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莫讓希臘悲劇在台灣重演!

2015-07-04 06:00

歹戲拖棚的希臘債務危機週日將有決定性的結果,當天舉行的公投讓希臘人民選擇是否接受紓困案。如果支持紓困案過關,希債違約的風險將得以化解,代價是希臘人必須繼續過著節衣縮食、勒緊褲帶的苦日子,不知伊于胡底;一旦紓困案被否決,國際援助停止,希臘勢必破產,可能被迫退出歐元區,但也重新擁有自己的貨幣,雖然幣值劇貶不可避免,但死馬當活馬醫,置之死地而後生,也不是全然沒有再起的機會。

希臘是西方民主的起源地,今日用公投決定自己的命運,看似符合人民作主的民主精神,其實上演的是政客導演的希臘悲劇。首先,歐債危機自二○一○年爆發至今,同樣接受撙節條件的歐豬四國(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財政問題或多或少有改善跡象,唯獨希臘窟窿愈搞愈大,幾乎不可收拾。因此將經濟下滑、財政惡化歸咎於國際債權人加諸的嚴苛紓困條件,並不具有說服力。希債危機顯然是希臘自身沉痾的併發症。其次,歐債危機以來,希債違約危機固然時而發作,但希臘大多數債務已轉移至歐元區官方機構手中,民間承接債務比率不到廿%,已經建好了防火牆,可有效防範希臘破產產生火燒連環船效應,延燒到歐豬其他國家。尤甚者,希臘經濟規模約占歐元區二%,債務為歐元區的二.五%,一旦破產,對國際金融市場的衝擊均在可以控制的範圍。正因如此,IMF、歐洲央行、歐盟等國際債權人對此次紓困協商顯然胸有成竹,不再輕言退讓,以致希臘政客無計可施,最後拋出公投戲碼,將本身應該承擔的責任推給人民。但無論結果如何,希臘已從西方民主之母與神話國度淪落為賴帳不還的痞子之國了。希臘公投遂淪為一齣悲劇。

希臘遠在天邊,希債危機看似與台灣無關,但導致當前悲劇的根源,主要是拖垮財政的退休年金與操弄民粹、亂開福利支票的政客,這兩者與台灣具有高度同質性。其實,比較台灣與希臘的債務與年金問題,就會驚覺台灣的問題不比希臘輕微。一,希臘負債占GDP一七○%,而台灣據統計至今年四月底,各級政府債務加上公務人員退撫金、勞工保險、農保等潛藏債務約廿五兆元,平均每位國民背債一○七萬元,約為GDP的一五六%,彼此相去不遠。二,希臘退休金支出占財政支出廿五%,而台灣退休金支出預估到二○二五年,也將達到財政支出的廿三%,接近希臘的水準。三,希臘原先高達一○○%以上的所得替代率在大砍後,已到五十六%的正常水準,但目前台灣退休公務員平均所得替代率約在八十九%至一○二%。四,退休年齡希臘原為五十七歲,未來擬延長至六十七歲;台灣公務員平均退休年齡五十五歲。嚴重的是,台灣開始走上高齡社會,目前老年人口比率十二%,二○二五年將突破廿%,與目前希臘相同。而年輕就業人口不但比率愈來愈小,薪資所得亦呈現倒退趨勢,很難撐起沉重的年金與福利擔子。如果,目前優渥的給付條件不改,根據銓敘部的精算報告,最快在民國一○七年,軍人退撫基金就會破產,民國一一五年教師退撫基金沉船,民國一一八年輪到公務員基金也不支倒地。另外,有關勞工退休金的勞保基金也將在民國一一六年淪陷。

平心而論,「今日希臘、明日台灣」,不是不可能。況且,我國一旦面臨財政危機,因國際現實政治之故,將得不到國際組織的援手,處境連希臘都不如,因此年金改革的呼聲再起。可悲的是,希臘政客的惡質做法,馬政府也都神似。希臘政客由於選票考量,不願減少福利、退休金與政府支出,以及加稅,乃操作公投愚弄人民;馬總統亦口口聲聲年金不改不行,但基於軍公教選票與既得利益的反撲,改革只是虛晃一招,到了卸任之前,才假惺惺感嘆沒有完成年金改革。其實,多數台灣人民是理性的,具有改革的熱情。根據媒體民調,八十二%勞工、七十九%公務人員支持年金改革,顯示反對者只是少數,朝野應善用此一民氣,儘速完成年金改革,化解財政破產危機,也徹底解決世代、階級的矛盾,將沉淪中的台灣救回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