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最前線》十年證明「國共寡占」的兩岸關係該轉型了

十年來,國共兩黨刻意將兩岸關係協商交流成果,都歸因在「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將兩岸關係放置在國共所壟斷「九二共識」框架中,十年過去,國共聯手推動缺乏台灣社會共識的兩岸政策與議題,已證明難以為繼,證明過去國共寡占的兩岸關係需要轉型了。

邱垂正

十年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赴中國會見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進行國共六十年的首度會談,達成「連胡會」五項願景,第一項願景就是要以「九二共識」恢復兩岸協商。

十年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赴中國會見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進行國共六十年的首度會談,達成「連胡會」五項願景。(中央社)

「九二共識」可說是「國共共識」,國共雙方達成「要在認同九二共識的基礎上,促進恢復兩岸談判」,北京隨即透過「九二共識」為紅線,對台灣採取藍綠差別對待,極力邊緣化當時的民進黨政府。馬政府上台後,延續「九二共識」政治基礎,恢復兩岸協商並達成21項協議,在公民運動與太陽花學運之前,是馬政府最得意與誇耀的政績就是兩岸政策。

「九二共識」的內涵僅為國共雙方戰略模糊下的名詞標籤

國共合作經過十年觀察,台灣社會終於逐漸清楚瞭解,連胡會「九二共識」究其內涵與運作模式,畢竟只是國共雙方模糊戰略下的名詞標籤,國共雙方在表述「九二共識」內涵都有不同的涵義,特別是馬政府在表述「九二共識」更是內外有別。對內說「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所謂「一中」就是「中華民國」,用來對內強調兩岸協商從未犧牲主權。但歷次國民黨主席或馬英九特使前往中國會見中國領導人胡錦濤或習近平,卻從未說出「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更是全面消音,會見北京領導人時只能附和中方「九二共識」標準說法:「一中原則、反對台獨」。北京從未承認或接受馬政府所謂「一中各表」的說法,只是,從未否認或反對「一中各表」,這就是國共所營造的各說各話、互不否認的「九二共識」。

國共雙方在表述「九二共識」內涵都有不同的涵義,特別是馬政府在表述「九二共識」更是內外有別。圖右為九二共識一詞發明者蘇起。(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無益處理與穩定兩岸關係

十年來,國共兩黨刻意將兩岸關係協商交流成果,都歸因在「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將兩岸關係放置在國共所壟斷「九二共識」框架中,意圖將不承認「九二共識」政黨在兩岸關係全面架空與邊緣化,進而塑造不同意「九二共識」政黨與政治人物,就沒有處理兩岸關係的能力。長期下來,誤導民眾認為只要認同「九二共識」就能處理好兩岸關係,甚至影響了少數部分綠營人士,也認為向國共「九二共識」靠攏或趨同國民黨的「一中各表」表述,就能處理與穩定兩岸關係。

事實上,兩岸關係處理若只在回應「九二共識」就太過簡化了,反而忽略維繫兩岸關係需要整體思考國際環境與凝聚台灣人民共識。例如,國共兩黨合作已經十年了,當年「連胡會」第2項願景「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第4項願景「討論台灣民眾關心參與國際活動問題」等深水區議題幾乎原地踏步、一事無成。理由很簡單,「九二共識」這張模糊的包裝紙並非北京所滿意的,「九二共識」僅是恢復協商階段性門檻,一旦需要北京更多的讓利,如:當在國際參與或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北京要求馬政府進一步對「一中框架」必須有更清晰回應時,這就如同點起「一中框架」的紅色火焰,要燒掉「九二共識」這張模糊的包裝紙。當卸下包裝紙後,「一中框架」裡沒有中華民國,只能選擇終極統一時,缺乏台灣社會共識的馬政府就會進退失據,反而使台灣身陷在矮化與邊緣化雙重困局的泥沼,而突圍無力。這是台灣目前所處的困境。

「九二共識」僅是恢復協商階段性門檻,一旦需要北京更多的讓利,北京就會要求馬政府進一步對「一中框架」必須有更清晰回應時。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法新社)

過度操弄九二共識,反而升高凝聚反中敵意

至於過去缺乏透明監督與民主參與的兩岸協商,已完成21項兩岸協議不是難以落實,就是與社會期待的嚴重落差,交流成果更被少數特定黨政權貴人士所壟斷,至今難以彌補,挽回不了台灣人民信任,這就是兩岸關係協商交流被特定政黨寡占的惡果。

過去十年來,兩岸關係在國共兩黨操縱「九二共識」標籤化,只求政黨少數權貴利益,無法回應台灣民主與透明化的要求,也難以維護交流成果由全民共享的公義原則,不但社會充滿疑慮,國共聯手推動缺乏台灣社會共識的兩岸政策與議題,已證明難以為繼。因此,未來兩岸關係要有實質性意義,對台灣內部除了拋棄標籤化、社會分化操作,還必須重建一套更多元的社會參與、公平分享機制,贏回台灣人民的信心與信賴之後,兩岸關係發展才能積累更多正面的能量,維護穩定發展並向前邁進。

過去十年來兩岸關係在國共兩黨操縱「九二共識」標籤化,只求政黨少數權貴利益,讓社會充滿疑慮。(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目前國共兩黨人士正準備前往南京參加「紀念新世紀下國共合作十週年研討會」,從十年前「連胡會」五項願景開始揭開國共合作的兩岸關係。但畢竟兩岸關係並非國共關係,「九二共識」更非台灣社會共識,「九二共識」標籤化藍綠分化操作,並沒有達到邊緣化民進黨的目的,反而讓北京爭取台灣民心工程最多只有50分,而過度介入台灣選舉除了破壞台灣民主公平機制外,更升高凝聚反中敵意。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保持有半數的民意認為北京對台灣具有敵意,讓中國對台的「讓利」惠台措施大打折扣,國民黨馬政府執政下,竟出現台灣人民在「台灣認同」比例升至歷史新高,「中國認同」反而降至歷史新低。

因此,無論從紅藍綠各種角度,十年證明過去國共寡占的兩岸關係需要轉型了。

(國立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