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地理眼》綠葉下的殷紅──漫漫光明之路

古柯是秘魯的原生植物,對栽培古柯的農民們來說,古柯不只是他們賴以維生的作物,更是在南美文化中具有悠久歷史的重要存在。而Apurimac和Ene Valley谷地因為孕育著全祕魯甚至全球最大量的古柯而惡名昭彰,這裡潛藏著政府的政策壓力與軍力,以及帶有恐怖主義和共產思想的「光明之路」游擊隊,兩股勢力於此相互較勁。

王郁婷(台大歷史系二年級)

古柯植物原生並栽種於南美洲西北部安地斯山脈一帶(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

在祕魯中部僻靜的河谷地區,農人們辛勤地在綠葉之間穿梭著,悉心照料一株株鮮嫩展葉的作物。然而在這幅祥謐如畫的風景背後,潛藏著政府的政策壓力與軍力,以及帶有恐怖主義和共產思想的「光明之路」游擊隊,兩股勢力相互較勁的結果,時常讓綠野染上一片殷紅。這裡是Apurimac和Ene Valley的谷地,因為孕育著全祕魯甚至全球最大量的古柯而惡名昭彰,同時又因叛亂集團光明之路的餘黨在此擔任運毒集團保鑣,使得情況更加複雜難解。

光明之路旗幟,左上圖案表示與農民、工人同在(維基共享)

古柯在祕魯—萬惡毒品或古老神物?

古柯是秘魯的原生植物,遍佈在南美洲西北部安地斯山脈一帶,雖因其可提煉各地明令禁止的毒品「古柯鹼」,而遭到美國為首的許多國家撻伐禁栽,祕魯政府也響應跟進。然而,對栽培古柯的農民們來說,古柯不只是他們賴以維生的作物,更是在南美文化中具有悠久歷史的重要存在。古時安地斯人在高海拔山區活動,咀嚼古柯葉做為溫和的興奮劑,以緩和高山症及各種疼痛不適,此一傳統療法流傳至今,依舊是生活此地的人們減緩病痛的良方。

然向政府登記後適量的培育古柯在祕魯屬合法行為,但古柯農坦承賣給政府的作物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絕大多數的古柯葉以更好的價錢賣給「其他買家」,政府認為這些流向不明的古柯葉製成古柯鹼後在境內及世界走私流竄1。而在這些販毒集團之中,最讓政府擔憂的便是二十世紀末至今祕魯最重要的叛亂團體「光明之路2」。

運毒集團的背後──光明之路與秘魯的過去

名列美國、加拿大和歐盟恐怖組織名單的光明之路,是創立於1960年代的共產革命團體,其創立者兼最初領導人Tupac Amaru原為哲學系教授,他帶領該組織以馬克思主義為基礎,試圖推翻祕魯既有的政府組織和政治制度。

光明之路的崛起背後,是祕魯農村地區的長期乾旱和資金匱乏,又缺乏完善的水電系統導致民不聊生,加之政策不良導致經濟衰退,工人或失業或被積欠工資。然而長遠觀之,祕魯在獨立後始終待解的種族衝突、政權合法性,及因應不斷上升的人口相應的長期經濟政策問題,不但未得改善,甚至越演越烈,當是社會混亂的根本因素。

在此一背景下崛起的光明之路成員約有一千人,主要為教師和學生,他們最初以學校作為基地,秉持左派共產思想,希望發起人民的革命以抵制腐化無能的獨裁政府。1980年代時,面對祕魯軍政府幾十年以來首次舉辦但顯然不公平的選舉3,光明之路發起「反對選舉,支持人民革命」的運動,並展開游擊和暗殺行動。此時的光明之路已成為一急速擴張的武裝集團,其控制的領土範圍不斷增加,以鄉村為基地,尤以安地斯高原地區為最,但此時的祕魯政府卻因沒有採取立即行動而任其坐大4

光明之路的反選舉海報(維基共享)

綜觀1980年代,光明之路展開全面的勢力擴大和暴力武裝,放火燒毀工廠並利用汽車炸彈炸毀發電廠、購物中心和政府機構。同時列舉長串的暗殺名單,初期僅限中央政府要員和軍事領袖,後期甚至涵蓋地方行政人員和富裕階級,加上對不服從者的殺戮,使全國陷入混亂和恐慌之中,死傷人數粗估不下數萬人5

