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爭論廢死就能解決造成犯罪的社會問題嗎?

巫彥輝

「真的很可惡,恨死他,恨不得看到他一拳K下去,甚至將他阿魯巴至死,或者將他吊起來讓大家射飛鏢,讓他痛不欲生。」

相信大家的多半跟我差不多,事發當下一開始的憤恨情緒想必是可以理解的,依稀記得一年前爆發鄭捷北捷隨機殺人事件與此時此刻,當下我的情緒是如此和大家一樣的憤恨不平,甚至恨不得有動用私刑的欲望。

然而,在我們憤恨不平,甚至恨不得動用私刑;或者這時不斷提起廢死與否,把廢死聯盟拿出來鞭的論戰同時,有沒有什麼問題是比這些更重要、更核心的問題須要我們更加重視呢?

今天不談廢死,我們來談造成犯罪的背後因素。

割喉案事發當下一開始的憤恨情緒想必是可以理解的,當下情緒如此憤恨不平。(記者陳志曲攝)

『根據日本法務省的研究,61件隨機殺人案中,有22件(42.3%)動機是「對自己的境遇不滿」,10人是「對特定人士感到不滿」,9人是因為「自認無法在外生活而想要坐牢」,6人是「想自殺、想被判死刑」,5人是基於有殺人的慾望。』

一年前,由鄭捷所犯下的臺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跟一年後的今日爆發的隨機割喉案,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同樣的對社會產生喪志,對未來喪失希望。

極端的犯罪則彰顯出這個社會呈現失序(disorder)的狀態,澄清一下,這句話並不是要將造成隨機殺人的原因歸因於這個社會,沒有錯,犯罪動機取決於他本人,他殺人,他犯罪,他可惡,他活該應當負責,社會並沒有對不起他,是他對不起整個社會。但是,是什麼環境下會造成這種隨機殺人事件一而再發生,這是我們這個社會值得探討的議題。

一年前的鄭捷北捷隨機殺人事件,因為極端人格加上精神壓力因此犯下如此偏差行為;一年後的今日隨機割喉案,龔姓嫌犯則是因為失業,對個人生涯、社會喪志,故此犯下刑案。

極端人格以及精神壓力的問題,須要透過不斷的心理諮商輔導追蹤加以預防治療,而造就這種精神壓力的肇因,這顯示出我們升學主義掛帥的教育制度,造就學生只知道讀書應付考試,忽略了學生各項均衡發展,甚至不知如何妥善紓解壓力所產生的結果。

今日爆發的隨機割喉案,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同樣的對社會產生喪志,對未來喪失希望。(記者羅沛德攝)

而失業的問題,則是突顯出政府對於就業保障的社會福利制度問題,政府理應提供職業訓練、增加工作機會等措施保障就業,然而我們的政府不但沒有正視這個問題,反而還進一步加快讓產業出走、大舉西進的地步,即使對方對臺灣主權不斷的造成威脅也在所不惜。

新自由主義的擴張,這個社會強調發展主義,造成了1%溫拿以及其他被剝削的底層社會人們的差別,極端的人們遭受環境的剝削,加上政府不公不義的施政,造就人民不滿社會的程度不斷提升,對未來產生悲觀,甚至政府的不公不義的政策間接的殺人,例如2013年苗栗大埔張藥房由於劉政鴻迫遷強拆,造成老闆張森文自殺的憾事。

然而我們的政府卻不但不知悔改檢討,仍一味背離民意的一意孤行,更造就了去年318反黑箱服貿的太陽花學運,進一步號召人民走上街頭。之後執政黨、政府還是不願提出改革的誠意,去年1129國民黨的挫敗正是人民給與執政黨的教訓,然而政府還是不知悔改,也不願修憲及補正公投、選罷法還權於民,更在今年更是重蹈覆轍,硬是強推極具爭議、違反行政程序的「黑箱課綱微調」,更是點燃全國高中生的怒火。

以上列舉出種種令人民對社會、未來產生悲觀、喪志的因素,這些因素能豈是討論廢死與否就能解決的呢?

唯有面對背後養成極端人格的「根本問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就如苗博雅所言:「必須透過整體的社會、就業、經濟、文化、教育政策改革,才有可能革除弊端。」「希望透過制度改革,讓台灣成為人人都有機會幸福、尊嚴地生活的國度。」,至於廢死與否,我相信杜絕養成極端怪物的途徑更是現階段重要的事,這也是我一直沒有對廢死議題做實質論辯的原因,因為,環境問題不解決,廢不廢除死刑根本無法杜絕下一個怪物產生啊!

(臺中教育大學學生)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