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菜市場政治學》黑‧金‧政治──1992年義大利「賄賂之都」(Tangentopoli)的政商醜聞

從義大利的「賄賂之都」醜聞事件看來,黑金政治在實然面上似乎已難以避免;但若從應然面看來,如果存在互信機制的社會,還需要黑手黨嗎?

吳冠緯/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

墨西哥最近爆發一件駭人聽聞的新聞:9月26日,格雷羅州伊瓜拉市參加抗議的43名師範學院學生無故失蹤,隨後證實他們已遭到警方送給當地的黑道份子處決,更可怕的是,如此惡行的幕後藏鏡人,被指向為該市市長與其夫人1。無論這個指控成立與否,黑金政治的醜聞,似乎是層出不窮的。說起這個話題,不得不令人想起在上個世紀末的1992年,義大利曾爆發黑手黨(mafia)與執政黨、及金融界高層之間過從甚密的醜聞,許多牽涉其中的政商甚至因此喪命。媒體將這件醜聞稱為「賄賂之都」(Tangentopoli)。以下,本文將先訴說一段「黑‧金‧政治」的故事,再討論學理為我們帶來的啟發。

「賄賂之都」(Tangentopoli)

義大利的黑手黨之所以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快速(重新)崛起,與美國情報單位OSS(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戰略情報局, 中央情報局 CIA 前身) 有很大關係:黑手黨在二戰期間協助OSS在義大利進行地下情報及破壞法西斯政權的工作,而在冷戰期間又進行針對歐洲的共產主義份子的暗殺行動,因此得到很多政治及商業上的庇護。根據2000年發布的「義大利國會2000年反黑手黨委員會報告書」(Caso Impastato)2:從二戰結束後到1960年代,黑手黨一年的產值約莫是200到250億美金,其中五分之一來自毒品交易,五分之一得利於勒索、搶劫、竊盜及公共工程的合約,其餘則是詐欺、賭博、賣淫及走私等的所得,且全球性洗錢與軍火走私的產值並沒有計算在裡面。除了非法經濟活動所累積的資本外,黑手黨也掌握了社會關係:光是在西西里就掌握五分之一的選票,在南義大利則有三分之一的選票(Hess,1986;Stille,1995)。也因為如此,黑手黨在經濟活動及政治運作上皆具備實質影響力。

儘管如此,黑手黨的政商關係,只是流傳於街談巷議間不能說的秘密。直到1980年代黑手黨之間的火拼,導致許多黑手黨份子及政府官員遭到暗殺,政府展開一連串的掃黑行動,卻又讓黑手黨的暴力行為升高到與司法體系的對抗,進而讓長久以來義大利黑金政治的醜聞浮上檯面。

1992年11月16日,黑手黨份子托瑪索‧布斯凱塔(Tommaso Buscetta)在國會聽證會上,指證時任巴勒莫(Palermo)省長薩爾渥‧利馬(Salvatore Lima)與總理吉力歐‧安德烈奧蒂(Giulio Andreotti),表示兩人與黑手黨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利馬與安德烈奧蒂都是天主教民主黨(Democrazia Cristiana, DC)──自1944年二戰結束後,長期執政的義大利保守黨──的政治要角。這件醜聞曝光以後,媒體稱之為「賄賂之都」(Tangentopoli),也揭開長久以來,黑手黨與天主教民主黨之間見不了光的政商關係(Robb,1998)。

指證「賄賂之都」醜聞的黑手黨份子托瑪索‧布斯凱塔 。圖片來源 (點閱日期:11.11.2014)

1992年11月16日,黑手黨份子托瑪索‧布斯凱塔(Tommaso Buscetta)在國會聽證會上,指證時任巴勒莫(Palermo)省長薩爾渥‧利馬(Salvatore Lima)與總理吉力歐‧安德烈奧蒂(Giulio Andreotti),表示兩人與黑手黨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利馬與安德烈奧蒂都是天主教民主黨(Democrazia Cristiana, DC)──自1944年二戰結束後,長期執政的義大利保守黨──的政治要角。這件醜聞曝光以後,媒體稱之為「賄賂之都」(Tangentopoli),也揭開長久以來,黑手黨與天主教民主黨之間見不了光的政商關係(Robb,1998)。

