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暴風雨前夕的火龍果產業?

Lin bay 好油

火龍果又稱紅龍果、龍珠果,英文是pitaya但更廣為人知的是Dragon fruit這個名稱,所以華文的命名才會叫火龍果。(記者蔡宗憲攝)

火龍果是1983年引進,最初由集集鎮果農石火泉先生所選育出品系,這個品系稱為石火泉種,其他的農民及民間公司相繼投入育種的培育,相繼的大紅、免受粉種、蓮花、蜜寶、大紅、翠玉、青龍等品系不斷研發,讓火紅果從原本不好吃的原生品種變成如今美味的品種,火龍果從市場需求低的水果,漸漸打開他的市場。

但可惜的是,台灣缺少了異地種植國際市場的國際戰略,現今國際銷售的品種雖然是台灣所育種出來,但主要的供應國卻是越南、中國、馬來西亞等地,台灣在廣域種植的能力無法與這些國家競爭,失去了先機,自然也失去國際市場。

日本超市架上一顆約50元。(作者提供)

在台灣消費者對火紅果的需求就是白肉與紅肉,而目前國際上種植主要以白肉為主,紅肉雖有但數量不多,未來如果加入TPP國內的白肉火龍果自然會受到一定的衝擊。

亞當史密斯說過,消費是生產唯一的目標。

台灣有許多的農產業一直停留在生產>運輸>市場的推式生產哲學,供給消費者我能生產的農產品。

但先進的農產業應該是生產<運輸<市場的拉式生產哲學,由消費者的需求去生產農產品。不但沒有辦法進步,更一直停留看到價格好就搶種的現象。

在前幾年農糧署就一直在告訴農民,不要再種火龍果了,但農民卻還是搶種,導致火龍果的苗非常的搶手,但是火龍果的價格一直沒有崩盤,我個人認為數量雖然增加,但需求也上升,民眾越來越願意消費火龍果,所以一直沒有崩盤,但很不幸的,今年事情已經發生了。

從後六張圖中可以發現白肉的產量在101年就趨向穩定,而紅肉的產量逐年增加,今年目前的產量更是達到了天量。紅肉跟白肉,白肉的量大量轉到紅肉,紅肉生產量越來越高,價格也越來越低。

產品交易別旬走勢圖:火龍果紅肉。(作者提供)

產品交易別旬走勢圖:火龍果白肉。(作者提供)

火龍果從定植到收成約14個月的時間,這一兩年因為火龍果進來搶種的農民,是後知後覺的農民,往往本身可能就是技術與資本的弱勢,因為追求好的利潤進來這個市場,火龍果每甲成園成本約30~40萬元,每百公斤的生產成本約2400~2800元之間,而目前的市場拍賣價已經到27元了,火龍果將可能不再是高經濟的果品,而是像高麗菜一樣產量過剩,果賤傷農的情況將在紅肉火龍果的產業發生。

月平均價比較圖:火龍果紅肉。(作者提供)

月平均價比較圖:火龍果白肉。(作者提供)

是危機也是轉機,紅肉火龍果絕對是未來台灣可能的外銷主力果品之一,紅色火龍果富含甜菜紅素,相關的研究發現具有抗菌、抗氧化、抑制癌細胞發展的特性,而目前國際上也缺乏大規模的紅肉品種。

月交易量比較圖:火龍果紅肉。(作者提供)

月交易量比較圖:火龍果白肉。(作者提供)

台灣的外銷常常有量不足的問題,但現在過量的生產,生產量不足的問題就降低,但是要做外銷,整體採後處理的問題就出來了。

如果我們能做好這一端,反而可以化危機為轉機,為農民帶來更多的利潤。

包含目標市場對果品的需求,如果重規格、酸度、甜度等。採後的溫度控制、出口的熱蒸熟處理(46.5度30分鐘,沒人在用藥劑燻製,千萬不要相信一堆奇妙的鬼扯喔!)、儲存時間延長、果品包裝等,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

但農政高層都只關注在虛無飄渺的農業4.0這些幻覺中。

醒醒吧!高官們,不要再整天說要將台灣優質果品推銷到全世界,能做的話,誰不想呢?現在國際已經從賣方市場變成買方市場,能出高價錢的市場,哪個國家不競爭呢?要競爭就要比品質跟安全。

該真正投入資源的是採後預冷處理、滅菌處理、催熟溫濕控制、運輸溫度控制、乙烯不利因素克服、運輸震動減低等相關的技術,才是維持外銷果品品質,增加外銷訂單。

當一個新的農產業逐漸成形的時候,我們的國際競爭力在哪裡呢?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貼自臉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