祕魯電影《TARATA》改編自當年利馬的爆炸案

然而在1992年,光明之路以汽車炸彈攻擊首都利馬的一處高級商業區,造成龐大的死傷和損失。雖其初衷是抗議勞工失業、死亡及資金的挪移,且內部亦自我檢討並認為這是小組內缺乏妥善溝通而行動的結果,但其激烈的手段已失去民心甚至引起公憤。事後總統Alberto Fujimori全面加劇打擊光明之路的行動6,並於該年逮捕領導人Abimael Guzmán,此後光明之路組織似乎沉寂一時。 

光明之路簡史及分布地(圖片來源:Terror en el Perú)

沉澱之後──二十一世紀的光明之路

Abimael Guzmán被捕之後,二十世紀的最後十年幾乎少有光明之路的消息。然而直到千禧年過後,祕魯政府才再一次驚覺,該組織不但潛伏在農村地區扎根已久,甚至重新受到部分學生和知識分子的支持。

近年來較活躍的光明之路主要分為兩大派,一派繼承運動期間以農村做為基地,持續深耕因地處偏遠又多為少數民族,而長期受政府忽視的農民7。S&F企業的執行長Frank Hyland曾寫道:「光明之路藉由該國對部分農民的漠不關心甚至全然的冷漠,得以輕鬆地建立基地。」光明之路以地區經營的方式,建立範圍內的古柯交易管道,以公平價格向農民收購古柯,組織則負責運輸或向其他經營者收稅,同時確保全體人員的安全和交易對象的穩定,因此被稱為「安地斯山脈上單位密度產量最高的生產商」。

VRAE地區光明之路的領導人,於2012年被捕

另一方面,以MOVADEF8為代表的組織不斷爭取釋放Abimael Guzmán以及其他被控恐怖主義的犯人,並認為他們是「政治犯」。該組織曾兩度註冊為政黨卻失敗,Alfredo Crespo9認為這顯示出祕魯政府的「反民主傾向」。該組織已獲得許多祕魯年輕人的支持,甚至有人認為「Abimael Guzmán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解決祕魯問題的人。」同時該組織成員已在部分地區當選重要的政治職務,與各地公會合作並參與教育工作10。然而許多人認為這是「年輕人太過年輕以至於沒有經歷血腥屠殺的歲月,抱持理想主義受到影響的結果。」因此呼籲政府做好年輕人的教育工作,認清光明之路作為恐怖主義暴力集團的事實。

左為Abimael Guzmán和律師Alfredo Crespo,諷刺他們登記政黨,實為意欲操控政府和國家(圖片來源:www.blogcyh.com)

古柯農民的未來──全球化和武裝集團下的犧牲者

過去,深居山區的農民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然而隨著國際運輸貿易的興起和毒品交易的龐大利潤,種植古柯的範圍悄悄的擴大,終至遍布整片谷地。對於古柯農來說,種植此一原生且習以為常的作物並無任何不妥,同時也足以讓缺水缺電的山區生活漸次改善。但是在1980年代祕魯政治紛亂的時期,遠居偏鄉的農民卻在國際政治力量交換下首當其衝,美國當局借錢並指導對抗光明之路等左派團體的政府軍,同時雙方在緝毒方面的積極行動理念一致11。1990年初美國和包括祕魯在內的幾個安第斯國家簽訂Cartagena Agreement12,之後美方除繼續協助鎮壓左派勢力叛亂,更提供3000萬美元的緝毒援助13

隨著國際反毒勢力的興起,祕魯農民面臨生活與道德混亂的兩難。邊遠山區的生活艱苦而資源匱乏,年可四收的古柯相較其他經濟作物,產量高、賣價好,同時也是傳統生活的重要部分。然而古柯做為古柯鹼的主要原料是鐵錚錚的事實,農民或許不清楚此一國際道德壓力源自何來,卻能明確地感受到政府對其作物長年來政策上的不友善,因此認同甚至支持協助其營生的光明之路也就不足為怪了。然而光明之路與農民也非單純的互助關係,1980年代有為數不少的農民加入游擊隊戰死,或因反抗光明之路而為其所殺,彼此迫於現實愛恨交織、相互利用,爭取在獨裁又階級僵化的政府統治下繼續生存。

