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施明德的另一條路

2006-09-08 06:00

■ 敏洪奎

多年前曾在小型聚會場合,和施明德先生有數面之緣,也聽過他的即席演講,最深刻的印象,是他談起過去苦難時神態自若,全無激動憤恨表現,感覺其人確是了不起。他在言談中也提到,除非能取得正常簽證,絕不領台胞證進入中國,更讓我激賞至極,覺得他真堪比寧可潦倒客死日本,絕不低頭歸順清人的明末志士朱舜水。

日前聽到施先生對媒體宣稱,對岸不放棄對台灣動武,他即不去中國訪問,立場雖似較以前鬆動,仍是骨氣凜然,至少不是若干捧他或貶他藍綠人物所能及,更該讓不少當年權貴要人愧死。

多少曾在威權時代擔任黨政軍要職,日以反共大義教誨國人的大人先生,如今都春風滿面登上彼岸,和昔日詛咒的共匪把臂言歡,管他以幾百枚飛彈瞄準台灣,多少以黃埔子弟自居的退役將領,也是風風光光跑中國,大搖大擺回台灣,全不記得蔣校長留下的遺教遺訓是什麼。

相形之下,施先生既無顯赫家世,也沒有亮麗傲人高深學歷,但他面對強鄰,表現出的鮮明立場風骨,卻遠勝過多少曾經滿嘴反共的昔日政要,似也印證出另一位明末志士血淚絕命詩裡,最令人辛酸的一句,「綱常留在卑田院」。

不過,愈是激賞施先生面對中國風骨表現的人,恐怕愈會為施先生倒扁靜坐陷入的處境感到失落。

若是一位環保人士,忽然發現為他喝采助勢者,竟都是製造環境污染的廠商,或是一位民權領袖發覺他的支持群眾,竟已換成一批種族主義份子,就都該深加警惕,是否近日所作所為,已經損及自己的核心理念。

施先生早年以獨立建國惹來奇禍,近年雖未見他在此方面多加發揮,但他終該是心存本土意識和自由民主理念,所以他極有必要冷靜思考,今天為他的倒扁靜坐助陣群眾的背景和心態,是否和他珍視的理念價值一致,自己是否已成為別人的人頭戶。

撇開幫派色彩之輩不談,今天表態支持倒扁靜坐之眾,諸如退休教授,過氣或當紅演藝人員,以及風雅絕俗、恍似神仙中人的藝文人士,乃至無役不與的白髮蒼蒼族等各路人馬,有沒有起碼的自由民主信念,過去年代有沒有對爭民主爭人權有任何表現?他們在內心深處,對斯土斯民又是何種心態?擁有如此類形追隨者,是光彩還是悲哀?

如今施先生是進退兩難,靜坐運動已不能回頭,離開現下支持群眾,更會讓自己成為孤家寡人,若是繼續走下去,又不知要如何收場。但以施先生過去聲望和今天氣勢,其實也不難另出仙著,而成為兩岸華人的共同英雄。

施先生若能一本堅強風骨,斷然把靜坐運動重新定調為反打壓反併吞,也聲援彼岸人民爭自由人權的群眾大會,境界格局即遠超出反扁倒扁,施先生不但會成為台灣無可取代的精神領袖,也會成為彼岸人民心目中的守護神和代言人。時機稍縱即逝,不知施先生能否有此眼光魄力,迎接真正當之無愧的道德光環?

(作者即《一個小市民的心聲》作者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