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台灣有動物的「快樂天堂」嗎?

作者覺得許多動物都有屬於牠的快樂天堂,也就是牠原本的家,正如阿河,牠原本就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人。(本報資料照)作者覺得許多動物都有屬於牠的快樂天堂,也就是牠原本的家,正如阿河,牠原本就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人。(本報資料照)

◎也可

「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孔雀旋轉著碧麗輝煌,沒有人應該永遠沮喪,河馬張開口吞掉了水草,煩惱都裝進它的大肚量,老鷹帶領著我們飛翔,更高更遠更需要夢想……」(《快樂天堂》,1987發行)

這首歌,勾起了許多世代人的記憶,建構了人對動物、環境關係的思考。據資料所述,這首歌是1986年時候由滾石唱片發行,為了台北市圓山動物園的搬遷,傾其旗下所有歌手共同錄唱以動物關懷與環境保護為主軸的歌。當年,筆者就讀小學時,學校音樂課練唱過這首歌,當時,聽到歌詞與歌曲相當感動,至今仍是。

近來報導寫道,河馬阿河因運送過程有狀況,事後處理瑕疵,導致一隻河馬就這樣死亡,在報導中不時撥放著阿河傷重的可憐照片與敘述,令人看起來十分不忍。許多輿論紛紛批評相關單位,希望找出事情的源頭,也重新反思《動保法》等法律,以及人、動物之間的關係,只是筆者要問,台灣有動物的快樂天堂嗎?

你走進公立動物園,或是私人飼養動物的地方,只覺得動物供觀賞是理所當然,所以,動物就是該放在這些地方,就是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可愛與溫馴。事實上,我們看不到背後的陰暗面,例如動物如何被飼養、是否被照顧,有沒有專業的馴獸師或是獸醫進駐園區?也就是說,動物真的適合在人為打造的「快樂天堂」嗎?

記得看過一部電影叫《我的朋友是隻豹》(Duma),劇情描述小男孩與父親撿到一頭小獵豹將牠飼養長大,但最終小男孩靠著自己的意志,以及跟父親的約定,歷經千辛萬苦地將獵豹送回屬於牠的原始森林的故事。劇情中,不斷提醒著獵豹本來就不屬於他們所有,無論有多少飼養之恩與情感,都必須讓牠回歸自己的家。

筆者覺得許多動物都有屬於牠的快樂天堂,也就是牠原本的家,正如阿河,牠原本就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人,牠只屬於牠自己,屬於牠最適合的地方,而非人為打造的。林依晨對阿河事件說的很好,我們要「感同身受」;隨著《快樂天堂》連續在我腦中、心中撥放著,我們是不是也該反思人與動物的新關係呢?

(文教業)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