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大地之母的勇氣

在充滿陽剛的獨立戰爭中,不容女性直接參與軍事行動,若女人有機會上戰場殺敵,必定如大地之母一般,驚天動地,以獨立、自主、無畏和道德勾勒出生命的韌性。

陳小雀

翻開拉美歷史,女人是隱性分子,也是孤寂個體,卻在無聲無息中展現不平凡。尤其在獨立戰爭中,男人展現英雄本色,女人也巾幗不讓鬚眉,流血流汗共同為民主國家催生。

古巴詩人馬帝(José Martí, 1853-1895)在其散文《三位英雄》(Tres héroes),頌揚玻利瓦(Simón Bolívar)、聖馬丁(San Martín)及伊達爾戈(Miguel Hidalgo),三位十九世紀拉美獨立解放運動先驅。文中,馬帝還另外以「自由女性」形容多明格茲夫人(Josefa Ortiz de Domínguez, 1768-1829)。當年墨西哥起義行動走漏風聲,由於多明格茲夫人冒險通知伊達爾戈,才在西班牙人來不及防範下,順利點燃獨立戰火。

當年墨西哥起義行動走漏風聲,由於多明格茲夫人(圖)冒險通知伊達爾戈,才在西班牙人來不及防範下,順利點燃獨立戰火。(圖:www.libertaddepalabra.com)

在充滿陽剛的獨立戰爭中,不容女性直接參與軍事行動,卻也不得不讚揚女人的氣魄。

女人默默支持戰事,如多明格茲夫人等,即可成就大事;若女人有機會上戰場殺敵,像璜娜.亞蘇杜伊(Juana Azurduy, 1780-1862)中校一般,儼然大地之母,驚天動地。

古巴作家卡本迪爾(Alejo Carpentier, 1904-1980)在《美洲的神奇事實》(Lo real maravilloso americano)一文中,記下璜娜.亞蘇杜伊的英勇事蹟,她的步履、她的名字鏤刻於永恆,如神話色彩般,蔚成美洲的神奇事實,與尋找長生不老泉的探險家、醉心於黃金國的淘金客、反抗強權的百姓、爭取獨立的英雄,一起留名青史。

女人默默支持戰事,即可成就大事,若女人有機會上戰場殺敵,像璜娜.亞蘇杜伊中校一般,儼然大地之母,驚天動地。圖:http://www.elinformantenet.com.ar/)

1780年,璜娜.亞蘇杜伊出生於玻利維亞的一個傳統天主教家庭,父親為白人大地主,母親則是混血兒。當時的玻利維亞被稱為「上秘魯」,與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等地,共同被劃分為「拉布拉他總督轄區」(Virreinato del Río de la Plata)。由於父母早逝,璜娜十二歲時入修院當見習修女,卻因天生反骨而在十七歲被逐出修院。1805年,嫁給巴迪亞(Manuel Ascencio Padilla)軍官,當夫婿於1809年投入獨立戰爭之際,也注定她必須為南美洲的解放運動付出一切。

首先,家產被西班牙殖民政府充公,璜娜與四名子女為了躲避殖民政府的追緝而四處遷徙,四名年幼子女也一一死亡。後來,璜娜與丈夫在玻利維亞山區會合,並與丈夫並肩作戰,展現軍事長才。她的勇氣與智慧,成功解放了波托西(Potosí),也因而晉升為中校。孰料,丈夫巴迪亞於1816年捐軀,頭顱被西班牙軍隊高掛在戰戟上,而她身懷六甲,一人獨自面對激烈戰事。待小女兒出生後,仍持續為獨立運動而戰。

璜娜的勇氣與智慧,成功解放了波托西,也因而晉升為中校。丈夫巴迪亞於1816年捐軀,頭顱被西班牙軍隊高掛在戰戟上,而她身懷六甲,一人獨自面對激烈戰事。(圖:http://www.desarrollosocial.gob.ar/)

她是「上秘魯之花」,以獨立、自主、無畏和道德勾勒出生命的韌性;因此,玻利維亞山區的印地安人不叫她璜娜,而稱之「帕恰媽媽」(Pachamama),即印加文化的大地之母。烏拉圭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 1940-2015)在《女人》(Mujeres)中寫道:「璜娜騎馬馳騁在高山上和男人正面交鋒。她神聖的天藍色披肩在風中飄揚。她一手勒緊韁繩,另一隻手握劍殺敵。

玻利維亞山區的印地安人稱璜娜,為「帕恰媽媽」,即印加文化的大地之母。圖為阿根廷印加街頭藝術所彩繪的Pachamama。(http://www.iletaitunefaim.com/)

1825年,玻利維亞解放了,璜娜卻要不回被充公的家產,變得身無分文。為了獨立運動,她失去一切,包括丈夫、四個小孩,以及家產,必須窮苦度過後半輩子。她享年82歲,死後被草草葬在公墓裡,無人聞問。相較於璜娜的乖舛命運,其他獨立戰爭英雄,或被尊為解放者、或被視為國父、或擁有統治權、或占據歷史扉頁。

位於澳洲雪梨市 IBERO AMERICAN PLAZA 上的璜娜雕像。(http://www.cityartsydney.com.au/)

晚近,史學家為她作傳,文學家為她寫書,音樂家為她譜曲,英勇事蹟搬上大銀幕,也拍攝成電視連續劇。歷史終於給了她定位,在阿根廷和玻利維亞,紙幣、郵票上出現她的肖像,地名、機場、機構、組織等以她命名。

與璜娜一樣,尚有許多女人投入獨立戰爭,只是,在父權宰制之下,我們對女人的故事著墨不多,也不想探究,導致歷史上少了她們的位置!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