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開放民進黨》課綱「微調」後,白色恐怖存不存在?

教育部雖一再宣稱課綱調整並沒有刪除白色恐怖,實則是因為去年起教師團體與社會輿論都再三批判不應刪除白色恐怖事例,才使教科書編輯與審議單位退讓。除了教科書審查之外,尚有大考這一關,我們也該進一步思考,是否該揚棄期待國家給一個「標準答案」的想法,檢討甚至廢除課綱與教科書審定制度,把真正的教學專業自主還給第一線。

郭復齊

2014年教育部以「符合憲法、配合國際脈動調整議題並適當精簡內容、錯處勘誤與內容補正」為由,將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與社會領域課程綱要「微調」,進而引發爭議。學者、社團、教師團體在同年度發動抗議活動,但教育部不為所動,仍執意推動課綱微調。

不料在2015年,先是要求公開微調決策資訊的訴訟勝訴,民間力量重振旗鼓,五、六月間全台共有兩百多所高中職學生出面反對課綱微調,教育部才重視此一問題。國教院原本強硬表示「要求教科書出版業者不得提供影響學生學習權益的舊版教科書,也是教科書審定機關應善盡的責任與義務」,強硬要求教科書出版業者不得提供舊教材課本。在民間強烈反彈下,改口「教育部會完全尊重各校教師自主選書或自編教材,不會有其他行政干預」,教育部看似態度急轉彎,然而卻仍留有許多問題待討論。

五、六月間全台共有兩百多所高中職學生出面反對,教育部才重視課綱微調問題。(記者廖耀東攝)

首先,教育部到底有沒有要求在公民課綱內刪除白色恐怖呢?依據教育部所成立的「課綱微調QA站」主張「概括性說明取代原課綱明確的舉例限定,實際上其目的係希望給予教科書編者及授課教師,能有更多元的題材與本於教學專業自主的空間」。意思是說明欄的內容得由編撰者與教師斟酌變更與調整。然而本次教育部「微調」課程綱要,以第一冊為例,卻有極大部分集中在「說明」欄位的變動,包含調整家庭文化的說明、中華文化的說明與住民自決的說明。顯然對教育部而言,說明欄並非「僅供參考」,而是值得大動干戈,斤斤計較的戰場之一。

教育部雖一再宣稱課綱調整並沒有刪除白色恐怖,實則是因為去年起教師團體與社會輿論都再三批判不應刪除白色恐怖事例,才使教科書編輯與審議單位退讓。反觀同為說明的「中華文化」,教科書編輯私下表示國教院要求第一冊課本務必加入「中華文化」,否則將不會通過審議。簡言之,對於課綱說明欄的內容,出版社與作者想要「變更、調整」時,都不得不考量審查委員的意見,很難說有專業自主可言。

教育部雖一再宣稱課綱調整並沒有刪除白色恐怖,實則是因為去年起教師團體與社會輿論都再三批判不應刪除白色恐怖事例,才使教科書編輯與審議單位退讓。(資料照,記者劉婉君攝)

正如同此次課綱「微調」主導者王曉波教授在2015年4月23日接受中國美南新聞採訪 時指出「今年8月1日開始實施的微調後的高中歷史課綱,不只是要求對『項目』進行修改,而且對用詞的『性質』都作了詳細規定。」王曉波教授認為微調後的課綱編寫的教科書,必須寫清楚「我國第一大島是台灣島,而不是海南島;我國最高山是珠穆朗瑪峰,而不是玉山;台灣慰安婦一定是『被迫』的」。足見王教授認為,教科書的審查必須要貫徹課綱所顯示出的統一觀點,作者若撰寫了此一觀點「性質」相悖的內容,無論其範圍是課綱本文、說明欄或是未特別明文,都很有可能會在審查時被要求「寫清楚」。

除了教科書審查之外,尚有大考這一關。教育部原本態度強硬,要求大考中心考試內容應依照「微調」課綱考試,現在又說出課綱僅供參考,新舊課綱並行,爭議內容不納入考試範圍。此一說法的轉變,更顯得教育部所為教師專業自主的概念,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抗議聲中,逐步退讓的說明,而不是真心認同教師具有專業自主性。若三年後風頭過去,教育部屆時會如何界定「爭議」,大概又會引起一場爭議。

從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教育部一再聲稱僅供參考的說明欄,透過教科書審定、大考的運作,導致出版社與作者的自我審查,實際上仍嚴重限制了教學自主。藉由本次微調爭議,我們也該進一步思考,是否該揚棄期待國家給一個「標準答案」的想法,檢討甚至廢除課綱與教科書審定制度,把真正的教學專業自主還給第一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開放民進黨:郭復齊 課綱「微調」後,白色恐怖存不存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