吉力歐‧安德烈奧蒂(Giulio Andreotti),出任七次義大利總理,是義大利政壇的長青樹,但也因為他在政壇的實質影響力,為他贏得「吉力歐神」(Divo Giulio)的稱號,乃至「惡魔」(Beelzebub)的惡名;他被指控為記者米諾‧派可雷利、檢察官吉安維尼‧法爾康暗殺案的幕後黑手,與黑手黨有長達十四年的關係。圖片來源 (點閱日期:11.11.2014)

黑手黨份子托瑪索‧布斯凱塔在其自白書中提到,「薩爾渥‧利馬,他事實上就是黑手黨在政界的傳聲筒。」稍後,利馬無法藉由政治權勢使黑手黨脫罪而遭來殺身之禍,也讓同樣跟黑手黨有密切往來的總理安德烈奧蒂倍感壓力。「賄賂之都」醜聞的導火線,是黑手黨自1980年代以來,因毒品生意展開一連串的大規模幫派戰爭。除了有超過160件黑手黨份子「失蹤」的暗殺事件,也牽連到警政高層。為此,在1986至1987年間,檢察官吉安維尼‧法爾康(Giovanni Falcone)、帕歐羅‧波西利諾(Paolo  Borsellino)與安多尼奧‧卡彭尼托(Antonino Caponetto)組成反黑手黨小組進行調查與大規模掃黑行動,當時的「大審判」(Maxi Trial)共起訴475名黑手黨份子,迫使他們面對無期徒刑或死刑的判決。

兩位掃黑行動的要角,吉安維尼‧法爾康與帕歐羅‧波西利諾,也因此相繼被暗殺。圖片來源(點閱日期:11.11.2014)

這一連串的掃黑行動,使得黑手黨與司法體系的對立更加劇烈。1992年5月23日,「大審判」的檢察官法爾康與妻子在巴勒摩的公路上──黑手黨份子事先在公路旁排水管深埋近一公噸的炸藥──遭到暗殺身亡;同年七月參與「大審判」的法官帕波西利諾與挖掘出不少黑手黨內幕的記者米諾‧派可雷利(Mino Pecorelli)也橫死街頭;而1992年三月12日,巴勒莫省長利馬在義大利國會大選前三周遭,到機車騎士的開槍暗殺。這些暗殺行動,被認為是黑手黨對當時天主教民主黨的警告。由於在大審判中,黑手黨份子-包括黑手黨首腦薩爾維多‧黎伊納(Salvatore Riina)等-因長期與天主教民主黨政商關係友好而無法脫身,因此暗殺辨識對天主教民主黨展開的報復。

黑手黨首腦薩爾維多‧黎伊納,與吉力歐‧安德烈奧蒂關係匪淺,也是一連串暗殺的幕後首腦。圖片來源(點閱日期:11.11.2014)

除了政治圈的牽連外,黑手黨與金融圈也是如此:美國佛蘭克林銀行與義大利國立安布羅斯(Ambrosiana)銀行的倒閉案,使得銀行家米契爾‧辛多納(Michele Sindona)長年為黑手黨跨海洗錢的醜聞因此曝光。義大利國立安布羅斯銀行倒閉案的虧損金額高達20億美金,是當時歐洲最大的金融醜聞。而當時被逮捕的辛多納雖然早就將與黑手黨有所牽連的義大利政經人物約500名,涉及不法經濟活動約10億美金等資料秘密還給黑手黨,卻也因為他知道的實在太多l了,而在監獄服刑期間遭到黑手黨份子在他咖啡裡下劇毒而死。

銀行家米契爾‧辛多納協助黑手黨洗錢,也因為掌握與黑手黨牽連的政商名單而被滅口。圖片來源(點閱日期:11.11.2014)

