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游擊隊的抗暴史詩

「默西亞」神話賦予農工階層希望,在強權的淫威下蟄伏冬眠,一旦春天復甦,即可脫離被奴役的生活。「默西亞」神話也感召了民族英雄,一呼百應,無數農民、勞工紛紛隨之起義,找尋神話中所允諾的新天新地。二十世紀是拉丁美洲獨裁者的時代,同時寫下游擊隊的抗暴史詩。

陳小雀

自十五世紀的反殖民統治,到獨立後的反獨裁政權,抗暴史詩儼然拉丁美洲宿命的寫照。

受到天主教文明的習染,流行於猶加敦半島的《豹的預言書》(Libro de Chilam Balam)、或是安地斯山區的印加復活傳奇(El mito del Inkari),漸漸披上「默示錄」(基督教譯為啟示錄)色彩,成為拉丁美洲式「默西亞」(基督教譯為彌賽亞)神話,預言救世主即將到來,屆時暴政必亡。因此,「默西亞」神話賦予農工階層希望,在強權的淫威下蟄伏冬眠,一旦春天復甦,即可脫離被奴役的生活。

「默西亞」神話也感召了民族英雄,一呼百應,無數農民、勞工紛紛隨之起義,找尋神話中所允諾的新天新地。

流行於猶加敦半島的《豹的預言書》。(http://www.datuopinion.com/chilam-balam)

1910年,墨西哥大革命拉開二十紀抗暴史詩序幕。在尼加拉瓜,桑定諾(Augusto César Sandino, 1895-1934)於1926年率領二十九名礦工揭竿起義,組成「尼加拉瓜國家主權保衛軍」,以游擊戰方式對抗美國及安納塔西奧.蘇慕沙(Anastasio Somoza García, 1896-1956)的「國家警衛隊」。1934年,美國撤兵,桑定諾放下武器,卻反遭蘇慕沙誘殺,從此開啟蘇慕沙家族四十五年的獨裁政權,也為日後革命埋下伏筆。

1956年,在卡斯楚(Fidel Castro, 1926-)的領導下,古巴展開歷時二年的游擊戰,而於1959年推翻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 Zaldívar, 1901-1973)獨裁政府。古巴大革命勝利後,卡斯楚大規模進行社會改革和企業國有化政策,如此改革政策動及美國利益,美國於是對古巴實施禁運,造成美、古交惡逾五十載,兩國關係終於在2014年12月破冰。期間,美、古頻頻過招,招招驚天動地,有令美國政府臉上無光的「豬玀灣事件」,也有眾所矚目的「古巴飛彈危機」。

桑定民族解放陣線,在卡斯楚(左)政府的暗助下,歷經十七年的游擊戰,終於在1979年推翻蘇慕沙家族,解放尼加拉瓜。圖右為FSNL領導人奧蒂嘉,兩人於1985年合影。(diplomatdc.wordpress.com)

古巴大革命對拉美社會具有象徵意義,尤其古巴這個彈丸小國以無比的毅力對抗美國,再加上改革成效與革命輸出,鼓舞了拉美貧窮國家的左派分子。在軍事獨裁統治下,尼加拉瓜、薩爾瓦多、瓜地馬拉等國相繼爆發游擊戰,無不仿傚古巴,冀望以革命方式為窮人找尋春天。結果,戰雲彌漫數十載,譜寫二十世紀最驚心動魄的革命詩篇。

1961年,尼加拉瓜革命再起。三名年輕人以桑定諾之名,組成桑定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在卡斯楚政府的暗助下,歷經十七年的游擊戰,終於在1979年推翻蘇慕沙家族,解放尼加拉瓜。

桑定諾於1926年率領二十九名礦工揭竿起義,組成「尼加拉瓜國家主權保衛軍」,以游擊戰方式對抗美國及安納塔西奧.蘇慕沙的「國家警衛隊」。(維基共享)

薩爾瓦多是中美洲最小的國家,政局一直動盪不安。左派民族英雄法拉本多.馬蒂(Agustín Farabundo Martí Rodríguez, 1893-1932)於1932年遭政府處決後,儼然薩爾瓦多的「默西亞」,左派勢力以其名,於1980年組成「法拉本多.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Farabundo Martí para la Liberación Nacional),展開長達十二年的內戰,於1992年與政府簽署停戰協議,轉型成為合法左派政黨,並於2009年贏得總統大選。

在瓜地馬拉,亞本茲(Jacobo Arbenz Guzmán,1914-1971)因土地改革遭推翻後,國家即陷入戰亂,四支游擊隊於1982年共組「瓜地馬拉全國革命聯盟」(Unidad Revolucionaria Nacional Guatemalteca),直至1996年才與政府簽署《最終和平協定》,結束三十六年漫長的內戰。

在瓜地馬拉,四支游擊隊於1982年共組「瓜地馬拉全國革命聯盟」(URNG),直至1996年才與政府簽署《最終和平協定》,結束三十六年漫長的內戰。(360gradosfoto.com)

二十世紀是拉丁美洲獨裁者的時代,同時寫下游擊隊的抗暴史詩

眾人對拉丁美洲的感覺不外乎政變、動盪、貧窮、落後;然而,仔細審度這首冗長的革命詩篇,不難窺見拉丁美洲的諸多特質,充滿戲劇化與爆發力。兩百年來,拉丁美洲在民主迷宮中跌跌撞撞,在荒謬歷史中起起落落。

今日,民主制度成熟,經濟成長穩定,不少國家積極實施社會主義,意圖在自由經濟的神話下,縮短貧富懸殊的差距。獨裁政治、美國霸權、經濟剝削、游擊戰爭、農民革命、民粹運動,拉丁美洲的崎嶇真相,不僅勾勒出革命家的英雄形象,也豐富了畫家的調色盤,更啟發了文學家的魔幻寫實技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