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澄社評論》說好的國會監督呢?

2015-03-02 06:00

◎ 劉靜怡

時序進入三月,又逢立法院正式開議前夕。無論朝野政黨或民間社會,大概都不能否認過去一年是台灣政局和民間社會均出現劇烈變化的一年。在三一八佔領運動發生後,除了執政黨步伐快速且不透明的兩岸協議進程因為受挫而亂了章法,在野黨在去年底九合一選戰中因為獲勝而士氣大振外,民間社會對於兩岸交流與協議的關切程度,也大為提升。然而,指責國會監督失職的三一八佔領運動轉眼週年,大家除了看到檢方在農曆年前將一百多名參與者起訴外,卻看不到朝野政黨表現出任何以國會為主軸的具體改革誠意。

為回應三一八佔領運動的訴求,立法院長王金平曾承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等於讓服貿協議爭議暫時凍結。然而,今年是本屆立委最後一年任期,包括王院長在內,本屆立委均將卸任改選,而本會期也是今年下半年開始進入激烈選戰前最重要的會期。既然本屆國會功能淪喪到讓青年不得不自力救濟以挽救民主課責基本底線的地步,而且,本屆國會議長已畫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的餅,如果朝野政黨都想要在明年初的大選中爭取民心,那麼,立委不正應該把握本屆任期的最後時光彌補過錯,將兩岸協議監督法制,訂定成符合民主憲政體制下國會應有實質程序參與和事前事後監督權力的透明樣貌嗎?否則,朝野政黨如何表現出自己願意在兩岸政策與法制上充分接受人民檢驗的誠意?

從憲政層次來看,國會以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除了凸顯出台灣長年來在兩岸協議監督法制上的無比簡陋,是藍綠陣營均有責任的權力分立制衡陳疾外,更是台灣缺陷處處的憲政體制使然,三一八運動提出的憲改呼籲,並非無據。然而,即使朝野兩黨在九合一選後都誓言修憲,但對於如何強化國會功能,事實上卻都含糊不清,甚至,若要將修憲公投與明年大選合併投票,至遲本會期內必須通過憲法修正案。試問,至今連修憲委員會都未成立的立法院,難道要以兩個多月的時間給人民一份粗製濫造的修憲公投版本嗎?那麼,說好的國會監督何在呢?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