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高卓人:南美洲草原上的孤寂身影

在南美洲,高卓人自成一個以草原為家、與牲畜為伍的生活體系。草原上的孤寂,只能靠音樂撫慰,喚醒那與生俱來的歌舞天賦,以詩句唱出團結、堅毅與樸實的行事作風,藉動人的音符詮釋慓悍個性,也隱約傳遞草原生活的滄桑。

陳小雀

同樣都有精湛馬術,但與美國西部牛仔、或墨西哥的「恰洛」(charro)相較之下,南美洲的高卓人(或譯為高喬人,gaucho)沒有美國牛仔追求美好未來的企圖心,也少了墨西哥「恰洛」的喧嘩特質,似乎更多了一分孤寂與不羈,令高卓文化益發獨特。

「高卓人」這個詞首次於1771年出現在文獻中,指藏匿於「東岸地帶」(Banda Oriental)的罪犯。「東岸地帶」係南美洲烏拉圭河(Río Uruguay)以東、拉布拉他河(Río de la Plata)以北、濱臨大西洋岸之處,是西班牙殖民地與葡萄牙殖民地之間的緩衝帶,即今日烏拉圭的部分地區。在殖民地時期,「東岸地帶」罕有人煙,一直被視為「無人管束之地」,一些罪犯、機會主義者紛紛到此找尋生機。

阿根廷草原上的高卓人。(http://offtrackplanet.com/magazine/articles/making-our-way-in-the-world)

至於「gaucho」一字的起源,學界有多種假設,可能源自西班牙語、葡萄牙語、阿拉伯語、吉普賽語、克丘亞語(quechua)、瓜拉尼語(guaraní)等。有「孤兒」「流浪漢」、「遊牧民族」等多重涵意,同時也用來稱「鞭策役獸用的鞭子」、「捕捉牲畜的皮繩」。

自十八世紀中以降,「高卓人」泛指大廈谷(Gran Chaco)莽原、彭巴(Pampa)草原、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平原的半遊牧族群,一般為西班牙人與原住民的混血人種,範圍擴及阿根廷、智利、烏拉圭、巴拉圭、玻利維亞、巴西等國。高卓人自成一個以草原為家、與牲畜為伍的生活體系。

放眼遼闊的平原,偶然瞥見以泥土和茅草所搭建的屋舍,屋舍外總有一間簡陋的馬廄。高卓人而言,馬不只是運輸工具,而是伙伴,也是朋友,更是家人。高卓人以放牧為生,牛羊自然被視為財富的象徵,並提供生活所需。例如:掛上一張牛皮充當房門,床舖就用一張張牛皮堆疊而成,皮革可製成各種工具,牛骨則能製成日常器皿,牛糞還可當成柴火燃燒。

高卓人自成一個以草原為家、與牲畜為伍的生活體系。(http://www.beforethey.com/tribe/gauchos)

高卓人以肉品為主食,別具風味的曠野燒烤法,影響了今日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和巴西等國的飲食。高卓人有啜飲瑪黛茶(mate)的習慣。瑪黛茶係由巴拉圭冬青所泡出的茶湯,沖泡茶湯的容器材質或為葫蘆、或為硬木、或為牛角,各地沖泡方式略有不同,大致上先於容器內放入乾燥後的碎葉梗,尚可加入些許的乾柳橙皮,再沖入熱水,以吸管啜飲。若有多人一起飲用,必須由沖泡者先吸第一口,再傳遞給旁人,大家依序輪流共飲,因此品嚐瑪黛茶象徵友誼與團結。

羊毛斗篷、牛仔帽(或圓扁帽)、棉衣褲、領巾、寬皮帶、皮靴,再加上短刀、鞭繩和捕捉牲畜用的套索(boleadoras,類似流星錘),高卓人以簡單的裝扮長年策馬馳騁於大草原。草原上的孤寂,只能靠吉他、班卓琴(banjo)或手風琴撫慰,喚醒高卓人那與生俱來的歌舞天賦,草原上的吟遊詩人(payador)善於即興創作,仿傚氣勢磅礡的史詩,句句唱出團結、堅毅與樸實的行事作風,藉動人的音符詮釋慓悍個性,也隱約傳遞草原生活的滄桑。

高卓人有啜飲瑪黛茶的習慣。瑪黛茶係由巴拉圭冬青所泡出的茶湯,大致上先於容器內放入乾燥後的碎葉梗,尚可加入些許的乾柳橙皮,再沖入熱水,以吸管啜飲。(維基共享)

十九世紀,當南美各國展開獨立運動時,高卓人也加入革命軍,一同為民主國家為催生。一旦國家有戰事,他們也常被召募入伍。在政府所謂「進步」和「現代化」的口號下,原始的草原生活備受威脅,然而,追求自由的天性不變,只要有草原存在的一天,高卓文化依舊不墜。那豪邁不羈的性格,在阿根廷作家艾南德斯(José Hernández, 1834-1886)的《高卓人馬丁.費羅》(Martín Fierro)裡,一覽無遺:

我乃平原之子,
生於斯長於斯的高卓人,
廣袤的世界對我而言仍然太小,
相信我,我的心能夠擁抱世界,
一路上,我不怕被蛇咬,
更不怕日曬!

今日,在南美洲草原的角落裡,高卓人努力維持傳統,以馬術、音樂、飲食及風味,勾勒孤寂身影,令高卓文化在阿根廷、烏拉圭等國的民族風情中占有一席之地。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