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博硯說「法」》總統卸任執政黨主席,國民黨進退維谷

憲法增修條文規定,總統除了行政院長的任命權外,僅有決定國防、外交大政方針之權,且必須透過國家安全會議決議行使之,此一設計是為了將總統濫權的機會降至最低點。倘若總統不再兼任執政黨黨主席,立法院則將脫離總統掌握,如此一來,便有助於台灣步上憲政體制的正軌。

胡博硯

身為國民黨黨史上第一位以地方首長出任黨主席的朱立倫(見圖),日後,若某些政策立場與行政院扞格時,請問整個執政黨該聽誰的話是好呢?(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朱立倫主席於日前宣布,不承受國民黨與王金平院長兼之訴訟。這表示該訴訟將無疾而終,如此一來,王金平的黨籍問題便可順勢解決。此宣示一出,馬英九總統旋即以千字文回應,朱馬之爭,也正式進入白熱化。國民黨這個茶壺內的風暴是否能順利落幕,仍有待觀察。但是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卻不失為現今政府體制困境的一個解套方法。

回到中華民國憲法本文,前言中的「孫文學說」早在制憲過程中被空洞化,考、監兩院與國民大會雖猶存。但國民大會功能卻已被極度限縮。行政與立法之間,不論是制衡、同意權行使等,都已出現內閣制的雛形。這樣的憲政體制自然不能見容於國民黨人。畢竟,「人類救星、世界偉人」怎麼可以沒有絕對的權力來拯救國家?

過去,戒嚴與戡亂條款的出現,使得中華民國憲法未能落實,但解嚴、解除動戡卻仍無法帶來憲法環境的正常化,加上修憲的結果又讓憲法遍體麟傷 : 所謂的「雙首長制」,其實只是不負責任的總統;政黨除了分配席次外,定位付之闕如;其中最要命的是,在政治運作上,兼任執政黨黨主席的總統,同時掌握行政與立法,搖身一變成了至高無上的帝王。這種畸形的現象,馬英九執政時看的到;陳水扁執政時看得到,李登輝時代亦然。總統已然利用憲法賦予的提名權掌握行政院的動向,再兼任執政黨主席,則可動輒以黨紀要脅黨內立委。效率不彰的立法院,徒背負邪惡軸心的罵名,說穿了也只是執政當局的禁臠罷了。

依憲法與增修條文規定,總統除了行政院長的任命權外,僅有決定國防、外交大政方針之權,且必須透過國家安全會議決議行使之,此一設計是為了將總統濫權的機會降至最低點。倘若總統不再兼任執政黨黨主席,立法院則將脫離總統掌握,如此一來,便有助於台灣步上憲政體制的正軌。 然而,對現在的國民黨而言,一個新的問題卻也隨著「馬下朱上」後浮現。身為國民黨黨史上第一位以地方首長出任黨主席的朱立倫,日後,若某些政策立場與行政院扞格時,請問整個執政黨該聽誰的話是好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