「賄賂之都」的醜聞涉及層面之廣:超過400位國會議員因涉及黑手黨賄賂而遭到調查,並且有160位因此遭到起訴,尤其是義大利政治、司法、財經界高層的涉入,例如前面提到的總理安德烈奧蒂、巴勒莫省長利馬、銀行家辛多納等;其中被指控與黑手黨保持長達14年合作關係的吉力歐‧安德烈奧蒂,更被認為是這件醜聞中最可怕的幕後黑手。這場黑手黨與義大利政商界的醜聞,也使得天主教民主黨在1994年的國會選舉中挫敗,劃下戰後50年執政的休止符。

黑手黨的錯綜複雜的政商關係

Diego Gambetta(1996)在其《西西里黑手黨》(The Sicilian Mafia)是這樣定義黑手黨的:「在供給者與需求者之間的缺乏互信的情形下,市場會出現「仲裁者」(peppe)來扮演供給者與需求者之間的溝通橋樑」。然而這個「仲裁者」為了確保他在市場的地位,會利用暴力及政治權勢當作工具,並且將這種保護市場仲介的功能變成「暴力產業」(l’industria della violenza):以私有團體的暴力壟斷組織(Leopoldo Franchetti,1876)。而為了鞏固仲裁者的角色,黑手黨則會鞏固它與國家、企業之間的迂腐結構,藉此保護自己的生意,並且打擊任何試圖破壞這種結構的對手(Hess,1986)。

黑手黨的政商關係(Hess,1986)

從契約論的角度而言,無論自利還是他利的假設,皆需透過契約形成一套市場交易的(公平)仲裁者;如果建立在社會承認的制度中運作,尚且有機制隨時制衡,限縮任何權力不淪為暴力,我們姑且說這是具有正當性(legitimacy)的國家;但如果這個仲裁者是私有的,無論是某個具有權勢的個人或組織,不透過制度來監督制衡,而採取威脅、謀殺等手段,來摒除政治上的反對者或經濟上的競爭者,則就是黑手黨。

黑手黨從原本進行非法經濟活動的犯罪組織,最後變成黑金政治的腐敗醜聞,是建立在長期腐敗的政治環境;天主教民主黨長達50年的執政,雖然有其歷史緣故,但也造成分贓政治的腐敗問題;尤其就1992年的「賄賂之都」醜聞而言,黑手黨藉由暴力手段──暗殺、威嚇這些不利他們的人──穩固其分贓的政商關係,甚至政黨也能藉此消滅其他反對勢力,讓原本就腐敗的政治環境更加惡劣。

圖片來源(點閱日期:11.11.2014)

因此,從「賄賂之都」醜聞或各國貪汙腐敗情形看來,黑金政治在實然面上似乎已難以避免;但若從應然面看來,如果存在互信機制的社會,還需要黑手黨嗎?以及,國家扮演的仲裁者角色,是公眾承認的機制,還是私有壟斷的分贓?這也是需要深思的。儘管如此,至少在具備正當性的國家,公平的政治參與、或是基本的經濟活動是理所當然,不需經過特定人物或是團體的允許──至少一個人在自由表達其意見與行動時,不必擔心她/他個人因此受到任何暴力威脅──而這也是當前我們該追求的目標。

參考文獻

Franchetti, Leopoldo, Sidney Sonnino and La Sicilia nel. Firenze: Vallecchi Editore, 1876.

Gambetta, Diego. The Sicilian Mafia: the business of private protection.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Hess, Hermann. “The Traditional Sicilian Mafia: Organized crime and Repressive Crime.” Ins:Organized Crime (Robert J Kelly, et al.), 1986:113-133.

Robb, Peter. Midnight in Sicily: On Art, Food, History, Travel, and La Cosa Nostra. London: Picador, 1998.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菜市場政治學:吳冠緯 黑‧金‧政治──1992年義大利「賄賂之都」(Tangentopoli)的政商醜聞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不妨至菜市場臉書給個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