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與文革世代交手最忌天真無邪

設下「一中陷阱」的是北京、對不上鉤者喊打的是北京、不願面對台灣主權獨立和平協商的是北京,但一心一意期盼兩岸統一的也是北京。這種「既要便宜,又要賣乖」,沒有深厚共產黨訓練的人恐怕是做不來的。在商言商,利潤固然要追求,最終的風險也要規避,尤其與這個文革世代的人交手,冷靜研究的心不可缺,最忌諱的是頭腦發熱而一派的天真無邪!

顏建發 

中國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5月29日在江蘇省南通舉行的「2015台商產業轉型升級峰會」侃侃而談地說:「小的區域在全球化時代容易被邊緣化,連歐盟都知道要抱團(團結)」。從區域經濟的角度來看,陳德銘這句話是有學理與事實根據的。今日東南亞國家由於個別的經濟力微小且脆弱,因此他們組成東南亞國家協會,既千方百計尋求內部經濟整合,又要建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與外部進行整合,說得具體一點就是要以「打群架」的方式來面對外來更嚴峻的競爭壓力。

陳德銘說,「小的區域在全球化時代容易被邊緣化,連歐盟都知道要抱團(團結)」。從區域經濟的角度來看,這句話是有學理與事實根據的。(記者簡榮豐攝)

事實上,台灣對這一點也早有認識,也才因此千方百計地想要想與地緣關係最近、投資與貿易關係非常密切的東南亞進一步經貿整合。但何以作為東協境內主要的投資與貿易國的台灣,却始終被排除在外而無緣與東協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答案是:中國的刻意阻撓與打壓。陳德銘教起台灣人經濟學的ABC,但相信他深深了解箇中知緣由。

而令人感到錯亂的是,他竟還評道「兩岸本屬一家,如果不抱團,會被天下恥笑。」陳德銘這番話顯示他並不了解台灣人的反感情緒。正由於北京「以商圍政」、「以經促統」的手法太拙劣,又常威脅台灣不怎麼樣,就會怎麼樣,多數台灣人心存疑慮。試問陳德銘:您如果是台灣人,您對於兩岸的經濟整合難道不會越來越反感與不安嗎?在此邏輯與氛圍下,僅僅想要和中國抱團,反而才會遭到天下人恥笑,不是嗎?

台灣千方百計地想要想與地緣關係最近、投資與貿易關係非常密切的東南亞進一步經貿整合。但作為東協境內主要的投資與貿易國的台灣,却始終被排除在外。(AFP)

陳德銘又說,兩岸能否繼續沿著「九二共識」在和平發展道路上前行,「這跟我們的生存、跟我們的轉型升級是相關的」,此說法更是莫名其妙。設下「一中陷阱」的是北京、對不上鉤者喊打的是北京、不願面對台灣主權獨立和平協商的是北京,但一心一意期盼兩岸統一的也是北京。這種「既要便宜,又要賣乖」,沒有深厚共產黨訓練的人恐怕是做不來的。其實要解開兩岸的結,關鍵在北京,陳德銘捨此不由,又要顛倒是非,再好脾氣的台灣人,也會聽得咬牙切齒、血脈賁張的。共產黨人的邏輯如此不講理,也難怪兩蔣時期稱他們是「共匪」!

陳德銘還表示,希望介紹台灣青年到中國工作。他說,「大陸每年要解決新增就業1000萬人的問題,來個5萬、10萬甚至50萬個台灣青年,不會對我們勞動力市場造成很大影響」。這種論調看似友善與大方,但如不去除統戰的陰謀,台灣人心中的憂慮仍無法釋然。過去十幾年來,中國在台灣民間商業界,花大錢挖人、挖技術,有些甚至整廠挖走,這樣在刨台灣的根,而政治上對台灣「餵、養、套、殺」的步步設局,無所不用其極。這種政權會心慈意善地為台灣的前途安置光明燈,恐怕連神明也不會信的。

過去十幾年來,中國在台灣民間商業界,花大錢挖人、挖技術,有些甚至整廠挖走,這樣在刨台灣的根,而政治上對台灣「餵、養、套、殺」的步步設局,無所不用其極。(彭博)

最後,他提到「一帶一路」,希望引導台商到西部發展,形成產業的「葡萄串效應」。試想,中國共產黨的戰略思想向來是立足於「以我為主、對我有利,趨利避害,為我所用」之原則。眾所皆知,西部的經濟匱乏,而漢人與維吾爾族的矛盾日益加深,一直是北京的痛。為解此憂,「一帶一路」在框架上正可滿足環繞在以中國為主的「多國合力治維」之效:既可開發,又可合力抑制維吾爾族可能的反叛。只是,作為開發主體,中國境內的漢族在族群身份上與中小企業經營能力上,皆不如台商適合,因此引台商入西部,可謂一石三鳥之策:

一、再一次針對台商擅於中小企業之長,利用其資金、技術與管理,為中國開發最後一塊欠發達的地區。

二、藉由拉住台商,將兩岸經貿關係綁得緊緊,讓台灣的政治傾向不至於太遠離北京的視野。

三、以台治維。過去二十年來,北京的治疆政策可以說徒勞無功,新疆的族群騷亂越演越烈。

台商不管身分、管理能力或豐富的經驗,皆較當地的中國漢族更適合、也更優越。表面看來北京嘉惠台商,實則台商是北京手中可利用的王牌。

「一帶一路」在框架上正可滿足環繞在以中國為主的「多國合力治維」之效。只是,作為開發主體,中國境內的漢族在族群身份上與中小企業經營能力上,皆不如台商適合。(AP)

略有研究中國共產黨的人都清楚,共產黨並非吃素的。跟所有的中國高官一樣,陳德銘一副助台商、救台灣的架勢,其身段演來是「抹壁雙面光」(台語:兩面皆好),實則是在打「既可得便宜,又可賣乖」的算盤。當然,在商言商,任何對我有利者,台商不需全然拒絕,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拿人好處時,也要瞻前顧後、左思右想,不可一廂情願。台商要知利潤固然要追求,最終的風險也要規避,同時,台商最終的祖國在台灣。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尤其與這個文革世代的人交手,冷靜研究的心不可缺,最忌諱的是頭腦發熱而一派的天真無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