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黨主席是總統和議長的老大--病入膏肓的憲政體制

已經很久了,國民黨這個黨,大人不像大人,總統不像總統,主席不像主席,總統議長纒鬥不休,現在終於有了一個看看很有氣勢的大人站在主位上而纒鬥的兩造安份地坐在他兩旁,接受他的仲裁。

林濁水

國民黨2日下午舉行立法行政部門議事運作研討會,馬英九總統(左二起)、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立法院長王金平出席會議。(記者羅沛德攝)

這一張馬總統到場和國會議長王金平握手言好後,並分別坐在朱主席的左和右的照片,請問你看了有什麼想法?

這是3月2日下午國民黨智庫召開立法行政部門議事運作研討會的現場照片。當天中午總統府召開黨政會報,下午國民黨智庫召開立法行政部門議事運作研討會。討論的內容和開會的目的看來沒有什麼不同的兩個會議中,國民黨朱主席不參加總統召開的,而讓總統來參加由他主持的會議。馬總統到場和國會議長王金平握手言好後並坐朱主席的左和右。媒體報導強調,當天朱立倫充分掌握了「主場」氣勢。透過這㨾刻意的安排,朱明白宣示這個黨現在是「誰當家」。會議中,總統還在朱主席面前被立委毫不留情輪番砲轟,卻只能陪笑臉,真是難堪。

無論如何,馬總統的難堪加上朱主席的主場氣勢湊在一起恐怕正是國民黨員兩年來最想看到的一幕。

已經很久了,國民黨這個黨,大人不像大人,總統不像總統,主席不像主席,總統議長纒鬥不休,現在終於有了一個看起來很有氣勢的大人站在主位上,而纒鬥的兩造安份地坐在他兩旁,接受他的仲裁。於是,國家層次的總統議長之鬥,黨層次的主席和從政位階最高的黨員間之爭,現在終於暫告一個段落。無論是國家或執政黨都至少可以稍稍平安一陣子。

國民黨人士因此都慶幸地大大喘了一口氣;但是從民主憲政精神而立場來看,恐怕我們得倒抽一口冷氣:

民主政治當然就是政黨政治,但是政黨,"party"一個字顧名思義,就是部份的意思。在多元主義的原則下,政黨由政治認同和利益一致的「部分」人士組成。而國家就成為由不同政黨代理的各個部分人士競爭,衝突,溝通,妥協的場域。為了讓國家不致於因為「部分」的競爭而分崩離析,除了權力分立的純粹總統制國家之外,在政治上,總統和議長都被設定為必須承擔不同程度的超越黨派的仲裁者的職責。

因此,英國規定議長必須退出政黨活動,日本更規定議長必須退出政黨。至於總統,如芬蘭甚至於蒙古都在憲法中明定要退出政黨。

張君勵起草的《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總統職權之一是協調五院的爭端,這也就是一個超越在政黨政治為主軸的行政立法運作之上的仲裁性職權。這仲裁和超越的份際王金平其實很明白。他有兩個故事說明他過去怎樣處理這一個問題。

第一,馬總統剛剛兼任黨主席時請他當副主席,他不肯接受。他的理由是,國大廢除之後,和總統分庭抗禮的國大的職權已經被立法院吸收,立法院就不能再和總統之下的其他4院等量齊觀,所以院長不宜當副主席而形同總統的下屬。

第二,馬王之爭時,他又拒絕參加總統召開的行政立法兩院爭議的協調會。這時理由除了廢除國大後總統已經不能把立法院長當部屬找他來和行政院長協調之外,更因總統成了黨主席,成了「部分」利益或人士的代理人,已經失去了超越性的仲裁者能力。
過去王金平在馬王鬥爭時,憲政精神拿捏得漂亮,不料過去不接受兼任黨主席的總統做為自己之上的仲裁者的王議長,出現在3月2日下午的場景時,卻形同接受了沒有總統身分的主席的仲裁角色,真不知道理要怎樣說。

按理,黨主席仲裁黨員之爭是黨的家務事,但今天總統議長之爭是國家憲法機關之爭,憲法又特別賦予了兩人超越政黨的國家整體性的「統合者」職權,現在怎會由代理「部分」利益的黨來進行兩人間的仲裁?豈不是變成「部分高於全部」,「部份大過整體」?

然而,吊詭的是,這樣顛倒行事似乎真的平息了紛爭,若顛倒行事才能解決國家大事,那麼3月2日下午國民黨的會議對國家代議體制的衝擊其實比太陽花成員佔領國會還更徹底深刻。這樣的顛倒國民黨舉黨歡呼,但號召改革的朱主席也只有興奮而不尷尬嗎?也許,就是要解決這一個尷尬的顛倒現象,所以他要進行憲政改造--希望這樣的揣測符合事實,否則這個體制真的就進一步病入膏肓,而國民黨更徹底應該被掃入歷史的垃圾桶不能再回收了。

但是這件事政界看來沒人關注,學界也只有偶爾的私下批評,說「年輕的主席怎麼以老大姿態坐年長的總統和議長中間」?

我們的代議體制已經淪落到國家只有這樣才能稍稍平安運作? 並且沒人有力氣批判了嗎?

這個體制真的是病入膏肓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