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紐約消失與蛻變的鐵道

今年台灣鐵路局在台北松山的鐵路機場正式被認定為國定古蹟,但除了能保留古蹟的主體建築外,相關單位要如何規劃,才能懷古納新,讓台灣的鐵道文化歷史代代相傳呢?長年旅居紐約的NYDECO今天就要來談談三個已經廢棄多年,但成功轉型的紐約鐵道歷史軌跡。

NYDECO

星期天參加了「哲學星期五在紐約」Café Philo @ NY的活動有幸聽到剛好來美訪問的台灣鐵道文化協會副會長古庭維先生演講「台灣鐵道的歷史與文化」。精彩生動的演講中細說台灣鐵道歷史一百多年的發展,變革和鐵道文化的維護。其實紐約市本身也是一個鐵道歷史發展相當悠久,在美國佔有重要的地位的城市。除了一般人熟悉的地鐵外,還有長島鐵路(Long Island Rail Road),大都會北方鐵路(Metro North),往返新澤西州的NJ Transit以及美鐵(Amtrak)系統。

以地鐵來說,2014年統計總共23線地鐵和其他非屬營業用的鐵軌長度全部加起來有842英哩左右,如果接成一直線,可以從紐約到伊利諾州的芝加哥市。平常工作日的承載量則大約200萬人,超過500萬人次。運輸量相當驚人。

紐約市地鐵系統錯綜複雜,每天有超過200萬人搭乘。(照片由作者提供)

不過今天要談的不是這些目前仍然營運中的鐵路系統,而是三個已經廢棄多年,但成功轉型的鐵道歷史軌跡。

Brooklyn Navy Yard

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的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位於Manhattan Bridge與Williamsburg Bridge之間的Brooklyn Navy Yard是美國海軍幾個主要造船廠之一。同時也有一座海軍醫院。鐵路運輸廣泛被使用後,利用裝有鐵軌可載火車箱的駁船開至港口和陸地上鐵軌相連,將Brooklyn Navy Yard造船所需要的鋼鐵,煤礦,以及船隻內部設備所需要的原物料和在此駐軍與工人的生活物資載送到各廠房。1916年時在造船廠裡的鐵軌長度總和就超過30英哩長。當時還在此建造一座跟台鐵彰化扇形車庫類似的旋轉平台以便利火車調度。一次大戰到二次大戰之間,因為造船量增加,在船廠內的鐵路運輸網路也跟隨著擴張延伸。

1966年美國海軍擁有的Brooklyn Navy Yard正式關閉,將此地區轉移給紐約市,並開放民間造船公司進駐。不過因為公路運輸的崛起,對於貨運鐵路的需求越來越少,乃至於後來民間造船廠也關閉之後,Brooklyn Navy Yard則成為一個紐約地鐵車廂改裝和修復的場所,直到1992年為止。現在的Brooklyn Navy Yard是一個工業園區,許多當年留下來的廠房變成藝術家或創業者的工作室,幾乎已經看不到任何鐵道遺跡。

30年代Brooklyn Navy Yard鐵道施工景像。(照片來源: Brooklyn Navy Yard Development Corp. Archives)

Brooklyn Army Terminal

這個同樣是屬於美國軍方的港口設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全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和Brooklyn Navy Yard不同的是,這裡不是屬於工廠性質的港口,而是以運輸補給軍事物資,人員為主的轉驛站。也曾經負責國際郵件進出美國的主要業務。Brooklyn Army Terminal在1919年蓋好時是當年全世界最大的鋼筋水泥建築體,由兩棟巨大倉儲組合而成。其中比較大的倉儲內有鐵路可以直接開進來,離停泊的船隻非常近,方便物資的運送和節省軍人從火車到船艦的程序和時間。

Brooklyn Navy Yard曾經是第二次世界戰運送美軍來此搭船前往歐洲的派遣地點。(照片由作者提供)

二次大戰時期,Brooklyn Army Terminal是美軍前往歐洲戰場的出發點。接受徵招的官兵從各地搭火車到港口再登船。戰後最有名從這裡登船出發到德國服役的人就是貓王,艾維斯普雷斯利。當時吸引了眾多媒體記者和粉絲來此為他送行。

Brooklyn Army Terminal在使用了47年後結束在軍事上的用途,由聯邦政府接管,後來再被紐約市政府買下。當中曾經荒廢了一段時間後,經過紐約市政府重新規劃招商,將這港口建築一部分作為生技園區,一部分用做辦公及中小型廠房。享有盛名的Jacques Torres Chocolate也將其主要生產線搬至於此。每年秋天由Open House New York組織所舉辦的活動可以讓一般民眾入內參觀保存下來一小部分的火車和鐵道以及雄偉的建築體。

High Line Park

座落於曼哈頓西邊的高線公園(High Line Park)應該是目前在紐約最受歡迎的觀光,休憩景點。跟Brooklyn Navy Yard與Brooklyn Army Terminal相較之下,High Line Park的鐵道主體結構保留的相當完整。High Line是屬於30年代曼哈頓西邊以貨運為主的高架鐵路West Side Line的南段,從現在的34街到南邊Spring Street為止。當初的設計採取由街道區塊的建築中穿過,而非蓋在馬路上方。也因此部分倉庫和當時的Western Electric電力公司都設有鐵軌通過的的停靠站,方便貨物的裝卸。50年代同樣是因為美國州際公路運輸崛起,逐漸影響火車的載運量,以至於在60年代時將現今High Line Park的南端起點Gansevoort Street以南到 Spring Street這一段的高架鐵道拆除。而最後行駛在High Line上的火車則是在1980年發生。

High Line Park還保存當年貨運火車穿過建築物裝卸貨物的停靠站。(照片由作者提供)

80-90年代High Line荒廢不用,當時屬於Chelsea的這一部分到了晚上充滿毒品交易和阻街女郎,部分地主提出把整條High Line拆除,重建大樓的構想。但Chelsea居民同時也是鐵道迷的Peter Obletz排除眾議,透過官司暫時讓 High Line免於被拆除的命運。但之後拆除High Line的聲音並沒有中斷過。直到1999年由Joshua David和Robert Hammond所發起的Friends of The High Line非營利組織更有計畫的進行遊說工作,提出將High Line轉型成為一個空中公園的構想,保留在上面的鐵軌與原本生長這裡的植被。並募集了超過一億五千萬美金的資金,獲得民間的支持與市府的首肯之後,通過議會決議,終於在2006年開始動工,並於2009年完成開放High Line Park第一階段計劃。

2014年底,High Line Park總共三期全長1.45英哩的空中公園全部開放。除了公園本身
提供民眾休憩的功能外,延線地區也跟著發展起來,飯店餐廳和由世界級建築師所設計的住宅大樓紛紛在此出現。算是在紐約歷史上相當成功的一次社區改造的案例。公園內鐵軌保留目的是提供來此遊玩的民眾對當年這裡曾經是火車交通頻繁的歷史回憶和想像的空間。

High Line Park第三期於去年九月完工開放,公園沿線週圍同時也大興土木。
(照片由作者提供)

今年台灣鐵路局在台北松山的鐵路機場正式被認定為國定古蹟,其主體建築得以保留,期盼相關單位能夠適當規劃,懷古納新,讓台灣鐵道文化歷史不只得以保存,還能夠代代相傳。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