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薩長同盟」與時代風雲兒

「薩長同盟」的最大意義,在於兩個恩仇人放下恩怨,決定一起為更高的目標而努力。這其中有浪漫理想的因素,也有環境現實的考量。但能夠放下恩怨,畢竟也是要經過徹底的反省與思考,才有可能做到。

李拓梓

位於日本本州南端的山口縣,並不是很有名的觀光景點,大多數的台灣人訪問,都是從九州的門司港搭船或走地下隧道到下關,遊覽馬關條約的發生地春帆樓、附近的唐戶市場後就回到九州,進入山口市、岩國市的人,就相對的少。

這幾年岩國市在台灣的知名度提高,主要是因為一款叫做「祭」的清酒,因為香氣、口感的層次豐富,被認為是純米大吟釀等級日本酒的入門代表。除了這兩個地方,山口縣在台灣的能見度不高,不過歷史迷倒是一定會記得,決定現代日本樣貌的「明治維新」,最早的起點就在山口縣。

岩國市著名景點錦帶橋。
(Kintai bridge Photo taken by pastaitaken.wikimedia)

舊名「長州」的山口縣,在江戶幕府時期,是毛利家的封地。毛利家是關原之戰的西軍領袖,軍事實力雄厚,但一向持盈保泰,沒有爭奪天下的野心,被石田三成硬拱上前線,本身也是百般不願。西軍敗戰之後,德川家忌憚毛利家的軍事實力和政治影響力,只是略施薄懲,將封地從比較接近京畿核心的廣島一帶,轉到更邊緣的長州。

由於是關原之戰的戰敗方,毛利家也就忍氣吞聲接受了這個結果。但是當德川家衰退的時候,投入倒幕運動喊打喊殺最大聲的,就是長州人。其中最有名的,像是最近大河劇「花燃」主角的哥哥吉田松陰,松陰可以說是倒幕的前驅者,他門下教出的學生桂小五郎(後來的木戶孝允)、伊藤俊輔(後來的伊藤博文)、井上聞多(後來的井上馨),都成為參與明治維新的要角。

但長州人倒幕的過程並不輕鬆,比如吉田松陰,他很年輕就因為幕府反撲的「安政大獄」而遭處死。又比如在1864年發生在京都的「池田屋事件」,以長州人為主的倒幕派原先在池田屋密謀火燒皇宮、綁架天皇,但因事跡敗露而遭到維持京都秩序的「新選組」圍剿,死傷慘重。

明治維新的要角左起:木戸孝允、山口尚芳、岩倉具視、伊藤博文、大久保利通。(維基共享)

慘還有更慘,同一年稍晚的「禁門之變」中,長州軍用勤王為由,對皇宮發動攻擊,最後慘遭支持幕府的會津軍和薩摩軍擊敗,不僅僅損失慘重,還被幕府找到理由,以討伐「朝敵」為名發動第一次長州征伐,而陷入困境。

如果再加上1863年在關門海峽被英軍打得東倒西歪,主張「尊王攘夷」的長州已經在戰爭上三連敗,可能面臨滅藩危機。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機會總是有,問題在看不看得到。一向支持幕府的薩摩藩,也陷入了前途的長考中。薩摩藩的考慮是,長州與薩摩是日本各藩中軍事實力最強的兩藩,而且又是與德川幕府沒什麼關係的「外樣大名」。一旦長州被滅,幕府背上的下一根芒刺,可能就是軍事實力最強的薩摩。

不只是薩摩藩,當時遊走各方極力要改變日本的浪士,像是坂本龍馬、中岡慎太郎等人,也都已經看見這個問題,而積極的想要推動「薩長同盟」。他們的想法很浪漫,只要讓兩個實力最強的西南雄藩結盟,就有能力推翻幕府體制,來改革日本政治。

禁門之變也稱蛤御門之變。長州藩和試圖阻止長州軍入京的會津藩、桑名藩及薩摩藩在現在的京都御所西側蛤御門附近發生戰鬥,長州藩戰敗,以真木和泉為首的17人也於此自裁,圖為蛤御門門柱上當年留下的彈痕。(Hamagurigomon-dankon1 Licensed under GFDL.Wikipedia)

因為郎有情、妹有意,兩藩在龍馬和中岡慎太郎的牽線下,決定要在下關先見上一面。但好事多磨,信任總不會無中生有,薩摩藩的西鄉隆盛因為無法說服藩內,臨時爽約,弄的長州藩主導合作的桂小五郎七竅生煙。桂小五郎生氣自然是很正常的,政治就是這樣,當你做出承諾,卻沒有辦法實現,不僅自己會懊惱,也很容易招來原先看好戲的政敵的反撲。

薩長合作的想法因為這次會面的失敗,而差一點胎死腹中。但是多虧了坂本龍馬死纏爛打不放棄,千拜託萬拜託桂小五郎再給薩摩一次機會。同時,他也想到,合作往往不能只是因為浪漫或理想,仍然要考慮利益交換的現實面。也就是說,薩摩要拿什麼禮物,來換取長州的信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龍馬再度到處奔走,促成了雙方第二次的見面機會。

在「松田屋」參與會談的木戶孝允、西鄉隆盛與大久保利通,後來陸續在新政府出任要職,被稱作「維新三傑」。(維基共享)

薩長雙方的代表終於會了面,薩摩答應要幫被幕府禁運的長州買步槍和軍艦,而長州則決定用盛產的米糧作為代金交易。雙方立定默契的地點,就在一個叫做「松田屋」的溫泉旅館,這個旅館至今仍然保存完好,成為山口縣的著名觀光景點,參與會談的木戶孝允、西鄉隆盛與大久保利通,後來陸續在新政府出任要職,被稱作「維新三傑」。

薩長同盟」打亂了幕府的算盤,也成為「明治維新」的起點,兩個西南雄藩合作在第二次長州征伐中擊退了幕軍,接著一路上京,取得大義名份的正朔。尊王派最終讓幕府決定接受「大政奉還」的要求,贏回政權的天皇開啟了「明治維新」的現代化運動,日本正式擺脫了幕府體制,開啟了新政治。

坂本龍馬「薩長同盟裏書」真跡。(http://www.pahoo.org/)

「薩長同盟」的最大意義,在於兩個恩仇人放下恩怨,決定一起為更高的目標而努力。這其中有浪漫理想的因素,也有環境現實的考量。但能夠放下恩怨,畢竟也是要經過徹底的反省與思考,才有可能做到。因此同盟的推動者被稱為「維新三傑」,也並不奇怪。

至於為什麼沒有坂本龍馬和中岡慎太郎?這是一個更現實的問題,因為在大政奉還完成前夕,龍馬與慎太郎就死了。歷史上來來去去的人如此之多,他們的努力也因為死亡而遭到遺忘。他們再一次被歷史想起,就是因為小說家司馬遼太郎的經典作品「龍馬行」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