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國際聚焦》習近平和普亭的「權宜婚姻」

國際政治拉幫結派、爾虞我詐本屬常態,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國家利益永遠是最高原則。俄羅斯與中國自冷戰時期以來即缺乏互信,但如今中國已是「準」國際強權,俄羅斯自然須設法與中國交好,但對中國而言,與俄羅斯走得太近免不了被冠上「力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想像,因此,保持與俄羅斯「有點黏又不太黏」的關係,才是正道。

劉世忠

兩週前日本首相安倍才在華府接受美國總統歐巴馬高規格款待,修訂「美日安保指南」,強化美日安全同盟。上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馬上前往莫斯科,參加俄羅斯紀念歐戰勝利70週年大閱兵,和俄國總統普亭平起平坐,中國軍艦也首度進入地中海與黑海參與俄軍的演習。接著習近平又趕回陜西西安老家接待亞洲另一新興強權印度總理莫迪,明顯是要跟今年1月歐巴馬前往印度參加莫迪的國慶活動互別苗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週前往莫斯科,參加俄羅斯紀念歐戰勝利70週年大閱兵,和俄國總統普亭平起平坐,中國軍艦也首度進入地中海與黑海參與俄軍的演習。(AP)

中國近來在南中國海填海造陸之舉,引發周邊國家不安,美國頻頻示警,國務卿凱瑞上週先是造訪莫斯科,呼籲普亭遵守烏克蘭停火協議,週末又風塵僕僕到北京商討美中經濟戰略對話與9月習近平訪美相關事宜。中國崛起動輒「展示肌肉」,催化美、日更加「你儂我儂」,外界多將習近平與普亭隨即演出的「你是我的兄弟」劇碼看作是對抗美、日之舉。

事實上,對比美日是實質安全同盟,中俄關係充其量只是戰略夥伴,談不上同盟關係,某種程度上更是一種相互猜忌、各懷鬼胎與各取所需的「權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關係。

歷史因素是俄、中關係欠缺互信的主因

冷戰時期,中國這個小老弟要靠蘇聯老大哥扶助,但蘇聯屢屢出爾反爾,在提供貸款與武器出口等議題上不按牌理出牌、甚至偷工減料、食言而肥的作風早就種下不信任的種子。1969年,蘇中兩國在烏蘇里江珍寶島發生軍事衝突,毛澤東後來改採聯合美國這個「次要敵人」對抗蘇聯這個主要敵人策略,也讓兩國關係不再親密。

俄、中關係缺乏互信,1969年,蘇中兩國在烏蘇里江珍寶島發生軍事衝突,毛澤東後來改採聯合美國這個「次要敵人」對抗蘇聯這個主要敵人策略,也讓兩國關係不再親密。(圖:http://www.russiasupplychain.com/)

如今風水輪流轉,中國已是「準」國際強權,三度出任總統的普亭卻受困於烏克蘭危機的國際經濟制裁困境中。去年5月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後,普亭前往上海尋求習近平協助,還簽了一紙4千億出售中國天然氣的合同。這次習近平在歐美國家元首都缺席的情況下,再度前往莫斯科給普亭友情送暖,更簽下包括俄國出售北京潛艇、蘇楷35戰機、導彈契約,中國提供莫斯科興建首條高鐵融資,兩國網路互不攻擊,以及中國提供俄國20美金的農業投資基金等多項協議。

弔詭的是,這些協議的具體內容都付之闕如,包括去年的天然氣協訂後續進展如何,以及這次的先進武器是否真的到位北京都沒有把握。那為何習大大仍然甘心掏出鈔票?當然就是反映這場「權宜婚姻」的各取所需,而非長期穩定有共識的戰略合作。

習近平前往莫斯科,簽下包括俄國出售北京潛艇、蘇楷35戰機、導彈契約,中國提供莫斯科興建首條高鐵融資,兩國網路互不攻擊,以及中國提供俄國20美金的農業投資基金等多項協議。(afp)

所以普亭要到了習近平適時提供的經濟援助還有「面子」,但也付出犧牲中亞地緣戰略利益的代價,讓習近平得以將其「一帶一路」進入中亞與前蘇聯國家組成「歐亞經濟聯盟」。習近平抵達莫斯科前就先造訪傳統上被視為俄羅斯「後院」的中亞國家哈薩克,承諾在「絲路基金」的支持下協助哈國建造鐵公路和天然氣油管。

但習近平推動對俄羅斯關係也是小小翼翼,主要目標是突破俄羅斯對中亞的盤據,進而推動「一帶一路」,運用經濟誘因吸納周邊國家進入「一帶一路」的軌道,進而累積自身的國際影響力。更遑論與俄羅斯談了幾十年的天然氣合同,若能在普亭最需要習近平的時候獲得折扣也符合北京利益。

習近平抵達莫斯科前先造訪傳統上被視為俄羅斯「後院」的中亞國家哈薩克,承諾在「絲路基金」的支持下協助哈國建造鐵公路和天然氣油管。(AP)

但習近平極力避免與普亭走得太近,以免被西方世界冠上「中國力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名聲,深化「中國威脅論」。因此中國中央電視台這次沒有直播莫斯科的紅場閱兵,習近平也隻字未提「中俄聯手對抗美日」如此挑釁的話語。只是普亭動輒操弄烏克蘭危機足以分散美、歐在亞太地區的聚焦,這也是何以習近平要與俄羅斯維持「看似很黏、又沒那麼黏」關係的主因。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