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台灣人寧信路人甲不信政府高官(上)

我國憲法原來的文本是內閣制,總統在政府決策過程中只有強大的「實質支配力」卻沒有明文的「合法的介入地位」,國會調查權對付不到總統,卻保証會整得各部會首長這些「小廝」七葷八素,部長們在總統、國會甚至行政院長三方夾擊下會愈來誠惶誠恐愈變得無能,而部長們愈無能又保證人民會愈痛苦。

林濁水

5月底兩個民間機構接連公布了令馬政府難堪透頂的民意調查,一個是「台灣指標民調」公布的民眾對內閣10位重要部長的觀感。這個調查,財政部長張盛和獲得最高滿意度,但是非常稀奇,滿意度只有18%,其他9人有5位竟然10%都不到,更不可思議的是,堂堂部長們,執掌國家部會大政,但是他們做了那些事,有六、七成民眾一點印象都沒没有。

台灣指標民調,民眾對部長觀感

另外一個是「李國鼎基金會」辦的社會信任度調查。他們調查了民眾對14種身分的人的信任程度,發現民眾信任度最後一名居然是政府官員,比記者名嘴民代還不被信任,依基金會的調查,十幾年來。立委和高官互相相比較誰最不受信任,在前10年,最不受信任的是立委,最近幾年則淪到部長高官。

民眾信賴度排名表。 (來源,群我倫理促進會)

過去,台灣經濟奇蹟時期,對這些經歷專業、學歷之高也名列世界前茅的政府高官大家沒有不肅然起敬的;怎會想像今天民眾對高官部長觀感竟然會淪落到這一個地步。

李國鼎基金會的調查,最令人稱奇的是當民眾對高官、立委、總統、法官整個代議體制都高度不信任時,十多年來對社會上隨時遇上的「路人甲」,也就是調查報告中的陌生的「社會上大部分的人」的信任度反而急速上升,在2000年代初,民眾對路人甲的信任度很低,只有三成多些,他們被排在信任的末段班,但是最近幾年,信任度已經超過六成,排序推進到到相當前面。社會中彼此強烈的信任感,就是像韓寒那些外國人來到台灣感到街頭溫馨的來源,這也使「人」成了台灣最美麗的風景。這在政治上既意味著走向成熟的公民社會,更意味著他們對高官的不信任不但不是民眾狐疑的天性,而是高官甚至整個代議體體太令這些成熟的公民太失望了。

近幾年,民眾對路人甲的信任度已經超過六成,社會中彼此強烈的信任感,就是像韓寒那些外國人來到台灣感到街頭溫馨的來源,這也使「人」成了台灣最美麗的風景。(記者吳政峰攝)

社會觀感今昔差別那麼大,高官出場氣勢自然南轅北轍,尤其面對國會時表現最是極端。過去部會首長神氣,完全把國會當行政院立法局,當他們的橡皮圖章,相對的國會議員見各部會首長總是矮了好幾截;現在情況完全逆轉,媒體這樣描述:「離職部長形容,為了與立委溝通,經常得在立院跑上跑下,碰到要與其他部會等候朝野協商時,在會議室外的冷冷風中,站個15分鐘也是常有的事。」於是過去立法院是「橡皮圖章」,當今部長成了大牌立委的「小廝」,要推動的重大政策,常要先問黨籍立委「要什麼」。

過去部會首長神氣,完全把國會當行政院立法局,當他們的橡皮圖章;現在情況完全逆轉,當今部長成了大牌立委的「小廝」,要推動的重大政策,常要先問黨籍立委「要什麼」。(記者王藝菘攝)

由於這幾年民間對總統怨氣冲天,批總統有權無責,立委也就大聲呼籲要強化國會監督來制衡總統。他們主張「恢復國會聽証權和調查權」是最好的手段。問題是,我國憲法原來的文本是內閣制,總統在政府決策過程中只有強大的「實質支配力」卻沒有明文的「合法的介入地位」,這樣一來,國會調查權對付不到總統,卻保証會整得「小廝」七葷八素,部長們在總統、國會甚至行政院長三方夾擊下會愈來誠惶誠恐愈變得無能,而部長們愈無能又保證人民會愈痛苦。

因此,國家要正常化,「恢復國會聽証權和調查權」是必定要走的路,但是「國會聽証權和調查權」必須擺在修改成健全的內閣制或是總統制或者半總統制的憲政體制中才行的通。

立委主張「恢復國會聽証權和調查權」。問題是,我國憲法原來的文本是內閣制,總統在政府決策過程中只有強大的「實質支配力」卻沒有明文的「合法的介入地位」(記者羅沛德攝)

最後,我們的部長長期維持「高學歷+傑出技術官僚」的雙重背景,是所謂的專業內閣,這正是創造了我們模仿的雙首長制的法國戴高樂總統他的最愛,這樣的內閣過去在台灣也演出得非常出色,那麼現在經驗歷練和過去一樣豐富,學歷還更加傑出,做起來為什麼反而糟糕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專業內閣在時空環境改變後的現在行不通了?或者是更精確地說,民主化之後,如果內閣只往專業的方向一路衝到底,反而是會出很大的問題?這應該進一步講淸楚説明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