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灣人,為什麼不自在?

2006-09-01 06:00

█ 敏洪奎

日前馬市長聲稱棒球員王建民身受台北體院培育,所以應算是台北人的談話,無意中給不願被稱為台灣人的朋友上了一課。

儘管馬市長的歸類法略嫌牽強,若是該球員的今日成就確是扎根於台北體院,依據台諺「養的卡大天」說法,把他定位為台北人也不能算錯,王建民本人大概也不會介意,但是馬市長此論一出,卻無形中點破部分國人心態的荒謬。如果王建民在台北接受短短幾年培訓,就可算是台北人,依此推論,大半生都在台灣度過,甚至根本是出生於台灣,求學就業都在斯土的人,是否就該算是台灣人,又有何理由對這一稱謂感覺不自在?

部份國人落戶定居台灣,但又不願被視為台灣人,固然不能就武斷是看不起甚至敵視本土,但至少顯示的是自外於斯土斯民,自我建立國中之國。這一奇異心態,實在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當年新移民初到台灣,等待的是官方所說「一年準備,兩年反攻」,期盼不久就重返家園,在當時拒絕承認是台灣人,毋寧是正常現象,正如中日戰爭期間,大批逃難到四川各省人民,一心等待勝利還鄉,不會甘願被稱為四川人,但如今悠悠近六十年下來,仍有人真會因被稱為台灣人而不自在,就確實令人難以理解。

美國的布希家族原是東北部康州世家,到了老布希一代才移居德州,老先生一生不脫新英格蘭氣息,但小布希就已十足本土化,完全以德州人自居,也以身為德州人為傲。如果他竟因被稱為德州人而不自在,恐怕美國人民會認為總統頭腦出了問題,應該看看精神科醫師了。

我幼時在甘肅省府蘭州住過幾年,當時有幾戶鄰居曾在新疆居住多年,後來因時局動亂被迫離去。這幾家的原鄉是東北或天津,但他們言談間滿嘴「咱們新疆」,認同歸屬之情令人動容,甚至偶爾見到異民族的維吾爾人,都流露出真摯的感情。多年來每憶起這幾戶老鄰居,就更讓我不能理解部份國人對本土的疏離冷漠。承認自己是台灣人,真有如此痛苦困難?

我後來也曾在新加坡和非洲工作多年,現在有時遇到各該國度僑民,仍有如見故人的親切感,想起這些國家的土地人民,曾讓我服務的工廠生存獲利,感恩心情也會油然而生。這並不表示我為人如何純真善良,而是一個正常人應有情懷。即使是貓狗,也會依戀久居的屋舍和長期相伴的人類。身為萬物之靈,似乎更該有這種感情。

想到以上種種,對於有人會因被稱為台灣人而不自在,就更百思不解,不知誰能提出一個合理解釋?

(作者即《一個小市民心聲》作者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