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全面真軍》禮讓(第)三小(勢力)--第三勢力憑什麼?

全面真軍

隨著2016年大選的將近,各政黨的區域以及不分區立委的名單也逐漸成形,然而在近日,為臺灣反核不遺餘力,甚至願意以絕食表達反核決心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先生認為民進黨應該禮讓給社民黨、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即318學運後如雨後春筍出現的林立小黨至少20席的艱困選區席次,其一番發言,讓民進黨與第三勢力是否要依循柯文哲模式進行整合,再次引發群眾的議論與關注。

面對拐瓜劣棗的對手,即使自己的智庫與酒囊飯袋無異也是會竊喜的。圖與圖說無關。

所謂的柯文哲模式,亦即用民調來決定民進黨以及第三勢力最有機會在該選區勝選者參選,日前在當時如日中天的「島國前進」發言人陳為廷宣布參選後,曾一度引發其是否亦應循此模式進行的論戰,但是其後發生的一連串性騷醜聞讓陳為廷不得不黯然退選,也證明了不是每個政治素人都能如柯文哲般,經得起醜聞、輿論,甚至是過往污點的考驗。

強烈推薦:鬼島夢想家(11)島嶼春光,堪稱2014最強神曲。圖與圖說無關。

而林義雄前主席的說法,也並不是完全的柯文哲模式,而是民進黨必須「無條件」讓出至少20個選區,並認為此舉才是在2016年的立委選舉中讓國民黨席次不過半的唯一方式。然而此舉是否真的能夠奏效?尚須考慮到選制的問題。現行的立委選制,臺灣的立委選制是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即一票立委票,一票政黨票,以該選區最高票為區域立委;而政黨再依得票比例分配剩餘席次。與地方議會一選區內多席次的最高票當選之選舉方式截然不同。

開口就是20個選區,這要回應也不是容易的事.....

由於地方議員選制是一選區會有多席次人員當選,故政黨內可能會協調,將最有可能取得最高票的候選人票數協調給取得席次上有危險的候選人,即所謂的「配票」。然而在立委選舉上,必須在該選區得票數最高才能勝選,因此候選人在選區長期的經營與投入至關重要,空降部隊若要取得優勢,只能依靠當地的選民結構,如國民黨在離島與原住民的選票上,就佔有極大的優勢。

綜上述,選前一年才宣布投入區域立委選舉的第三勢力,他們要想得到區域立委的選勝,相較於其他己經在當地深耕多年的人而言,就已經輸在了起跑點上了。然而林前主席卻樂觀地認為:民進黨讓出20個選區,就能讓第三勢力如時代力量和社民黨等有足夠的區域立委參選人席次來提名不分區,姑且不論這些第三勢力政黨能否提名出足以在區域立委角逐中獲勝的人選,該政黨是否能夠得到超過5%的票數,以讓他所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名單能派上用場,都仍然是未知數。

此外,先不提民進黨與這些第三勢力間的整合方式為何,第三勢力內部的整合也是問題重重,三國演義開篇第一句就是: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第三勢力之間就宛如關起門來的合縱連横遊戲,卻完全忽略自己是不是有足以影響群眾的效益。日前時代力量提名的候選人胡博硯先生,甚至說出「民進黨之所以願意協調,是要我們支持蔡英文,如果你們不願意協調,我們就跟蔡英文切割。」的言論。這樣的發言是否昧於現實,抑或是夜郎自大,就留待讀者自行觀察了。(筆者發文前,胡博硯先生已宣布退黨,亦再次顯示了第三勢力內部的不穩定性。)

有時候人為了避免事情像鬧劇,而會刻意營造出悲壯的氣氛。圖與圖說無關。

另一方面,若民進黨真能禮讓第三勢力的人選出線,該候選人能否利用民進黨的資源也是個很大的問題。柯文哲的勝選並非偶然,除了對手的支持度一路低下外,期間仍需仰賴民進黨的現任市議員拉抬、內部幕僚的謀劃與資源的投入亦是缺一不可。若是民進黨除禮讓外無其他的支援,如同前述,僅僅依靠選前一年才出現的第三勢力候選人想要勝選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如2012年綠黨台北市松山信義區的立委候選人潘翰聲先生,就是在民進黨的「禮讓」下只獲得不到24%的得票率,連民進黨在該選區的基本盤也拿不到。這樣的結果,民進黨少了一席可能勝選的機會,而此消彼長,就是國民黨再次成為國會多數,我相信這樣的結果都不是林義雄先生、民進黨成員以及第三勢力成員所樂見的結果。

在不分區立委的部份,筆者能夠想見最糟糕的狀況,就是第三勢力諸小黨每黨各提出一組政黨不分區名單,除了兩個小黨很難衝破5%的門檻外,還會瓜分掉原本可能支持泛綠陣營的政黨票,讓原本政黨票數較少的台聯也拿不到5%的政黨票,這樣就少了至少3到4席的不分區立委席次,此外,政黨票數遭瓜分的民進黨亦可能會減少1到2席。若以去年的席次分布來討論,民進黨共取得40席,這次若禮讓了20個選區再加上政黨票被瓜分的情況下,即使總統勝選,也勢必重演2000年跛腳總統的窘況。

林義雄先生亦批評民進黨議員才剛選上就想棄職去選立委是「蔑視民主倫理」、「視選民如無物」,然而現實政治是講求實力原則的,如果想要勝選則勢必要提名最有希望的人,現第三勢力所提名的候選人來自各行各業,包含學者、律師、歌手等,既無長期地方經營的經驗與人脈、又無黨內資源可供其支持,一昧地打著素人參政的光環,卻無在選區駐點長期經營或全心全力投入政治的打算與決心,是否予人機會主義的印象?現任臺中市長林佳龍先生,於臺中深耕了10年,才扳倒了國民黨有「臺中王」之稱的胡志強,此次投入選戰的第三勢力諸候選人,是否也有著這樣的覺悟?又是否能夠理解民進黨目前禮讓出的13席,其背後所托付的沉重意義呢?

台中王轉職變周刊王了。

最後,如果柯文哲模式真的能夠成功,為何第三勢力仍不願意透過民調決定,而一口咬定民進黨必須要「禮讓」?答案顯而易見為目前第三勢力提出的候選人,無論在知名度與選區經營都無法與民進黨原先的人選相提並論,為了避免竹籃打水一場空,只能不斷地要求民進黨給予名為「協調」實為「禮讓」的席次。

叫他們禮讓,再靠杯他們,就算協調囉。

若青年與公民社會對2016年立委選舉有不讓國民黨席次過半的共識,民進黨與第三勢力的整合就是要在各個選區中派出最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才有扳倒國民黨立委的可能,而不應是忽視現實的民調數據直接叫人禮讓。禮讓的結果選票也不一定就會直接轉移給出線的候選人。況且這場選戰是要跟總統大選綁在一起選,若能讓總統候選人帶動區域立委候選人的得票,兩者加乘的效果獲勝的機會較大,但如果第三勢力候選人的立場是與民進黨保持距離卻又想要獲得民進黨支持者的選票時,就讓人不太能理解這其中的邏輯,也無怪乎會招致社會廣泛的批評聲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面真軍:禮讓(第)三小(勢力)--第三勢力憑什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