。更不用提奇怪的動線規劃,要走出館區得繞上好一大圈。

步道的設計相當醜,而且已經裂開了,感覺就像年久失修的步道,但似乎今天是開幕的第一天,為什麼施工的品質可以有如此奇妙的水準,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才開幕第一天,步道上的紅磚就已經像年久失修。(圖:作者提供)

路邊的垃圾桶完全呈現了一種不協調的美感,能在國際級的展覽館外看到這樣景象,「三生有幸」也不足以形容了。

國際級展館外的垃圾桶,另類的「衝突美感」。(圖:作者提供)

身為一個前來欣賞珍稀古物的遊客,走在故宮南院館內,感受不到藝術文化的洗禮,只有疲累。園區裡頭的石頭硬步道,不只是醜,連走起來也很不舒服,更不用提迎面襲來的狂風,園區所有的硬體設計絲毫不考慮使用者感受,毫無人性化可言,更何況整體園區設計是既醜又不實用,一趟巡禮令人充滿不耐與厭惡。

故宮南院讓人看到台灣官場文化的向下沉淪,從搶時間剪綵到搶時機開幕,整體品質低落到讓人難以想像這是號稱國際級展館的水準,也許對即將卸任的官員與馬總統來說,反正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卸任前剪到綵最重要。主事者只求交差,公共建設品質當然難以進步,再有願景的規劃,一手好棋都會被玩成死棋。

走出故宮南院,讓我想起了前幾年去參觀台北故宮,館體雖然已經落成五十年,儘管已是半世紀前的建物,儘管只佔地20公頃,但在設計跟規劃上卻完勝過佔地70公頃、耗時15年的故宮南院。

今日的故宮南院開幕,讓人見證了一個時代的悲劇,整體建物工程品質的低落,也為這個號稱「黃金十年」的八年政權劃下一個難堪的句點。

(作者為農業工作者)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