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飲鴆止渴?亞投行參與的必要性商榷

2015-04-02 12:06

◎基進側翼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簡稱亞投行,甫自其倡議提出,即充滿爭議。積極鼓吹者,或視為參與國際經貿的積極機會,尤有甚者,甚至視為國家戰略機會,為此甚至只為加入,幾達不擇手段之地步。其但求加入,而對如何或以何名義加入之問題,完全無視或輕忽地以為僅僅係「戰術層次」問題,更是其一再重複的陳腔濫調。

自亞投行倡議提出,即充滿爭議。(路透)

然而,這個看似複製亞銀經驗或是更被指為複製「世界銀行+IMF+美元」模式的倡議,其背後的動機與其目標、策略的營運卻幾乎少被積極鼓吹者正視與闡明。特別是在台灣,倡議多無視背後中國對外的攻勢策略的野心與其運作治理上的風險,與經濟模式上的支配地位對其他參與者—特別是台灣—的重大而無可對抗風險。

實際上,台灣在此問題上,更因為中國對台灣的政治支配企圖,在這樣的「類多邊開發銀行」參與下,更難有所作為,甚至反過來,危及既有的國際多邊開發協作機會。蓋若台灣可以為了加入亞投行而無視自身主權地位被貶抑,則既有的多邊開發銀行中早遭打壓的現實,即因此而傳遞順勢採取屈服與默認的錯誤訊息?實在值得警醒注意。

若台灣為了加入亞投行而無視自身主權被貶抑,是否會因而對外傳遞屈服與默認的錯誤訊息?(資料照,記者林正堃攝)

而觀察積極鼓吹者,多利用邊緣化焦慮與對參與國際經貿之殷殷期待,來作為鼓吹加入的真正驅力。然而,亞投行與亞洲開發銀行或世界銀行等多邊開發銀行所不同的是,亞洲開發銀行或世銀皆以減貧為主要宗旨,而亞投實際上側重與鼓吹的,乃是參與亞洲地區基礎設施融資為其主要之目的。透過融資而參與亞洲各地的基礎設施建設,更是多數參與國與鼓吹者最為關注的目的。

然而,這裡面有否實際上為中國浮濫、無效率的基礎建設脫困的背後目的?以及是否存在為亞洲各國以基礎建設推升GDP的傾斜發展模式延續創造資金條件的問題?當然,背後是否更加推升這類大規模基礎建設所常存在的無效率、尋租問題等等,似乎都未見更多的分析與重視。更重要的是,在有關投票權上與出資額問題上,以及治理結構與政策問題上,存在與既有多邊開發銀行之間種種的差異與問題,都未見到必要的審視與質問。

台灣人將未來押注在始終未曾放棄尋求支配併吞台灣的政權,與其所支持的利益集團,恐怕不僅僅是危險,還是徹底的盲目與不智。(路透)

面對中國利用創建多邊開發銀行進行國際戰略佈局之際,台灣所能思考與面對的,是否只有基於某些基於焦慮驅動的「期待」,就選擇不惜代價的加入?或者,我們更應該思索,利用這樣的機會,重新檢視台灣在國際經貿格局參與的地位與問題,並做多方而非單一的評估與抉擇,甚且利用此機會重新調整自身與國際參與的結構與地位。將自己的未來押注在始終未曾放棄尋求支配併吞台灣總體的政權,與其所支持的利益集團與利益結構,恐怕不僅僅是危險,還是徹底的盲目與不智。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貼自臉書

如果您也喜歡這篇文章,不妨來按個讚: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