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從薯條店的燒毀來看紐約客的專情

一個偉大城市的居民如果只一味追求新的事物,那這座城市的價值將無法被妥善保留。

NYDECO

上星期四下午一場因瓦斯爆炸引起的大火,把在紐約東村的四棟建築物完全燒毀,其中在紐約相當受歡迎的比利時薯條店「Pommes Frites」也在大火中付之一炬。除了關心因這次意外而受傷,無家可歸和兩位不幸罹難的民眾外,網路媒體看到最多的言論卻是悼念Pommes Frites的訊息。從「沒了Pommes Frites,我該去哪裡吃薯條」,「一夕之間,我的世界崩毀了」,到「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等,都反應出這家小小不到5坪大的薯條店受歡迎的程度。

不過話說回來,不過就是炸薯條然後多了一些不同沾醬吃法而已嘛,為什麼紐約客會對Pommes Frites的燒毀如此哀痛?

「Pommes Frites」燒毀後,網路媒體看到最多的言論卻是悼念Pommes Frites的訊息。(作者提供)

這就關係到其實大部份紐約客不是外界印象中的那種「喜新厭舊,現實刻薄的大城市居民」。一個偉大城市的居民如果只一味追求新的事物,那這座城市的價值將無法被妥善保留。

就好像為什麼在台北每隔兩個街口就有一家小七或全家,而在紐約這類便利商店卻寥寥可數,與其很制式的「歡迎光臨、謝謝光臨」這類問候語,紐約客更珍惜在街角熟悉的雜貨店 (bodega) 買瓶牛奶時和老闆閒聊「昨天洋基隊打得超爛」或「你有沒有看星期三的〈美國偶像〉」這種有情感鍵結的互動行為。

紐約客當然會追求新的事物,但這新的事物必須是真材實料,有獨特創意,自然會在短時間內吸引死忠的粉絲,幾年前造成轟動的可頌甜甜圈綜合體「cronut」就是最佳例子。即使現在cronut熱潮已不像剛問世那樣的瘋狂,但現在天早上依舊可以看到等候買cronut的人潮在「Dominique Ansel Bakery」還沒營業前就排起隊伍了。這段時間內,也有因為看到這個cronut 風潮起而效仿的甜點店也推出類似的產品,說實話,有的還真的很好吃,但終究還是無法與Dominique Ansel Bakery的cronut匹敵。喜歡吃cronut的人還是寧願一早去排隊等每天限量的cronut。其他甜點店的cronut也就逐漸銷聲匿跡了。這也是紐約客的一種專情。

現在天早上依舊可以看到等候買cronut的人潮在「Dominique Ansel Bakery」還沒營業前就排起隊伍了。(路透)

近幾年來,除了原本曼哈頓精華地段已經發展飽和外,所謂「外區,outer-borough」,如布魯克林和皇后區幾個新興地段也因為房地產業的炒作,房價高漲,間接也大幅提高商家店面的租金。許多屋主搶搭這一波漲勢,紛紛在許多餐廳和商店租約到期時候,將房租三級跳,迫使一些原本可能已經在當地營業數十年的老店不是乾脆決定關店退休,就是得再找租金較便宜地點,另起爐灶。當這類消息一傳出後,心碎的總是這些店家的忠實顧客,地方民眾的惋惜和追悼更會成為媒體討論的話題。

在紐約跟「Katz’s Delicatessen」齊名的猶太人家族餐廳「2nd Ave Deli」在2006年時也是因房租問題,結束了在2nd Ave與東10街口最初店址長達50多年的營業,是當時紐約一大新聞,遍佈紐約的忠實顧客無不哀悼這極具代表性餐廳的殞落。不過2nd Ave Deli老闆誓言在紐約東山再起,果然在一年多後在曼哈頓中城附近重新開了新餐廳,即使不是在2nd Ave上,還是繼續使用這超過半世紀的店名。後來又在1st Ave上開了另一家分店,以前的老主顧,紛紛回籠來享受他們熟悉的猶太美食味道。

紐約相當受歡迎的比利時薯條店「Pommes Frites」,只有五坪大的空間,卻深受紐約客喜愛。(Google Map)

紐約客的心其實沒有像這個城市給人的印象那樣千變萬化,捉摸不定。任何一區的餐廳、酒吧,都會有他的regular(常客)。甚至這個城市的人是很樂意成為那些用心去料裡,能夠掌握食物美味精隨的餐飲業的忠實顧客,至於服務態度或店裡裝潢佈置可能都是bonus而已了。

只要你能抓住我們的胃,我們是很專情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