政府軍駐守在古柯田,煙霧及火光為古柯加工廠(Chinapost)

古柯的難題與光明之路的歷史定義

古柯在國際上普遍與古柯鹼做直接聯想,被認為是增添犯罪和社會混亂的毒物。然而古柯鹼只是古柯的眾多提煉物之一,除此之外還可製成麻醉劑、茶或為食品增添風味的香料14。因為古柯植物與秘魯文化的淵源,其種植和管控的拿捏實為一大難題,近年祕魯有一批新興的政治人物,主張全面合法化古柯種植和最簡單的古柯鹼加工,然而反對的聲浪也從未消失。此一問題當中最受直接衝擊的農民,有沒有義務改種其他作物?是否該為毒品問題負責?不靠毒品交易後他們的生活品時又該由誰來擔保?

可口可樂看板上的彈孔,象徵意義鮮明諷刺(圖片來源:The Spectre)

這些林林總總的問題不但涵蓋了歷史文化的兩難,更讓政府態度始終游移不定的,是光明之路在其中始終扮演的關鍵位置。然而屏除毒品交易不看,光明之路讓祕魯政府害怕的究竟是什麼?真的是擔憂恐怖主義的暴力行為傷及無辜,還是害怕其左派思想顛覆右派政府既得經濟利益?祕魯設計師Maximo Laura評價道:「從歷史來看,光明之路是我們最重要的運動之一,因為它是唯一能夠改變秘魯的一項運動。」無論是褒是貶,面對再次崛起的光明之路和愈加擴大的古柯種植,祕魯政府的政策不但受到國際社會矚目,更是國家未來的成敗關鍵,走錯一步,甚至可能使內戰的歷史重演。

註解》

1. 古柯種植者聯盟聲稱,祕魯境內只有50%的古柯葉用以製成古柯鹼,但政府根據調查結果反駁,祕魯境內可能有高達90%的古柯葉用以製作古柯鹼。

2. 西班牙文稱「Sendero Luminoso」,英文稱「 Shining Path」,其自稱「Partido Comunista del Perú」(祕魯共產黨)。

3. 光明之路認為政治權力依舊掌控於菁英和富裕階層而未普及於大眾。

4. 當時的總統Fernando Belaúnde在軍政府執政多年後又重新掌權,急於重整政局而忽視光明之路的威脅;內政部長José María de la Jara相信能透過警力能輕意解決而過於輕敵。

5. 根據祕魯政府報告顯示,平民死亡人數約一萬一千多,加上因內戰而死亡的雙方人馬共計逾七萬人。

6. 1992年祕魯面臨巨大的政治變動,總統Alberto Fujimori於該年發動政變,解散國會並導致法律體系的解體,同時控制了傳播媒體,此一行為大幅增加了國內更加激烈的抗議行動,光明之路即是其中之一。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在軍方鎮壓過程中有多次手法過當的殺戮行為,總統Alberto Fujimori卻在下台前宣布「1980年至1995年間,曾觸犯人權罪行的軍警可獲得特赦」,此舉引來國際人權組織和各國撻伐,被認為是國家濫權侵害人民的行為。

7. 主要種植作物為古柯。

8. Movement for Amnesty and Fundamental Rights。

9. MOVADEF組織的創立者,同時也是Abimael Guzmán的律師。

10. 祕魯教育界為了「被控恐怖主義的教育者之反聘問題」展開激烈爭辯,根據官方統計人數為137人,但民間報告甚至有高達802人的數據。

11. 祕魯雖有部分人支持古柯種植,但古柯作為光明之路的主要財源,若要斬草除根必須全面徹查;美國立場則為堅定反毒。

12. 由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厄瓜多、委內瑞拉、秘魯等國政府共同簽屬的「安第斯區域一體化協定」,維護各自的主權獨立,以邁向區域共同體為目標。

13. 美方軍事援助在1992年Fernando Belaúnde政變後停止,因為認為總統行為已嚴重侵害人權,故而徹援觀察。

14. Coca Cola飲料中含有古柯提煉配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地理眼GeogDaily:【秘魯】綠葉下的殷紅-漫漫光明之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