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波瀾壯闊的墨西哥壁畫運動

墨西哥壁畫運動為公共藝術史寫下輝煌的一頁,以圖像、以色彩,敘述墨西哥歷史,傳遞民族思想,開啟一扇歷史與藝術對話的門扉,讓彼時文盲居多數的墨西哥人民在極短時間內認識本國歷史,認同本土文化,找回民族自信心。

陳小雀

壁畫應追溯至史前時代。可能是初民在狩獵時,一路追尋著獵物足跡後,發現野獸出沒,而於附近的洞穴、山壁做上記號,以提醒同伴。或許是初民懼怕大自然的各種超能力,將風雨雷電等詭譎現象神格化,並畫於壁上,供眾人膜拜,進而發展成宗教信仰。隨著時代演進,壁畫紀錄了自然景象、神話傳說、宗教儀式、戰爭情況、生活作息、歷史事件,成為傳達訊息的媒介,保存團體的社會記憶,凝聚社群的認同感。

在藝術家的創作下,壁畫漸漸兼具實用與藝術功能,被用來裝飾建築物,成為公共藝術與現代裝飾藝術的要角。二十世紀,墨西哥壁畫運動大放異彩,為公共藝術史寫下輝煌的一頁,不僅驚艷國際,並為自己留下許多藝術瑰寶,吸引無數的藝術家、觀光客前去朝聖,而這壁畫運動的背後推手竟然來自一場政治大革命。

二十世紀,墨西哥壁畫運動大放異彩,為公共藝術史寫下輝煌的一頁,而這壁畫運動的背後推手正是墨西哥人民為了推翻迪亞斯的獨裁統治,掀起的全國性大革命。圖為西格羅斯壁畫畫作。(Agencia EL universal/Archivo)

1910年,墨西哥人民為了推翻迪亞斯(Porfirio Díaz, 1830-1915)的獨裁統治,掀起了全國性大革命,發展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抗爭方式:一是由各地農民領袖所發起的游擊戰,以土地改革與社會正義為訴求;另一個則由知識分子、中產階級與專業人士所投入的起義活動,追求民主制度與文化認同。換言之,前者要求土地重新分配,後者盼望自由,兩者共同促使墨西哥在烽火中重建秩序,並展開另一場落實本土化主義的文化革命。

1921年,瓦斯康塞洛斯(José Vasconcelos, 1882-1959)擔任公共教育部部長,推動一系列國民教育計畫。集作家、思想家、教育家與政治家為一身,瓦斯康塞洛斯以「宇宙的子民」(raza cósmica)賦予墨西哥人民高貴血統,昇華了墨西哥文化。他並邀請里維拉(Diego Rivera, 1886-1957)、西格羅斯(David Alfaro Siqueiros, 1896-1974)、歐洛斯可(José Clemente Orozco, 1883-1949)等知名畫家積極參與壁畫運動,以圖像、以色彩,敘述墨西哥歷史,傳遞民族思想,開啟一扇歷史與藝術對話的門扉,讓彼時文盲居多數的墨西哥人民在極短時間內認識本國歷史,認同本土文化,找回民族自信心。

瓦斯康塞洛斯以「宇宙的子民」賦予墨西哥人民高貴血統,昇華了墨西哥文化。他並邀請里維拉、西格羅斯、歐洛斯可等知名畫家積極參與壁畫運動,以圖像、以色彩,敘述墨西哥歷史,傳遞民族思想,開啟一扇歷史與藝術對話的門扉。圖為西格羅斯作品。(http://www.escapeintolife.com/artist-watch/david-alfaro-siqueiros/)

於是,學校、圖書館、政府辦公大樓等公共空間被充分利用,舉凡外牆、內壁、迴廊、樓梯、穹頂等,全成了壁畫家自由揮灑的畫布。壁畫家以濃烈的民族風格,將剛硬單調的公共空間妝點得美輪美奐,而那一件件斑斕的巨作,或為澎湃奔騰,或為含蓄內斂,寓意深遠。

以首都墨西哥城為例,漫遊其中,彷彿置身大型博物館。藝術宮(Palacio de Bellas Artes)珍藏了里維拉的《人類在歷史轉折點》(El hombre en el cruce de caminos),就是紐約洛克菲勒中心容不下的壁畫;還有《新民主》(La Nueva Democracia)等多幅西格羅斯的作品,有別於里維拉善用對稱技巧,西格羅斯強調人體肌理線條,勾勒掙脫桎梏的渴望。走進聖伊德豐索書院(El Antiguo Colegio de San Ildefonso),映入眼簾的是歐洛斯可的畫作,布滿了牆面和穹頂,作品充滿懷疑主義和嘲諷意象,試圖喚醒人民的反思能力。國家宮(Palacio Nacional)內,里維拉的壁畫如史詩般,主題從原住民文化到西班牙拓殖,再到今日的墨西哥,氣勢不凡。

藝術宮所珍藏的里維拉的《人類在歷史轉折點》(維基共享)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iversidad Nacional Autónoma de México)也是欣賞壁畫的好去處。醫學院大樓的外牆上,羽蛇神信仰藉里維拉而重生。西格羅斯的《人民與大學》(El pueblo y la universidad)高掛在行政大樓上,闡述大學教育的重要性。歐格曼(Juan O’Gorman, 1905-1982)在圖書館的四面外牆上,以馬賽克創作出四幅令人讚嘆的巨型壁畫,分別描繪前哥倫布文明、墨西哥大革命、現代墨西哥社會、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辦學宗旨。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主校區內,有多幢建築物因壁畫家的創作而躋身為公共藝術,於2007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文化遺產名錄。圖為醫學院大樓,里維拉在外牆上創作了羽蛇神傳說(圖為陳奕帆提供)。

經過墨西哥大革命的洗禮,墨西哥壁畫藝術波瀾壯闊,跨越西班牙殖民時代的格局,作品主題不再圍繞於聖經故事,不再只是裝飾教堂、宮殿之用,不再模仿歐洲巴洛克的華麗風格,而是脫胎換骨,成為獨特的本土藝術,極富教育意義,也深具民族意識,更是一部精彩的墨西哥歷史。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