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郭老師的跑步教室》運動與慈善

為何運動要與慈善結合?能參與運動賽事的人都是溫飽有餘的,馬拉松參與的人數又多,匯集大家的小愛心,就能成為一股壯大的力量。實施不同制度的社會,會顯現不同的優缺點,資本主義社會不同於社會主義的社會,一定會分別出強勢與弱勢團體,慈善捐款可以用來幫助弱勢團體,以救濟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上的缺陷。

郭豐州/國際超級馬拉松總會技術委員

西元前490年那位希臘的傳令兵,抵不住在酷日下連跑600公里的挑戰,在最後一程,跑回雅典城時倒地不起,他可不是為了自己的健康而跑,而是有任務在身,心中有公眾的利益,才能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如今,我們運動不是為了軍事目的,出發點是利己,或者是為了健康,或者是為了實現自我,但是,如果能再以公益慈善為動機,那參賽就能實踐雙重動機了。

國際上許多賽事都以慈善為目標,世界六大馬拉松賽中的倫敦馬拉松做得最好,從1981年起迄今,該賽事累積的慈善捐款已達4億5千萬英鎊,光是2007年就創紀錄地募得4千7百萬英鎊,2015年的慈善捐款則用在英國的癌症研究。香港每年有一場亞洲歷史最悠久的100公里賽-毅行者超馬賽,要參賽除了繳交報名費之外,還必須募得一定的慈善款項方得參賽,一年他們募得的款項超過一億人民幣。倫敦馬拉松釋出抽籤的名額很少,大會把多數名額給慈善團體,想報名參賽者必須捐款給慈善團體,方才取得參賽資格。

國際上許多賽事都以慈善為目標,世界六大馬拉松賽中的倫敦馬拉松做得最好,1981年起迄今,該賽事累積的慈善捐款已達4億5千萬英鎊,2015年的慈善捐款則用在英國的癌症研究。(AFP)

為何運動要與慈善結合?簡要的說,能參與運動賽事的人都是溫飽有餘的,馬拉松參與的人數又多,匯集大家的小愛心,就能成為一股壯大的力量。實施不同制度的社會,會顯現不同的優缺點,資本主義社會不同於社會主義的社會,一定會分別出強勢與弱勢團體,慈善捐款可以用來幫助弱勢團體,以救濟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上的缺陷。除此之外,一些特定的議題,例如癌症、愛滋皆需要有大筆的捐款才能進行突破性的研究。

超馬賽屬於極限運動,跑者在嚴苛的參賽過程當中,考驗的早已經不是體力耐力的問題,而是精神面的挑戰,此時如果跑者懷抱著慈善動機,往往能突破難關,超越自己。我的好友前香港大學教授譚彼得博士,早些年每年都來參加我們的東吳24小時賽,他屢屢挑戰200公里大關不成,那一年賽前,他就自己發起跑一圈就捐錢給奧比斯(Orbis)慈善機構的行動,我們觀眾也響應,搬個桶子,他每跑一圈,我們觀眾就丟一枚銅板到桶子中,彼得有了公益的力量,那年比賽不但突破200公里,而且跑出208公里,迄今仍是香港的男子紀錄!

超馬跑者協會早就開始關注漸凍人,2013年開始的「台灣超馬θ計畫」,我們就建立超馬運動與慈善結合的慣例,2013年環台超馬賽慈善捐款共約163萬元,而去年的2014橫越臺灣超馬賽,慈善捐款也有達新台幣90萬元之多,今年2015縱貫臺灣超馬賽募得38萬餘,全數捐給漸凍人協會-助漸凍人看一片藍天活動。漸凍人病友發病之後,最後只能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要出門見一片藍天是困難度很高的事,漸凍人協會用這筆捐款,雇車、雇醫療人員,召集志工,帶著病友出門看看可能一年僅有一次看到的藍天。

2013年開始的「台灣超馬θ計畫」,建立超馬運動與慈善結合的慣例,2013年環台超馬賽慈善捐款共約163萬元,而去年的2014橫越臺灣超馬賽,慈善捐款也有達新台幣90萬元之多,今年2015縱貫臺灣超馬賽募得38萬餘,全數捐給漸凍人協會-助漸凍人看一片藍天活動。(記者林正堃攝)

其實,我常說我們不是「捐助」病友們,相反的,我們從病友身上學習更多,他們給我們的生命教育,指導我們人生逆境時要能「接受(Accept)、適應(Adapt)、感恩(Appreciate)」。超馬跑者協會的跑友和志工,也不是只有捐款而已,我們志工活動會去病房探視漸凍人病友,過年過節就去賀節,跟漸凍人協會平日就保持良好的互動。

在活動中,我們邀請跑友響應這個有意義的活動,每一位參賽者都是「慈善大使」,號召親友每一公里捐二元。捐款時請捐贈者直接匯款到漸凍人協會,現場捐款也由漸凍人協會工作人員收取給單據,一分錢都不經過超馬跑者協會,這技術細節很重要,有大會收取參賽者慈善捐款,扣掉活動成本剩餘,再捐出去,這種作法爭議性很高,主辦單位資訊無法透明,加上活動成本無法證明是正確用途,往往會因大會與捐款者資訊不對等而失去慈善意義。我們的看法是,主辦單位寧願賠本也不應採用「扣除成本」的作法,活動成本應自行募款或由報名費用中支出。

儘管現代醫學發達,全名是「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的漸凍症仍是無藥可醫的疾病,病友的肌肉逐漸萎縮,但是神智仍十分清楚,形同被禁錮在無法動彈的身軀裡,每十萬人有一人得此病,一般在發病3-5年會死於呼吸衰竭。照顧病人需要24小時請看護,問題是看護也是人,也需要休息,一般家庭無法多負擔多請一個看護費用,於是漸凍人協會擬成立「漸凍人之家」,把病友集中起來照顧,彼此分享醫療資源,可惜,政府對這迫切需要仍然不重視,我們就自己集合小力量,希望能成大河。

在本月中舉行的漸凍人亞太會議上,我受邀報告臺灣超馬運動與漸凍人結合的事蹟,我會趁機會呼籲各國代表,回國後也號召當地的超馬比賽主辦單位,也進行為漸凍人病友慈善募款的行動,讓超馬運動的形象因與慈善的結合,變得更崇高,不負於跑步運動的最高殿堂的稱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