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阿波羅的第十位繆思

阿波羅有九位繆思,分別掌管九項藝術。但是,在十七世紀的墨西哥出現第十位繆思,她在麵粉裡玩起陀螺來,研究著陀螺所畫出的圓圈,並批評說:若亞里士多德懂得烹飪,會寫出更多作品。

陳小雀

1651年,在墨西哥城外七十公里處的一個小鎮,誕生了一名小女娃,取名璜娜.伊內絲.德亞斯巴赫.拉米雷斯(Juana Inés de Asbaje y Ramírez,1651-1695,以下簡稱璜娜)。女娃係私生女,生長在小康的「克里歐優」(criollo)家庭裡。所謂的「克里歐優」即生長在美洲的歐洲白人,其社會階級僅次於來自伊比利的半島人。

璜娜係私生女,生長在小康的「克里歐優」家庭裡。(圖:barnardwomenandculture.wordpress.com/)

璜娜自孩提時代便展露文學天賦,由於當時的知識大多以拉丁文撰寫,為了取得拉丁文這把開啟智慧與真理的鑰匙,她於1659年隻身前往墨西城,冀望就讀皇家暨教皇大學(La Real y Pontificia Universidad)。皇家暨教皇大學係美洲最古老的大學,乃貴族子弟高談闊論、男人談詩論藝之地,當然不允許一名年僅八歲的女娃入學。秀外慧中的她,拉丁文文法僅學了二十課,即掌握了這個古老語文,並開始以拉丁文寫詩,聲名傳遍墨西哥城。

亞瓦雷茲(Antonio Sebastián Álvarez de Toledo y Salazar, 1608-1715)受封為曼塞拉侯爵(Marqués de Mancera),奉西班牙國王之命,於1664年,赴墨西哥擔任「新西班牙」第二十五任副王。曼塞拉侯爵性情隨和,夫人溫柔婉約,一聽到墨西哥城裡有位才貌雙全的奇女子,便將她延攬入宮,作為侯爵夫人的女伴。

曼塞拉侯爵(圖)擔任墨西哥「新西班牙」第二十五任副王時,一聽到墨西哥城裡有位才貌雙全的奇女子,便將她延攬入宮,作為侯爵夫人的女伴。(維基百科)

娉娉嫋嫋十三餘,她的美貌、她的文才、她的聰敏,立即贏得曼塞拉侯爵夫婦的歡心,而稱她為「寵兒」(niña mimada)。為了炫耀璜娜的才華,侯爵特地邀請四十名飽學之士與璜娜進行一場「科學比試」(cienfítica lid),比試持續了二十天,試題容包羅萬象,從拉丁文到數學,從文學到音樂,從宗教到哲學,從天文到地理。小丫頭的才智讓那四十位老學究目瞪口呆,侯爵將這場比試結果比喻成一艘「皇家戰艦」(galeón real)擊潰一群小船(chalupas)。

受制於封建氛圍,現實環境不允許漸漸長大的她鎮日寫詩作詞,十七世紀的女人終究要走入廚房,那麼是要走入百姓家的廚房?還是修道院的廚房?璜娜毅然決然投身修會,因為修會意味著知識寶庫。璜娜視廚房為思想的溫床、創作的搖籃,廚藝對她而言,絕非雜役,而是知識的啟蒙;於是,她在麵粉裡玩起陀螺來,研究著陀螺所畫出的圓圈,並批評說:若亞里士多德懂得烹飪,會寫出更多作品。作詩寫詞之餘,璜娜也紀錄了十七世紀的修會飲食文化,將修會食譜書寫成冊。

璜娜投身修會,紀錄了十七世紀的修會飲食文化,將修會食譜書寫成冊。(圖:omaywebe.com)

然而,即使隱身於修會,璜娜的才華仍不容於專制的父權社會,有感於此,她常藉詩作質疑當時男女不平等的雙重標準,卻屢遭大主教亞基雅(Francisco de Aguiar y Seijas, 1632- 1698)告誡,斥責她不研讀天主教奧義,卻沉迷於世俗文學。1691年,正是多事之秋,墨西哥瘟疫肆虐,處處哀鴻遍野。大主教亞基雅數度藉機要璜娜捐款救災,最後索性不許她再專研學問,下令取走她個人的四千冊藏書、文具、樂器、科學儀器,悉數變賣,美其名救濟窮人。此舉對一位終生追求智慧的人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哀莫大於心死,四年後,璜娜染上瘟疫,再加上被剝奪求知權,使病榻上的她失去求生意志,不久後便病逝,結束四十三歲短暫一生。

墨西哥1984年版面額1000 Pesos紙鈔上即有璜娜的肖像。(圖:網路)

璜娜的作品十分豐富,不僅數量多,文體亦相當多元,有當時流行的書信體,也有散文、韻文、喜劇和宗教劇;堪稱墨西哥最偉大的巴洛克女詩人,被譽為「第十位繆思」、或「墨西哥鳳凰」,也被奉為拉美女性主義先鋒。其實,璜娜像極了塔裡的女人,她將自己禁錮在修道院裡,在圖書館裡,在廚房裡,在房間裡;封閉的空間宛若「子宮」,而璜娜彷彿蜷曲其間的胎兒,在孤寂中探索太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